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朱其︰艺术区的小资产阶级维权

2009年一浪高过一浪的强拆运动,终于席卷到当代艺术圈了。在保八卖地的背景下,北京近十来个艺术区面临着被强拆的命运。与此同时,北京各艺术区也上演了一场小资产阶级维权。

首先要确认一下艺术区的阶级性质︰小资产阶级。北京的艺术区主要散落在东五环望京周边地区,一般而言,一个100200平米的工作室一年房租至少五万元 人民币。能够付得出这个房租的艺术家,实际上收入已经超过一般的城市白领。艺术区有一些知名艺术家实际上已是百万甚至千万级富豪艺术家,也有些艺术家是卖 掉了有房产权的房子或借了钱来艺术区租房子。很有钱或者很没钱的两类艺术家实际上不会太多。但大部分人的年收入都至少属于小资产阶级了。

去掉橄榄型的两头,艺术区的主体是一个小资产阶级小区,有些中等收入的艺术家还雇有助手,这只要看看网上的维权现场图片就知道了,跟黑社会打手对峙的维权现场,除了一群群拿着照相机和摄像机的艺术家,还停了不少私人汽车,有些还价格不菲,这形成了一道景观,在全国很多维权现场是看不到的。

作为一种小资产阶级性质的维权,近几个月的艺术区维权体现了中国目前的一种小资产阶级的现实困境和精神特征。理论上,遇到权利侵害可以找基层政府,或是上 法院申诉,但中国目前基层的官商黑联合体以及法律上的漏洞,走合法和平诉求途径几乎不可能。一般而言,如果不上升到暴力流血和群体事件,中央、省级政府根本不会重视。那么,走个人暴力抗拆路线,敌不过训练有素的黑社会团队;进行跨地区的集体互保抗强拆运动,不仅有非法组织之嫌,而且一旦出现流血伤害状况, 任何一方都属于违法。所以,中国极端地反抗邪恶的强拆行为,除了自焚殉道,也别无他法。

除了政治和社会现实的抗暴困境,近十年中国城市中小资产阶级的利己主义价值观,也一定程度决定了社会邪恶势力往往能对各个安分守己的中下层群体进行各个击 破。艺术区维权一开始,一些艺术网站论坛就有一个批评性说法︰“迟到的维权”,即在之前强拆运动造成自焚等事件不绝于耳时,艺术区的艺术家从没有任何公开 的反应,眼看拆到自己头上了,大家才开始奔走相告呼吁团结起来用维权推动中国进步。

在艺术网站论坛上有一个自称80后的帖子︰“我精神上支持维权,但由于我和一些绝大多数80后的艺术家实际利益未卷入这场风波,在行为上没有经过实际自身 判断也不好无意识的参与其中……只好顶帖为你们加油。”这个帖子反映了中国目前的小资产阶级觉悟的普遍性,即我的利益未卷入前,我不会真正参与。而且,不 参与也没什么错,每个人首先管好自己。网上也有批评艺术维权目前的言说只限于艺术群体自身的诉求,连为全国所有被强拆的呼声都没有,属于只为自己维权的小 市民性。一部分艺术家辩解说,为自己维权就是在推动中国进步。这实际上是一种小资产阶级的自我幻想。

目前社会基层的强拆和被强拆之间是一种力量不对称的格局,一方是政商黑拥有严密的组织及资本权力的后盾,另一方主观上既没有公共和社会意识,客观上也受不 到政治支持,更无法形成以强大的资本化组织化的对抗。在这场强拆运动中,中小资产阶级都是根据自己利益是否被卷入来决定应否义无反顾的介入,强拆集团由此 可以任意对每个小区各个击破,当代最邪恶的强拆运动就此所向披靡无可阻挡。

北京的艺术区强拆实际上跟上海、重庆、成都等地的钉子户“孤岛”、楼房燃烧瓶大战以及自焚的背景不同,艺术区的房子不是艺术家个人的,而是租来的。由于每 个工作室的装修费一般在二十万元左右,这个损失及承受程度实际上决定了艺术家的抵抗程度,即艺术家还不至于为了这个损失对强拆采取自焚或燃烧瓶大战。艺术 家更多的是采用“羊上树”、“八卦道人”、“砖头党”和浪漫主义的“暖冬”运动会,甚至大家像日本的卡通装扮COSPLAY一样戴着猪八戒、鬼怪面具到北 京地铁转了一圈,所到之处都是被一群照相机、摄像机围着狂拍。用此种怪里怪气的观念艺术来向强权示威,乡长和黑社会怕也被这种“搞怪化”的当代艺术看得莫 名其妙一头雾水。

艺术区维权的主要诉求除了艺术工作室的装修费赔偿、开发商的违约金外,另一个诉求实际上是造出声势让政府重新给一块地。后者是艺术区维权始终不能上升到对 社会经济模式和政府层面的公共批评的原因之一,但此原因奥妙在一般百姓眼里就难以理解了。理论上,在哪儿都是搞艺术,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向政府呼吁 在北京别的地方重划一块地作艺术区。但如果划出小汤山作为艺术区,大部分艺术家都不会愿意去,理由是收藏家、批评家和外国策展人会嫌去那儿看艺术工作室太 远。大家不愿意离开798艺术区周边一带,因为这块地方是艺术市场和成名的风水宝地。

当然,艺术区维权也有准备跟黑社会干到底甚至肉搏战的艺术家。但是这场艺术区强拆的真正诉求是为了跟黑社会干到底吗?从目前的重庆打黑案就根源可以发现, 所谓的黑社会经济和黑帮欺压百姓,所有根源都在于政府内的“保护人”文强,文强是真正的“老板”和“教父”。艺术区强拆的背景是地方基层政府储备土地和 “卖地保八”,不仅基层政府的土地储备是违宪的,正阳艺术区的派出所警察的不积极行为也存在诸多“可疑”,这就很清楚,所谓黑社会并不是真正的艺术区强拆 的根源,真正艺术区强拆的根源是躲在黑社会背后的政府。

很多艺术家为能够跟黑社会干到底自豪,我觉得这没有什么自豪的。真正的老大都没有出现,拿着棍子穿军大衣的“黑社会”实际上也是一群挣劳务费的“穷人”, 这群拿棍子的痞子“穷人”跟小资产阶级艺术家的短兵相接的“肉搏”以及经济赔偿只是一种利益的短兵相接,并不会真正触动真正的根源及其对其批判性。有艺术 家说哪怕不是为全国人民维权诉求只为自己的经济利益维权,从自己做起也是在推动社会进步。

令人奇怪的是,维权艺术家们一味地强调“为自己为经济利益维权没有错”,但为什么就不可以在维权的同时“顺便”对社会经济的强拆根源做出哪怕一丁点批评 呢,至今看不到任何一个组织者、参与者有过公开探讨。更令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艺术区维权期间全国仍然有发生“自焚”事件,但却依然没有见一个艺术家为此事 呼吁过一句话。很多艺术家在网络上不断发帖为自己打退“黑社会”自豪,却从未有人对同时期的自焚事件的社会和政治根源进行反思。

这就是艺术区的小资产阶级维权,这个群体在维权过程中体现出了这个阶级自身追求自由所遭遇的现实困境以及他的自我幻想、价值诉求等局限性,即他可以勇敢无 畏的面对黑社会,对自己及自己的经济利益报以直接的诉求,而且所采用的斗争策略以此为出发点,但对拿着棍子的“军大衣”背后的政治和经济根源却没有强烈的 思考和表态的欲望。

201029日写于望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