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看守所内喝开水死,究竟是怎样的一杯“开水”呢?

p100227138

据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报道,王亚辉的舅妈吴女士介绍,2月18日,王亚辉被公安机关带走,就在家人不知道他犯了什么罪而焦急等待时,他们却突然接到公安机关通知,说王亚辉已在看守所死亡。2月22日,家人在医院停尸房见到了王亚辉的尸体,脱掉他所穿衣服后,家人发现,他身上遍布伤痕。王亚辉的尸体照片显示,他的背部、手臂有大块淤青和伤痕,头部破了一个洞,乳头被割掉,生殖器也有伤痕。看到这种情景,王亚辉家人对王的死亡充满质疑。鲁山县公安局方面却表示,王亚辉是在提审时突然发病死亡的。

鲁山县公安局政治部姚主任介绍,王亚辉是在2月18日因涉嫌盗窃被警方带走的。2月21日,警方在看守所提审王亚辉。姚主任说:“当时他说口渴,民警给他倒了开水,开水比较热,其中有一个民警可能是感冒了,喝了点感冒冲剂,感冒冲剂比较凉,就把感冒冲剂倒了点(给王亚辉喝)。喝完以后王亚辉就不一样了,情绪身体都不一样了,就赶紧往医院送(然后就死亡了)。”至于王亚辉身上怎么会出现那么多伤痕,姚主任表示不清楚。

究竟是怎样的一杯“开水”使人“突然死亡”?

早已习惯一句广告词:一切皆有可能。“万物皆规律”,如今我们看到的“喝水死亡”或许可以被界定为一种新型的“死亡规律”吧。在看守所内发生的故事我们大多见怪不怪,不用还原当时情景我们也能猜想和推断。这件事之所以被民众广泛关注,其背后有着更深层次疑虑:究竟是怎样的一杯“开水”使人“突然死亡”?透明的开水背后是否隐藏有不透明的事实真相?

所谓看守所,不过是我国劳动改造机关的一种,是对犯罪分子和重大犯罪嫌疑分子羁押的场所。关押处在侦查、预审、起诉、审判阶段的未决犯。既然是“羁押”,既然是“未决犯”,看守所就不会像其他暴力机关一样对在押人员“暴力”。故递杯水给嫌疑人“压压惊”也是很正常,只是这一杯开水,却因嫌疑人的“突然死亡”笼上了一层迷雾,才有了民众争先恐后,翘首以盼以求一睹“蒙娜丽莎的微笑”的情形。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回顾以往,不难发现08年北京小贩被城管追逐,被迫“跨栏”后骨折、“俯卧撑”、“打酱油”、“躲猫猫”、“鞋带上吊”等等发生在看守所内外的蹊跷事件。把它们拉出来比较不难发现:相关事件受害者的受害原因竟都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意外得不能再意外”。历史就是这样子,犯罪嫌疑人一旦跨进看守所,就得万分小心,因为一杯开水或许就能要了你的性命。

(荆楚网网友 李松林)

看守所内“喝开水死”是一种无赖式狡辩

“喝开水后发病死亡”的死亡理由,不但死者家属不相信,公众质疑,估计连抛出这个现由的当事者自己也觉得难以立脚。因为这种解释既荒唐又可笑,缺乏合理性。难怪此论一出,就在网上遭来骂声一片,网民痛斥鲁县公安当局是在强奸民意,在愚弄公众的智商和情商。

从笔者有限的医学常识理解,造成一个身强体壮的青年人猝死的疾病应当不多。且不说王亚辉具体死因如何,这需要在科学的鉴定基础上才能下定论。既然如此,警方在没有查证核实的情况下就贸然抛出“喝水后病死”的结论,是匆忙之下的随意应付吗?依我看,却是经过认真思考后的一种故意狡辩。这是因为,“生病致死”在于死者自身,而与外界无干。这样就能起到减轻责任,逃避处罚的目的。如果说嫌疑人病死警方有什么责任的话,那顶多就是管理不力,照顾不周而已。甚至还可以在此基础上,做出一副“早知其身体有病,就不给水喝了”的无辜状,即便管理者有责任,也顶多是受到纪律上的处分。

除此之外,没有比病死更好的理由,加上有“躲猫猫”这样前车之鉴,机械性死亡和意外性死亡都会对责任上的牵连。如果若王亚辉的确系4名民警刑讯逼供迫害而死,除了纪律上的处分,就必须承担刑事责任。在死无对证的情况下,用“因病猝死”就能更大程度规避风险,转移矛盾。但不论怎么辩解,在伤痕满身乳头被割的事实面前,一切解释都逃不掉嫌疑人被虐待的事实,试问,喝水能把乳头喝掉吗?喝水能把头部喝出洞吗?喝水能把身体喝得伤痕累累吗?

(中国青年网网友堂吉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