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喻高:艾未未老师,你太有政治头脑了

p100223104

作者喻高,女,1971年生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1991年毕业于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1996-99年在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读研究生。

22日凌晨发生的恶性强拆,我直到今天凌晨才有时间写一篇自己的博客,把事实经过真实地呈现。我根本不想把这场噩梦一遍遍在媒体上说,一直在推脱。但奇怪的是,一些和这件事没关系的人,怎么跳得这么快?

艾未未老师,你是姐姐和小东的好友,我也免不了对你有几分敬畏。但这次我真的很鄙视你,你太有政治头脑了,蹿得比狗还快。

我是那天的受害者之一,我很义愤,我们比任何人都有资格去游行。但我遵守一个规矩,在正阳,大的行动一定要半数通过才能进行。不是说我被打被抢,别的艺术家就必须听我的,陪我去长安街。如果那天换另外六个我们的艺术家,正阳一样能保得住。政府在当天早晨就有明确的态度,一定要把此事一查到底。哪怕一些人不信,也不应该毁了这个对话平台。我们在严寒中苦苦坚守三个月,难道不是为了给大家解决问题吗?

我听说你当天下午到正阳,鼓动大家去游行,没有人理你,你就开骂:“都60年了,你们还相信政府。你们应该对着镜子叫三声傻逼。”于是去了008,带着大家去长安街,在旁边拍照。让别人说不清你是参加游行的,还是工作人员,还是路过拍照的。境外媒体可以说你是领袖,说是你组织了一场民主运动,保住了艺术区。如果警察当场抓人你又可以随时溜走。今天你还托人给我们挨个打电话,说如果警察问起来,要我们千万不要提艾未未。

刘懿和吴玉仁在正阳被打伤,我对他们做的一切事情都可以理解。他们冲动的时候,您作为一个成功的长辈应该劝阻他们,而不是借他们被打,你去长安街作秀。面对那么多持刀持棍的歹徒,你未必比我勇敢。去长安街算什么?不还是要让政府解决问题吗?是让中国政府还是美国政府?你巴不得让这件事升级,普通的合同欺诈和拆迁维权太小了,要搞成一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

就凭我是这件事的当事者,今天我必须骂你。你是个汉奸,你太厚颜无耻了。这件事一旦升级,性质变了,很多人要为你当炮灰,所有艺术家的赔偿都拿不到。你不经过正阳任何艺术家的允许就去游行,媒体会认为你是神,你代表大家维权。你是在出卖那些比你小二三十岁的艺术家,你对得起他们对你的尊敬吗?

你给“暖冬”的钱我们如数退还。我们就事论事,做维权展是要解决具体问题。我们做不到你期望的那么大。“暖冬”第三站运动会那天,我不赞成你来现场的,但别人请了你我也不好说什么,你那天对媒体说的一些话是非常不合适的。

有人巴不得借维权来结党,巴不得来挑事。昨天有人在网上散布,说警察来抓吴玉仁刘懿,要我们集体去008支援。今天又有人散布说吴玉仁烧了警车,明天不知道又要散布什么,反正目的就是要让大家闹事,把事越做越大,而英雄的那几把交椅都排好座次了。我真的要说一句:阿仁,刘懿,你们打架的时候非常英勇,不是见风使舵的人,你们已经是英雄。上了长安街,反而什么都不是,那是吸引媒体作秀的地方,是否被媒体围住的感觉很飘飘然?

艺术界的精英意识和权威意识是任何行业里最重的,“精英”就是“强权”的变异,居高临下对别人宣扬平等,这太滑稽了。我倒是欣赏西方人讲的自由,所以不和任何人结党结社,和谁都不捆在一起,才是做人的尊严。打着任何真理的名义结党,混好了也就是个邪教教主。你已经够成功了,不要到处侵略别人。

希望关注这件事的朋友不要被一些媒体和传言误导,坚守了三个月的艺术家们有权过上正常人的日子,我们有权保护私有财产,有权去度假,有权拥有规律的作息和充足的睡眠,有权不被骚扰。至于这个维权英雄,谁爱当谁当,这就是一张小丑的面具。

我很少骂人,也从不匿名骂人。如果得罪了艾未未的粉丝,你们也可以来骂我,匿名真名我都不怕。来了拆迁机器我还可以挡,来了暴徒我还会周旋,来了“神”我不会被神洗脑。

2010.2.25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