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萧瀚:给不可能的孩子的信

p100227103
萧瀚,本名叶菁,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1992年,从华东政法学院本科毕业,1998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学院,师从钱明星教授攻读民商法硕士。硕士毕业后,萧瀚任职于茅于轼所创办的天则经济研究所,并担任胡舒立主编的《财经》杂志法律顾问。2008年1月,因扬帆门事件中批评杨帆的师道观念而提出辞职,引发讨论。后在中国政法大学挽留下留校。

我的不可能的孩子:

你妈妈知道,爸爸不要你来到这个世界,甚至连你妈妈怀孕的机会,爸爸都不给她。你妈妈很伤心,因为她太想你了,虽然爸爸跟她说过一堆理由。爸爸和她一样愛你,我们愛的方式不一样。

孩子,不要怪罪爸爸,虽然是爸爸不让你来到这个世界,但是爸爸至少不会让你抱怨我们让你来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很好玩,可是中国很不好玩儿。

爸爸耻于做个中国人,这是读过爸爸文章的人都知道的事情,这不需要避讳,已经招徕无数谩骂,继续增加也无所谓。爸爸认为中国人是劣等种族,这以前都写过不少文章了,不想再说,而爸爸属于这个种族,爸爸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居然会以自己是奴隶而感到骄傲。爸爸是个重视事实和道理的人,到了现在这个年龄,尤其不容易被莫名其妙的宣传和莫名其妙无根据的氏族情绪冲昏头脑而不承认事实。

爸爸不想让你来到世上,还是有点道理的,你说爸爸怎么让你上学?你那么可愛,爸爸能想象,你一定跟爸爸一样很愛说话,一定会说出许许多多让爸爸和你妈妈捧腹大笑的话来,你天然地对一切未知充满好奇心,可是如果让你去共产党的学校,爸爸会感到很恐惧,爸爸真的不知道他们会把你教成啥样,教你背诵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吗?爸爸做不到让你这样去上学,这样的学不如不上。可是,你这可愛的小人儿是要小伙伴的,不让你上学,把你关在家里,这也很恐怖,爸爸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只是一个原因,还有好多原因。爸爸只是想让你知道,你那么可愛,无论是女孩还是男孩,爸爸都会像愛自己的生命一样愛你,甚至超过愛自己的生命,而这个国度是如此邪恶,一切的伤害都等在你的四周,我的承受力太差,你能理解爸爸吗?

可是,至少在爸爸的观念里,不能仅仅为了完成自己的生命就连累别的生命来到世上,爸爸不能那么自私地让你来到世上。你的胡叔叔,他生着病坐牢,他的女儿,就是你见不到面的姐姐胡谦慈,这么小就见不到爸爸,想起他们,爸爸就知道不该让你来到世上,谁知道爸爸会不会坐牢呢?万一爸爸坐牢,出狱以后如果你都不认得爸爸了,爸爸还不如去死。所以,这个国家的事,谁也别说得那么肯定。

可愛的小人儿,爸爸不知道你是女孩还是男孩,以前跟你妈妈开玩笑说过,如果要孩子,一定得都像她,长得像她,智商像她,脾气也像她,不然都像爸爸的话就完蛋了。哦,可愛的小人儿,也许今生我们难以相见。这是个谎言遍地的国度,从政府到人民,几乎人人撒谎——爸爸撒的谎也很多,都填在前半生的那些效忠表格里了。这是个逼人做骗子做混蛋的国度,如果你不合作,你就会很惨,像小波叔叔一样。

我的小人儿,你这么可愛,来了以后,爸爸怎么办呢?不让你撒谎,让你做个诚实的人,爸爸凭什么这么要求你呢?那会是个巨大的痛苦,对你对爸爸都是,甚至对这个愛撒谎胜过愛一切的民族来说,也会是个痛苦。以前有个叫鲁迅的爷爷,他就很后悔来到这个国度,临死前告诉家人说自己死后,用最快的速度埋掉,拉倒,过自己的生活去。

小家伙呀,你不要怪罪爸爸,是爸爸不让你来的。你不来到这个国度,对你是件好事,你尽可以找更多的地方落脚,如果遇到别的爸爸妈妈,他们也会像爸爸妈妈一样愛你,还能给你提供更好的环境。

这个民族,做了几千年的奴隶,似乎到现在都还没做够,咱们就别掺和了,爸爸不想让你生来就是个奴隶,你那么可愛,怎么可以做奴隶呢?爸爸是奴隶,这个命运不知道能不能改变,如果哪天爸爸摆脱了奴隶身份,那会以一万个理由和没有理由的本能让你来跟我们相会。

可愛的小人儿,我能想象你一定能听懂爸爸在说什么。如果爸爸摆脱不了奴隶之身,那也会继续努力,继续用一生的时间和不懈怠地努力去完成这个关于自由的宿命。爸爸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这个民族的人常常自己不做的事要让孩子去完成,爸爸很鄙视这种现象,只有懒汉和懦夫才会自己不努力,却想让别人去努力,自己享受现成。

可愛的小人儿,爸爸会在梦中见到你,正如你会在另一个世界见到爸爸。爸爸相信你和爸爸妈妈一样,热愛自由胜过一切,正是因为这样,爸爸不想让你来。你还没有出生,你也不可能出生,因为甚至连你妈妈怀孕的机会,爸爸都不会给你。即便如此,对着你这么个小不点儿,这么个可愛的小家伙,说了那么多带着负面信息的话,只是想让你原谅爸爸,用幻想编织不出美丽新世界。只是,你是这么尊贵的客人,我和你妈妈本该好好打扫屋里屋外,用一百公里的红地毯把你迎回家,可是我们什么也没有,我们甚至没有能力保证自己会不会被人将你和爸爸妈妈强行隔离——仅仅因为我们不想做奴隶。

也有人建议我们带着你出国定居,可是能去哪里呢?一个热愛自由、热愛知识、热愛思考的奴隶,是到哪里也不可能有族群归属感的。世界公民是一种理想,远不是现实,爸爸妈妈都不想让你感到自己是跟别人不一样的。爸爸理解那个凯尔泰斯爷爷,他拒绝犹太人的身份,是因为这个民族曾经惨遭的命运,而爸爸我连拒绝这个种族身份的资格都没有。这个民族如此的下作低劣,爸爸不能势利地离开她,到哪里都必须公开而诚实地让人知道我属于这个民族,正因为此,爸爸不可能离开这片土地。千百年来,犹太人为这个世界贡献了无数伟大的灵魂和思想,贡献了追求自由的榜样,而我们这个民族根本没有灵魂。他们是因为优秀而惨遭迫害,而我们这个民族只是因为猥琐和利欲熏心而自相残杀了几千年,一朝朝的奴隶主奴隶在反反复复地用血和剑灌溉这片土地,毫无尽头。

好了,我最亲愛的终生不得见的孩子,可愛的小人儿,今天是正月初三,爸爸就要停笔不写了,希望你能原谅爸爸,虽然世界很好玩,可是中国实在不好玩。如果爸爸能做自由人了,爸爸就把你接到家里来,如果做不了自由人,那就等做上了自由人——哪怕是来生,那也来生再见吧。

爸爸
2010年2月16日
萧瀚

萧瀚:与摩罗先生谈愛国——评《爱国主义为什么遭到围剿》

摘录萧瀚高论:

“15. 所以,如果要倡导愛国主义,真的该搞清楚怎么愛国才是有效的愛国而不是害国。摩罗一定是对我痛斥这个民族为劣等种族极为反感,实际上我愿意更加严谨一点说,汉族才是劣等种族——一个不会唱不会跳,不会亲吻不会抱,肉身沉重得跟墓碑一样的民族,一个搞了几千年连像样的愛情故事都没几个的民族,一个陌生人之间互相投毒的民族,一个搞了几千年还基本上不知自由为何物、民主为何物、法治为何物的民族,一个至今还不知道怎样用辩论去选择一个政权的民族,一个历史上动不动就几十万几十万地杀害本族人的民族,一个将犯下滔天罪行的恶魔奉为伟大领袖的民族,一个认贼作父和认父做贼的民族,一个对于自己过往恶行毫无忏悔能力的民族,一个只有斧头才是万能钥匙的民族,……我觉得,怎么看都是个劣等民族。斧头之所以能所向披靡,除了斧头本身锋利之外,还不是因为斧柄实在太结实了吗?”

“18. 我有很多汉奸理论,例如早在1997年,我就曾经与现已故法学界重要学者谢怀轼谢老争论过抗日战争问题,我曾说,以历史的后见之明,当年要是日本占领中国就好了”

“22. 空喊愛国主义毫无意义,围剿我这样的汉奸也没什么价值,至于动不动就把倡导自由民主的人们视为洋奴,这种二极管思维方式更是和斧头帮的意识形态珠联璧合了。把今日中国的账都算在“精英们”的头上更是欺软怕硬——不想批评政府没关系,但捏软柿子就显得很没意思了。”

“19. 在我眼里,什么民族什么人来代理国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国家的政府组织是不是合乎宪政……如果是以宪政的形式组织的,就是请了地狱的撒旦来管理国家,我也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