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新闻分析:债务危机中的希腊政府何以不差钱

希腊债务危机正在全世界炒得沸沸扬扬,有一件事却显得蹊跷。一方面,欧盟、欧元区成员国乃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在讨论如何资助希腊,外界也对此寄予厚望;但另一方面,希腊政府却多次重申并没有向欧盟请求救助,也不需要外界的资金援助。看似已经深陷债务危机的希腊政府,此刻何以“不差钱”?

早在2月11日,在解释为什么欧盟首脑会议没有制定援助希腊的具体措施时,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就表示,“希腊政府并没有要求获得财政援助”。20日,德国《明镜》杂志报道德国正在协调欧元区各国拿出200亿到250亿欧元援助希腊,希腊总理府发言人乔治·佩塔劳蒂斯当天却立即澄清“希腊并没有向任何欧盟纳税人请求资金援助”。22日,欧盟委员会发言人阿马德乌·阿尔塔法赫表示,欧盟尚无援助计划,“一分钱也没有”,因为希腊政府“没有提出任何援助请求”。

希腊政府为什么不需要欧盟的钱?它的理由也很明确:第一,希腊自身财务问题远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严重,现有改革措施足以保障未来国债的偿还,不需要借别人的钱还债;第二,当前“危机”实质是投机者恶意炒作,导致希腊国债利率飙升,抬高希腊政府未来的融资成本。下药需对症,希腊政府所需要的是共同打击投机。正如希腊经济部长卢卡·卡采利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所说,欧盟和欧元区“应当提供某种机制性安排”,遏止市场投机行为。

如何遏止炒作投机,希腊政府也提出了一些“机制性安排”的设想。比如卡采利说,希望欧洲央行能够针对希腊国债,将其先前实行的抵押品政策再延长一到两年;希腊经济学家则提出希望欧盟或欧元区成员国对希腊国债提供“违约担保”。这样将消除投资者的后顾之忧,市场针对希腊国债“莫须有”的违约担忧就会消除,危机自会消除。

但截至目前,希腊政府想要的这些帮助还都没有得到满足。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不断重申,不会给予希腊“特殊待遇”;欧盟或欧元区成员国可以提供担保,但这种担保是有条件的。这些条件包括希腊政府必须提交更加细致的减债计划,加强改革力度,采取更多措施保障三年内赤字控制目标的实现。这些新措施可能包括公共部门深度减薪、降低养老金限额、惩治政府内部腐败等等。

但这些条件,希腊政府并不准备答应。理由之一是现有措施足以实现减债目标,理由之二是深度改革是希腊“不能承受之重”。即便是现有措施,也已招致部分公众不满。继2月10日希腊公务员工会发起全国性罢工以及农民封锁高速公路后,24日该国又发生全国性24小时大罢工,导致飞机停飞、学校停课、政府部门瘫痪。

正是由于条件谈不拢,当前的救助问题才处于僵持状态。有分析人士指出,德国与欧元区的救助计划之所以欲说还休,也是由于在救助条件上存在巨大分歧。然而,希腊政府不会坐以待毙,他们还有与欧盟讨价还价的筹码,比如国内大罢工,比如转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求救。

近日,希腊与IMF“走得很近”,IMF已派人赴希腊考察债务状况。但IMF参与救援并不是欧盟愿意看到的,德国与法国等大国首先反对,欧洲央行理事斯马吉20日也表示,这会把欧元置于“外部代理人”的控制与管理之下。

博弈正在进行……希腊危机以及欧元区危机的发生,主要是由于缺乏有效的财政控制机制。欧盟想要更切实地影响各国财政,但这会继续遭受各成员国的抵制。另外,应对危机“机制性安排”的诞生也并非一蹴而就,需要经历谈判与博弈。不过,如果通过博弈最终能够产生解决危机的有效机制,那必然会推动欧洲一体化走得更深。

(郇公弟/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