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周东飞:抓了传谣者能否告别等地震

虎年春节期间,一场大规模群众恐慌在山西蔓延。山西省的晋中、太原、吕梁、长治、晋城、阳泉等地区,到处都是地震将发的议论。2月20日晚至21日凌晨,许多山西人离家,躲避在广场、公园等地,夜不归宿,甚至开车逃往外乡。据山西警方透露,目前暂认定在百度贴吧发布谣言信息帖的一太原人为最早散布谣言者,一名嫌疑人已被刑拘。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2月24日《河南商报》)

如果上述“散布地震谣言者被刑拘”的报道属实,那么山西警方的做法首先将面对法理上通与不通的疑问。

对于散布谣言、谎报险情、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治安管理处罚法》有着明确的规定,可以给予拘留、罚款等行政处罚。但是,对于散布地震谣言是否涉嫌犯罪的问题,应该说存在不小的争议。虚假地震信息到底是否属于恐怖信息,目前的法律并无明确规定。按照罪刑法定原则,刑拘地震传谣者的确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对于故意编造和恶意传播谣言的违法行为进行打击,是维护社会安定和公共秩序的需要,这一点既是法律精神也是普遍共识。但是,对于所谓传播地震谣言的行为还是需要进行认真细致的甄别,或者在更大程度上是一种设身处地将心比心。那些一边夺路而逃一边给亲朋好友打电话发短信的民众,客观上是传播了不实信息加剧了社会恐慌,但是很难因此说他们别有用心唯恐天下不乱。在惊慌和无助之中,要求民众个人去判断信息的真伪显得很不现实,发布真实信息进行辟谣那是政府的职责。一场混乱过后,最需要做的并不是去苛责民众是否传播了谣言,而是要从检讨政府自身行为入手。

此前媒体已经报道,若要追究“谣言”的源头,最终还是要回到地方政府的某些行为本身。山西省地震局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地震谣言源于市民对地震应急演练的误解。政府部门在对地震应急措施进行检查和演练,这些信息本来应该是公开透明的,甚至还应当组织民众一同参与演练,从而消除民众对相关活动的误解或过敏,也有助于提高民众的防震意识和避险能力。现实情况却是,政府在演练,民众在误解,一堵看不见的墙挡在两者之间,再一次从反面验证了“有公开,无谣言”的逻辑。现在,不认真去反思不透明所导致的教训,反倒非要去抓一两个所谓“传谣者”,其间是何种逻辑呢?

从一定程度上说,谣言不可怕,可怕的反倒是民众在谣言面前免疫力全无的状态。一则谣言能够蔓延全省让无数人慌乱出走,难道仅仅说明谣言的威力吗?1月份同样有谣言,当地职能部门于1月22日辟谣,结果两天后就发生了4.8级的运城地震。地震预报本来就是世界性难题,说清楚了民众自然可以理解,但是官方却宣称震级太低无需预报,强辩之后公信力全无。当地震传言再度袭来,要民众保持理性,可这理性的来源又在哪里?何况,在一夜混乱之中,缺乏的恰恰是政府辟谣的声音。如果职能部门的公信力完备,提供专业信息的渠道畅通,那么即便有谣言也不至于造成民众“等地震”的奇观。

不去认真考虑这些问题,抓了传谣者又能如何?品尝过“等地震”折腾的民众所期待的,不仅仅是这样的一个交代和结局。

(燕赵都市报)

评论

  • 匿名 说:

    上联:今天不震明日不震总有一天要震;
    下联:山西不震山东不震谁保北京不震;
    横批:唯有天知。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