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杨于泽:有一种政绩叫迅速平息地震谣言

山西省一些部门的地震应急演练活动,近日竟然演变成全省性地震恐慌,为我们打开了一扇观察政府信息公开工作的绝佳窗口。

公开的解释我们都在媒体上看到了,是“正常防震演练”活动遭到部分市民误解。姑且不谈把演练演变为“恐慌”的责任有多大,先看看事情发生后的当地官方反应吧。

针对地震谣言,山西省主要领导批示要求相关部门采取有效措施,迅速平息谣言,确保社会稳定。而我查了一下有关报道,发现各地媒体只是引用了山西省地震局在自己网站上的“公告”,而未见正式新闻发布会。再查“新华社2月21日电”、“人民网北京2月21日电”、“人民网太原2月21日电”,都没有发现媒体接到过山西方面新闻发布会的邀请。

而当地黄河新闻网昨天发布一则表扬稿,称赞有关部门“及时采取措施应对,迅速平息地震谣言,社会保持了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好像是说,那家伙,电台有声,电视有形,手机、网络都用上了。其实呢,有据可查的“有效措施”只有山西省地震局的那则网上公告,其他的“有效措施”是人家新闻媒体闻风而动,反映了新闻媒体的新闻敏感与良好的职业素养。恰恰是在“有关部门”与新闻媒体之间,我们看到了一种“信息公开 ”上的强烈反差。

所谓政府信息公开,简言之是让人民群众对政府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知情,本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但这项国家政策推行多年,不少政府部门还是怕信息公开,很多时候又是懒得信息公开。像地震应急演练,那么多部门在那里演练,想民众不误解也难,所以必须事先信息公开。但山西省修订了地震应急预案,组织多部门演练,事情却“保密”到家,非得等到全省人民群众恐慌起来,他们才来“采取措施应对,迅速平息地震谣言”。

面对谣言,政府最规范的应对措施应该是召开新闻发布会。但山西省地震局却“理性”得出奇,只是在自己网站上“公告”辟谣。去年某个时候,国家质检总局在市场上重新发现三聚氰胺奶粉,也是在自己的内部公报上“信息公开”的,结果是全国人民都不知道。有相当一部分时下的政府信息公开,有信息公开之名,无信息公开之实。装了样子,未见实效,是一种敷衍塞责的态度。

有关部门之所以能够敷衍塞责,是因为他们与民意压力绝缘。山西民众深更半夜起来“等地震”,按理应该有人出来负责,但等着“有关负责人”的不是政治责任,而是“迅速平息地震谣言”的表扬。这种“坏事变好事”,而实际情况是,人民群众承受了信息不公开的“坏”,而少数官员反而从信息不公开中得了“好”。“坏事变好事”,其实是一种披着“辩证法”外衣的诡辩。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