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毛泽东与蒋介石谁出卖了外蒙古?

p100226103-1
1945年8月,毛泽东和蒋介石在重庆合影。经过四十三天艰苦谈判,国共双方代表于10月10日签署《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

蒋介石出卖外蒙古本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哪些所谓的民运和国民党遗老以及长期受国民党欺骗的台湾人却一再将污水泼向毛主席。中共接过中国后面临国家弱小的现实,失去的领土能收回的当然要收回,暂时不能收回的,也要在国家强大后再收回。要国家强大,只有先依靠苏联,如因收回外蒙古的问题与苏联闹翻,要么是中国出现一个苏联扶持的儿政权,要么国民党重新上台,无论出现哪种情况,外蒙古都收不回来,外蒙古就是国民党执政时被蒋总统出卖的。事实就是事实,谁是民族罪人,谁是民族救星,历史告诉未来。

外蒙古的分裂历史

1911年,武昌起义获得成功,中国各省纷纷响应,宣布独立,摆脱清政府的统治。外蒙古同中国其它各省一样,在上层王公的带领下宣布独立。当宣布独立的中国各省开始为重新统一、建立中华民国而开展各种政治活动的时候,外蒙古脱离了这一进程。中华民国的政权由孙中山转到袁世凯的手中后,开始了与沙俄的艰苦谈判。终于迫使沙俄做出让步,承认外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条件是在外蒙古实行“自治”。也就是说外蒙古在名义上仍属中国。

1919年,主掌中国政局的段祺瑞政府派出得力干将徐树铮,率兵进入外蒙古,使蒙古回归祖国。

1920年,皖系军阀段祺瑞下台了,外蒙古也进入了混乱状态。被苏俄红军赶到外蒙古的沙俄恩琴白匪勾结外蒙古上层王公,向中国驻军发难。中国驻军寡不敌众,被迫撤离库伦(今乌兰巴托),一部分返回内地,一部分转移到买卖城,准备再战。

1921年,蒙古人民党的军队在苏俄的援助下,开始向买卖城的中国军队进攻。中国军队不幸战败,被迫撤出买卖城。

1921年5月,苏联红军进入外蒙古,在买卖城外打败了恩琴匪帮,7月10日,蒙古上层王公与蒙古人民党共同组建了“蒙古人民革命政府”。外蒙古宣布“独立”和建立“蒙古国”消息传到内地,一时间舆论大哗,国内各民间团体、民主党派纷纷发表宣言,反对蒙古王公贵族分裂祖国的倒行逆施,谴责苏俄对中国外蒙古的武装占领。北京政府的实权人物曹锟和吴佩孚发布了一份措词严厉的声明,谴责外蒙古企图分裂中华民国的行径,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

1945年2月关于结束二战的雅尔塔会议,美、英的重要议题就是争取苏联参加对日作战,从而减少自己的损失。然而他们为达到这个目的,不惜出卖中国利益,答应了苏联的无理要求,接受外蒙古的现状,即承认并要求中国政府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这笔交易实际上是在罗斯福和斯大林之间进行的。1945年8月14日国民党政府和苏联签定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在条约中正式承认了“蒙古人民共和国”。至此,蒋介石正式出卖外蒙古。这种巨大代价,终于换取苏联出兵中国东北。

关于签定卖国条约之事,七年后蒋在全代会上有一段精彩的辩解词:

时间:1952年10月13日

事件:中国国民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

题目:〈对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政治报告〉

……当时我个人的决策,就是要求战后确保胜利战果,奠定国家独立,民族复兴的基础,必须求得二十年的休养生息,和平建设;只要能够争取这一个建设机会,那就是任何牺牲,亦是值得的。于是我们政府对俄帝,乃决定忍辱谈判,不惜承认蒙古独立,做此最大牺牲,来忍痛签定条约和附件。

至于承认外蒙古独立的决策,虽然是中央正式通过的,一致赞成的,但是我个人仍愿负其全责。当时我决心的根据有三点:

第一, 我对于民族平等,自由的思想,向来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只要其民族有独立自主的能力,我们应该予以独立自主的。

第二, 外蒙古所谓蒙古人民共和国,自民国十年设立以来,事实上为俄帝所控制,我们政府对于外蒙古领土,实已名存实亡了。

第三, 只要我们国家能够自立自强起来,外蒙这些民族,终究会归到起祖国怀抱里来的,与其此时为虚名而蹈实祸,不如忍痛割弃一时,而换的国家二十年休养生息的机会。那是值得的;因为割弃外蒙寒冻不毛之地,不是我们建国的致命伤,如果我们因为保存这一个外蒙的虚名,而使内外不相安,则国家更无和平建设之望了。

我主张放弃外蒙的决心,实基于此。这在现在看来,实在是一个幼稚的幻想,决非谋国之道;但我在当时,对外蒙问题唯有如此决策,或有确保战果,争取建国的机会。这是我的责任,亦是我的罪愆,所以我不能不向大会报告的。
(老蒋的讲话的技巧令人佩服)

同年蒋在美国的支持下以苏联违约为由,在联合国宣布《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失效,从而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联合国对此予以承认。但八年后蒙古申请加入联合国,国民党却放弃使用否决权,等于承认外蒙独立。

毛泽东两次向苏联要求蒙古回归中国

毛泽东于1949年1-2月第一次(通过米高扬)向苏联要求蒙古回归中国。

另在斯大林逝世后,毛泽东和周恩来又第二次向苏联领导人正式索要蒙古回归。

注:本系列资料来自沈志华教授所编《朝鲜战争:俄罗斯国家解密档案》、所著《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广东人民出版社2003年11月出版)。

米高扬就1949年1-2月中国之行给苏共中央主席团的报告

阅后退回苏共中央(总务一处)

发至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和候补委员

绝密 苏共中央

五、关于新疆。这一问题也同样引人注意。毛泽东怀疑我们在新疆的意图。他说,在新疆伊犁地区有独立运动,不受乌鲁木齐政府支配,那里存在着共产党。他说,1945年在重庆会见白崇禧时,白告诉他,伊犁地区的起义军拥有苏联制造的大炮、坦克和飞机。

我向他明确地宣布,我们不赞成新疆地区的独立运动,而且我们对新疆没有任何领土要求。我们认为,新疆也应是中国的组成部分。

毛泽东提出了中苏之间修建途经新疆的铁路的建议。作为另一种方案,任弼时提出中苏铁路经过蒙古修建。后来在莫斯科讨论这一问题时,斯大林表示希望这条铁路经过蒙古修建。因为这样走路线短,省钱,把经过新疆的路线作为下一批工程。

六、关于蒙古。毛泽东主动问我们如何对待外蒙和内蒙的统一。我回答说,我们不主张这样的统一,因为这可能导致中国失去一大块领土。毛泽东说,他认为外蒙和内蒙可以联合起来并入中国版图。我对他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蒙古人民共和国已享有独立,日本投降之后中国政府承认了外蒙的独立。蒙古人民共和国有自己的军队,有自己的文化,以及文化和经济发展的道路,它早就领略了独立的滋味,任何时候都未必会自愿放弃独立。如果什么时候它和内蒙合并,那一定是成立统一的独立的蒙古。出席会谈的任弼时这时也插了话,他说内蒙有300万人 ,而外蒙才100万。鉴于我的这一信息,斯大林给我发了电报,让我转告毛泽东, 电报指出:

“外蒙领导人主张按独立统一的蒙古国的原则将中国所有蒙族地区同外蒙合并。苏联政府表示反对这一计划,因为它意味着从中国割去许多地区,尽管这一计划没有威胁到苏联的利益。我们认为,即使是所有蒙族地区都统一成一个自治地区,外蒙也不会放弃自己的独立而在中国版图内实行自治。自然,这事的决定权属于外蒙自己。”

(史地人物/万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