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希腊债务危机敲响全球经济警钟

希腊因为其债务危机给欧元区另外14个国家确实带来一场不小的麻烦,但在现有法律框架下,欧洲央行既无义务且又无权限出手救助希腊。

债务危机成为全球经济艰难复苏中挥之不去的阴影。当然,这些国家财政危机所具有的破坏力,或因它们的影响力还无法对全球经济造成灾难性后果。倒是美国不断高筑的联邦政府债务,则是悬在全球经济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

希腊因为其债务危机给欧元区另外14个国家确实带来一场不小的麻烦,占GDP近13%的财政赤字,让它成为了其他欧盟国家眼里的“烫手山芋”。同样,因危机而引发的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也让各国对全球经济的复苏平添了一份担忧。

面对希腊财政赤字危机有可能引发的“蝴蝶效应”,按理说欧盟出手相助是顺理成章的事。毕竟,任何一场债务危机,对弱不禁风的欧盟各国经济来说,都有可能是灾难性的冲击。

但欧盟首先将面临的是制度性障碍。现有法律框架下,欧洲央行既无义务且又无权限出手救助希腊。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为稳定各国财政收支平衡,在制度设计上,严格规定各成员国财政赤字不得突破GDP3%的上限。为禁止各国自行其是,《马约》还制定了一条被称为“不救助条款”的条文,明确规定禁止欧洲央行和各成员国央行向成员国或共同体的公共部门机构提供透支或者类似透支的贷款;禁止直接向这些机构购买债券;禁止欧洲央行接受或者寻求其他机构的救助指示等。这就等于,如果不修改现有法律制度,希腊便无法在欧元区内部寻求到实质性的资金援助。

临时修改制度条文或许并不困难,但对于德、法等国来说,除要考虑到修改制度带来的后遗症外,还得担忧其他财政状态不佳的成员国的效仿。巨大的资金援助会不会拖累本国经济的复苏,这才是各国政府必须首先考量的问题。西班牙、爱尔兰等另外几个国家同样面临着程度不一的财政危机。希腊的债务危机,已经将作为欧盟核心的欧元区国家逼入到左右为难的尴尬境地。

债务问题已成为全球经济复苏面临的一道坎。从迪拜,到爱尔兰,再到目前的希腊,债务危机成为全球经济艰难复苏中挥之不去的阴影。当然,这些国家财政危机所具有的破坏力,或因它们的影响力还无法对全球经济造成灾难性后果。倒是美国不断高筑的联邦政府债务,则是悬在全球经济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

目前,美国债务总额高达12.3万亿美元,仅仅是这些债务所产生的利息,再加上社保、医保及其他福利所需要的开支,就将消耗美国政府截至2020年的联邦收入总额的80%。对于美国政府而言,为了维持其庞大的政府开支,唯一的办法就是开动机器不断印刷钞票;而可以预见的美元贬值,又直接导致其他国家财富缩水。世界经济由此将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问题是,到目前为止,在经历了前所未有危机之后,美国“寅吃卯粮”的习性并未见得有多大改变。

(沈德良/湖南在线-湖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