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捷克《七七宪章》签署人Urban:用幽默克服恐惧

一位捷克《七七宪章》签署人的信

亲爱的《零八宪章》的中国朋友们:

我写这份信时候,充满悲伤。本来我一直期望和你们见面来表达我对你们英勇努力的赞赏和感激, 同时也许可以和你们分享一些我们这一代捷克斯洛伐克异议人士当年犯下的错误,认知失误和一些见解。我很抱歉,由于签证上的原因我不得不在维也纳中断这次已经开始的旅行,不能来参加和你们的会见。我想和你们说的是基于多年边干边学的经验和最近20年研究世界各地的持不同政见者运动。我从中得到的经验教训如下:

1. 我们反对的威权体制控制社会的基础是通过恐惧这种人类最强烈的情感,持不同政见者需要帮助人们克服恐惧才能取得成功。我们一直到很晚才意识到这一点,并且没有采用相应的策略。只在狭窄的人权捍卫领域积极的活动,使得当局很容易通过秘密警察和司法部门的压迫来限制我们的活动。异议人士应该让人们免除恐惧,而不是让恐惧增加附加层。

2. 直到在80年代末年轻一代参与进来之后,我们这些老一代持不同政见者才开始明白,我们的“严肃”的态度看上去是多么的沉闷和无效。他们的加入使得我们明白,幽默是非常有效的克服恐惧的方式。没有警察或者一个体制愿意让自己在公众眼中看上去显得滑稽。持不同政见者应当通过主动的或者被动的方式,使用足够的策略,只要有可能就制造出让威权政府很难解决的状况, 以此来测试和证明,存在一个不受绝对政权控制的空间。

3. 对政权的压迫行为作出回应可能让持不同政见者“上瘾”,阻碍我们进行长期思考的能力,妨碍我们对未来的任务做好必要的准备。在这方面取得的最困难的教训是,我们的受害和痛苦并不是可能的改变之后赋予我们的资格。异议总是更多的是一种性格,而不是专业方面或者政治方面的能力。在当时,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因此也没有尽力让我们自己为变化之后做准备。我们没有研究也没有讨论对国家存在的问题的积极方案。

4. 我们当时不知道“反对”某人 (负激励)和“支持”某些东西(积极的动机)之间关键的区别。而从长远来看如何帮助我们的人民和国家,后者显得更为重要。

5. 我对你们的文化和勇敢的行动怀孕最深切的钦佩。请放心,我愿意尽我所能来帮助。作为我的一个微薄贡献,我把在威权体制下展开工作的最特别的和经过深思熟虑的见解传递给你们。据我所知,由危地马拉令人尊敬的何塞玛丽亚阿格塔(Jose Maria Argueta)设计出来的启蒙异议方式是目前唯一实际可行的框架,并且在真正的冲突局势中经过了考验——它帮助结束了内战,建立了一个新的民族精英群体,他们阻止了其他一些内部冲突的。我希望你们发现这个文本是让人鼓舞的,也许,甚至认为重要到将其翻译到中国。

谨祝美好祝愿!

捷克《七七宪章》签署人 Urban.

2010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