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北京艺术家走上长安街”散步” 抗议强拆与殴打

p100223102
公民权利,这一天等了20年。(本版图片均来自Twitpic)

p100223104

p100223103

p100223105

p100223113

p100223106

p100223107

p100223108

p100223109

p100223110

p100223111

p100223112

北京当地时间周一凌晨,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创意正阳艺术区再次遭到强拆。有目击者报道称,100多个面戴口罩的黑社会流氓,携带棍棒、大砍刀打伤7名艺术家。周一下午,16名艺术家走上北京长安街,打出”还我们做人的尊严”的横幅,抗议强拆。

去年11月突然接到腾退拆迁令的创意正阳艺术区,几个月来一直难逃强拆厄运。本周一凌晨,100多名携带凶器的人员在艺术区内将包括留守值班的艺术家在内的警察与示威者7人严重打伤。

008艺术区的艺术家枫翎说,她是星期一一早得知这个警察与示威者消息的,”我们一直是本着和开发商和平谈判的态度去做,但是没有想到,他们表面上这么说,实际上背地里比如说像昨天晚上偷袭和强拆。而且有准备的来了黑社会100多个人,都拿着棍棒和砍刀,闯入正阳艺术区,打伤艺术家。008艺术区的艺术家刘懿当时也在现场,因为拨打电话报警被流氓打破头,缝了15针。”

枫翎说,所有的艺术家在早上知道这个消息后都十分气愤。她说,以前就发生过008艺术区和正阳艺术区被砸被抢被盗的案件,艺术家们也去当地派出所报过案,但是连回执都没有得到。艺术家们表示,他们对当地派出所已经失去信任。所以一些艺术家决定前往市政府,走上长安街,讨一个说法。

打出横幅

周一下午3点半左右,16位艺术家以”散步”的形式举行抗议示威。游行队伍从建国门立交桥开始向西行进。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在散步现场做了全程记录,”你要不把它搞得比较大是没有人搭理你的。因为他们半夜两点被100多个人打。他们唯一的方式就是把这个事情让公众社会知道。”

艺术家们打出的横幅上写着”公民权利”、”还我们做人的尊严”。他们提出,如果首都北京不惩治黑社会,将是这个城市的耻辱,”我们被开发商欺来骗去,被流氓黑社会打来打去。我们没有人权没有最基本的尊严。我们要民主要尊严。”

警察干涉

“散步”队伍走了将近20分钟的时候,来了10多辆警车。艺术家枫翎说,警方一开始想把坐在轮椅上的被打伤的艺术家刘懿以及另外两名喊口号的艺术家带走,但是遭到其他艺术家的阻拦。随后警方没收了散步队伍打出的所有横幅。

“散步”队伍吸引了很多行人围观,”因为他们都有同感,他们都是支持正义的,觉得这是正义的。(行人)和我们一起呼吁。有两个警察说,’你们不要激动,你们没有申请上街游行,没有不是行为艺术获得批准就上街,还喊口号,这属于违法行不是行为艺术为。我们今天不抓你们已经可以了。’我们说,之前我们是相信,我们报警,但是没有人给我们解决问题,没有法制去约束惩治这些黑社会,所以我们才走上街头。”

独立中文笔会成员莫之许在Twitter上评价艺术家们长安街”散步”一事时写道:”80年代王丹领着学生沿长安街由西向东,2010年艾神领着艺术家沿长安街由东向西,其实折射出社会环境的巨变,和抗争动力的转换。”

(洪沙/德国之声)

六四后长安街再现示威 艺术家抗议强拆

北京一批艺术家22日下午打出横额,游行到长安街,抗议他们所在的艺术区被强拆、多名画家被殴伤。这是1989年六四事件后20年以来,首次有示威民众集体走上长安街抗议,吸引了大批境外驻京媒体记者到场采访。有现场目击者通过手机,向交流网站 Twitter发短讯,即时报导事件。

北京008艺术区和正阳艺术区的许多艺术家们22日下午走上长安街,拉着横幅喊:“反对暴力拆迁,还我尊严!”“暴力拆迁,无法无天!”

事发起因是同一天凌晨大约2点,北京朝阳区金盏乡长店村的创意正阳艺术区内突然闯入数辆大勾机和平板车开始毁房,约有2百名戴白色口罩、身份不明的人手持金属棒、砍刀攻击正在守夜值班的艺术家们,造成多人重伤。

被攻击的艺术家说,有三名在场的艺术家伤势严重,送医救治。另外几名被攻击的艺术家有的相机、手机被抢走或砸坏,有的手提包也被抢走。

知情人说,从去年11月开始,艺术区的艺术家们为了维权多次和拆迁队发生冲突,报警过30多次。

(希望之声)

直击:北京艺术家因强拆纠纷集体上长安街散步

今天凌晨2点,北京市朝阳区008艺术区七个拆迁留守者,被金盏乡政府雇佣100多个黑社会人员暴力攻击,多人致伤。拆迁多个艺术区是北京市新一轮储备土地掠夺计划的一部分。

凌晨两点,北京正阳艺术区来了强拆队和百余名带砍刀和铁棍的黑社会打伤艺术家七人。

有人报警后20分钟警察赶来,但见到艺术家与便衣厮打场面而拒绝下警车。直到便衣散去警察才下车,问候艺术家伤情。

现场约十个警察四辆警车职守,并在门口拉了警戒线。今晨朝阳区区长与金盏乡乡长到场向艺术家承诺调查处理被打事件,并特意关照艺术家不要声张,不要将事情闹大。

被打艺术家与闻讯赶来的同伴一起去城里举起维权条幅抗议。

长安街上条幅已经打开,喊着口号往前走。

现在与大群警察纠缠一起,警察驱散围观者。

日本艺术家 Iwama Satoshi 守夜受伤后,翻墙逃跑,日本使馆和外事办官员白天到了现场。他受伤不轻,但今晚露天守夜他坚持到了现场。

某打酱油路人评论:今天看见那帮游行的艺术家才知道长安街是人走的。

人民日报去了两辆大奔,一辆克莱斯勒到艺术区现场 问得狠仔细,还拍了录像。应该是写内参。

朝阳区区长程连元上午10点多视察了砍人现场,责备金盏乡怎么不保护好艺术家呐?快把围墙堵上! 晚上乡里找了一辆切诺基,放着移动监控设备。

艺术家说,这帮奴才是做给区长看。还24小时监控呐,先别说谁监控谁,一箱油也烧不了多久呀。

吴玉仁推着轮椅上浑身是血的刘懿在长安街的妇联大厦前维权,警察劝说刘赶紧去医院,刘懿说:我能上长安街说明我还没自焚。你们是不是看着我们都烧死才放心?

维权牵头人吴玉仁说,11月维权以来报过30多次警,多次跟拆迁队冲突,警方仅仅在现场观望。他多次亲见警察和暴徒勾肩搭背,抽烟寒暄。今天他坚决不配合警方笔录,直接上了长安街。

采访了在现场“维稳”的金盏乡党委副书记李杰民。李书记说现在警方已经强力介入,事件具体情况要问公安,乡里不发表意见。维权牵头人吴玉仁质问他,前几天就得知乡政府换了新的拆迁队,李书记没正面回答,说一切以警方调查为准。

正阳艺术区今晚露天搭了四五张床,生了营火,艺术家说要露天守夜。

008国际艺术区成立于2008年,有来自中国大陆各地以及香港、台湾和其他国家的上百名艺术家来此投资,不少租户与房东签署长达20到30年的租赁合同,并投入数万到数十万人民币的装修费用。

这是20年来长安街首次集体散步。

长安街交通部前上,受伤艺术家老艾和警察交涉。警察劝人群不要围观。

数家媒体正赶往现场,某当地媒体记者指令消息撤回一被打艺术家在轮椅上高喊:我控诉这个社会。

游行走到市政协,游行最后100米几乎是扭打前进的,军警国安警察不断阻拦。

警察劝艺术家们结束散步。政府会处理强拆问题。艺术家回应,我们不相信你们,那批黑社会砍完人以后就和赶来的警察们勾肩搭背,抽烟聊天。

昨晚有30多辆车,车里坐着戴白口罩的便衣,车牌被遮掩。下车后拿刀棒,围攻值班艺术家,一位艺术家被打的露出头骨。

(未名空间)

中国艺术家长安街游行维权

2月22日,北京数位艺术家因遭遇暴力拆迁而走上长安街进行游行抗议,网友称这是20年来第一次有人敢再次走上长安街游行抗议。

据维权网报道,2月22日下午,艾未未等艺术家在著名的北京长安街上举行示威游行,这次游行抗议行动被网友称为“北京222游行”。据目击者报告,示威参与者打着横幅,上写“公民权利”、“严惩凶手 除黑打恶”等口号。

事件起因于22日凌晨2点左右,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创意正阳艺术区发生强制拆迁,目击者称来了近200个黑社会的流氓,带着凶器、槁棒、大砍刀、面戴口罩,打伤艺术家7人。创意正阳艺术区的日本艺术家岩间贤头部被严重打伤,颅骨受创,被送去中日友好医院,头部缝了5针。后朝阳区区长与金盏乡乡长到场向艺术家承诺调查处理该事件,并要艺术家别将事情闹大。

下午,被打艺术家结伴拉着维权条幅到长安街游行抗议。当游行人群到达目的地后,被大批警察警车围住,围观者被警察驱散。期间,艾未未及被打伤艺术家与警察进行了交涉。

下午5点左右,艾未未等一行人安全撤离。此次游行受到了众多推油(推友)的关注,新浪微博客上也有人含蓄地表达了艾未未等艺术家长安街散步的实时消息。网友们称赞艾未未等人的壮举,为20年来第一次有人敢再次走上长安街游行抗议。

据了解,2009年年底以来,北京的艺术家多次举行抗议行动,呼吁社会关注非法强制拆迁行为。而政府称,拆迁是城市新规划的一部分,因而是必要的。但政府的做法常常是在强拆之时,才临时通知作为租房者的艺术家,并强行切断水电供应。

(多维新闻)

评论

  • Zeon 说:

    喻高:女,1971年生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1991年毕业于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1996-99年在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读研究生。

    22日凌晨发生的恶性强拆,我直到今天凌晨才有时间写一篇自己的博客,把事实经过真实地呈现。我根本不想把这场噩梦一遍遍在媒体上说,一直在推脱。但奇怪的是,一些和这件事没关系的人,怎么跳得这么快?

    艾未未老师,你是姐姐和小东的好友,我也免不了对你有几分敬畏。但这次我真的很鄙视你,你太有政治头脑了,蹿得比狗还快。
    我是那天的受害者之一,我很义愤,我们比任何人都有资格去游行。但我遵守一个规矩,在正阳,大的行动一定要半数通过才能进行。不是说我被打被抢,别的艺术家就必须听我的,陪我去长安街。如果那天换另外六个我们的艺术家,正阳一样能保得住。政府在当天早晨就有明确的态度,一定要把此事一查到底。哪怕一些人不信,也不应该毁了这个对话平台。我们在严寒中苦苦坚守三个月,难道不是为了给大家解决问题吗?

    我听说你当天下午到正阳,鼓动大家去游行,没有人理你,你就开骂:“都60年了,你们还相信政府。你们应该对着镜子叫三声傻逼。”于是去了008,带着大家去长安街,在旁边拍照。让别人说不清你是参加游行的,还是工作人员,还是路过拍照的。境外媒体可以说你是领袖,说是你组织了一场民主运动,保住了艺术区。如果警察当场抓人你又可以随时溜走。今天你还托人给我们挨个打电话,说如果警察问起来,要我们千万不要提艾未未。
    刘懿和吴玉仁在正阳被打伤,我对他们做的一切事情都可以理解。他们冲动的时候,您作为一个成功的长辈应该劝阻他们,而不是借他们被打,你去长安街作秀。面对那么多持刀持棍的歹徒,你未必比我勇敢。去长安街算什么?不还是要让政府解决问题吗?是让中国政府还是美国政府?你巴不得让这件事升级,普通的合同欺诈和拆迁维权太小了,要搞成一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

    就凭我是这件事的当事者,今天我必须骂你。你是个汉奸,你太厚颜无耻了。这件事一旦升级,性质变了,很多人要为你当炮灰,所有艺术家的赔偿都拿不到。你不经过正阳任何艺术家的允许就去游行,媒体会认为你是神,你代表大家维权。你是在出卖那些比你小二三十岁的艺术家,你对得起他们对你的尊敬吗?

    你给“暖冬”的钱我们如数退还。我们就事论事,做维权展是要解决具体问题。我们做不到你期望的那么大。“暖冬”第三站运动会那天,我不赞成你来现场的,但别人请了你我也不好说什么,你那天对媒体说的一些话是非常不合适的。

    有人巴不得借维权来结党,巴不得来挑事。昨天有人在网上散布,说警察来抓吴玉仁刘懿,要我们集体去008支援。今天又有人散布说吴玉仁烧了警车,明天不知道又要散布什么,反正目的就是要让大家闹事,把事越做越大,而英雄的那几把交椅都排好座次了。我真的要说一句:阿仁,刘懿,你们打架的时候非常英勇,不是见风使舵的人,你们已经是英雄。上了长安街,反而什么都不是,那是吸引媒体作秀的地方,是否被媒体围住的感觉很飘飘然?

    艺术界的精英意识和权威意识是任何行业里最重的,“精英”就是“强权”的变异,居高临下对别人宣扬平等,这太滑稽了。我倒是欣赏西方人讲的自由,所以不和任何人结党结社,和谁都不捆在一起,才是做人的尊严。打着任何真理的名义结党,混好了也就是个邪教教主。你已经够成功了,不要到处侵略别人。

    希望关注这件事的朋友不要被一些媒体和传言误导,坚守了三个月的艺术家们有权过上正常人的日子,我们有权保护私有财产,有权去度假,有权拥有规律的作息和充足的睡眠,有权不被骚扰。至于这个维权英雄,谁爱当谁当,这就是一张小丑的面具。
    我很少骂人,也从不匿名骂人。如果得罪了艾未未的粉丝,你们也可以来骂我,匿名真名我都不怕。来了拆迁机器我还可以挡,来了暴徒我还会周旋,来了“神”我不会被神洗脑。

    喻高
    2010,2,25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