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天台5名失踪孩子遗体已寻获 事件暂无定性

p10022105
失踪孩子合影。

2月22日

【20:00】 晚上7时,天台警方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称,5名失踪儿童死亡暂无定性,侦查工作仍在继续中。

【17:15】 经过一个下午3个多小时用6、7台抽水机抽干水库后发现,5名小孩的遗体已全部捞上来。天台公安局刑侦队全体人员都正在现场侦察线索。

【16:12】蔡亚飞透露,已经找到第二具尸体,但此说法警方未予肯定。

【16:11】蔡家家属蔡亚飞透露,基本可以确认遇难男孩是她弟弟蔡松涛,这个噩耗,她现在还瞒着妈妈和奶奶,不知道怎么和他们说。

【16:06】天台县公安局消息,发现遇难男童的地点位于一养殖场蓄水池,水源连接当地龙珠谭水库(音),截止目前为止,只发现一名遇难者,身份扔在核实。

【15:56】在刚结束的新闻发布会上,天台县公安局政委王燮蛟表示,目前在事发点发现了一名遇难者,为儿童,正在打捞过程中,身份未能确定。

【15:20】天台县公安部门消息,十分钟后,就发现孩子尸体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

【15:19】失踪孩子家属仍未接到相关部门认人通知,死者身份仍在核实。

【14:55】目击者称,看到两辆殡仪馆的车开往事发点,发现小孩的现场已经被封锁。

【14:45】 据了解,现场是个养殖场的蓄水池,当时养殖工人在放水,结果发现水放不大出来,用竹竿去搅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孩子尸体。目前只发现一具尸体,还没有打捞上来,还在抽水。这个地方只有几户人家。零星分布,山脚下。距离小孩子居住的村庄一公里左右。

【14:30】当地村民在离天台下路王村附近两公里的水库发现了一名男孩的尸体,这名男孩是否是5名失踪孩子中的一个目前警方正在核实。

2月21日,失踪第4天,五名孩子仍然杳无音讯

4天来,疲于验证各种寻亲信息却仍一无所获的蔡家开始陷入迷茫。

21日上午,奔波于天台、宁海、临海等城市的寻亲队伍陆续回到下路王村的蔡家院子,30多人一下将院子挤得满满的,尽管21日阳光甚好,而蔡家院子内压抑的气氛却挥之不去。

男人们低头抽烟,眼眶湿润;女人们默不作声,掩面而泣——谁也不愿直面找不到孩子的事实。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她的幸福是和父母吃饭

除夕夜,蔡家的年夜饭还有两大桌人。这顿团圆饭吃得辛苦却很幸福,两个儿子蔡修明和蔡修通都是开车回来的。从甘肃平凉到浙江天台,整整开了28个小时。

21日中午,少了孩子的午饭无人顾暇,寻亲回来的人们,饿了就扒几口剩菜冷饭,筷碗随意地散落在桌子上。

在失踪的5名孩子中,只有12岁的蔡亚妮留守在天台,今年刚上初中的她,一篇《幸福无处不在》的文章得到老师好评,其中一句是,“我曾记得小时候我不懂什么是幸福时,爸爸回答我,幸福就是我、妈妈、还有你,一家三口在一起吃团圆饭。”

这个适应不了甘肃生活的孩子,4岁就离开了父母,被送回了天台老家和奶奶婶婶过,以至和父母每年吃一顿团圆饭,就认为是自己最大的幸福了。

67岁的蔡家奶奶总是拿着5个孩子的照片,说着说着就老泪纵横了,“这几个孩子中,我最疼亚妮了。她从小就跟着我们过,今年过年前,她还给自己挑了两套衣服,好看的穿上了,还有一套还没来得及拆下标签。”

亚妮的堂姐蔡亚飞称,几个孩子中,只有亚妮会讲天台话,其他几个孩子虽然能听懂,但她还是和他们讲普通话。

家人判断疑被熟人拐卖

陷入寻亲迷茫的蔡家开始去求证更为糟糕的猜想,蔡修通称,5名孩子可能被拐卖。

蔡修通表示,同谊村一个9岁的孩子,曾看到他们在18日下午在城洋公路上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因为松涛走得慢,和前面4个孩子拉开了一段距离,有个大人下来抱着他上了车。

蔡修通转述了孩子的说法,“他之前并不认识5名孩子,因为和他在路口一起放过烟花,所以记住了他们。”

21日下午,在城洋公路同谊村路口,杂草乱石中,还依稀可辨燃放过的烟花碎屑。由于9岁孩子几次表述燃放烟花的地点均不一致,天台警方未对此次说法给予肯定。

蔡修通堂弟蔡林称,很有可能面包车上有熟人,不然的话,5个孩子不可能这么轻易地走了。令人担忧的是,5个失踪孩子身上带了不到50元钱。蔡亚飞称,“如果自己走去别的地方了,带着这些钱也走不远。”

留守儿童变得格外谨慎

上三高速台州洋头出口,左转3公里,便是下路王村。

通向村口的双向车道,这些天不时有悬挂辽宁、江苏等外地车牌的车辆因为返乡而让城洋公路变得拥堵,偶尔还得小心路边摆满的废旧轮胎。在新年伊始,下路王村也经历着一年最热闹的时光。

7岁的杨与开和一群孩子聚在一起玩耍,看到记者走来,孩子们一哄而散,嘴里嘟闹着,“不和陌生人讲话。”

和走失的蔡亚妮一样,杨与开从小就和奶奶许春芳生活,爸爸妈妈已在前天回到了徐州,继续经营着他们的橡胶生意。许春芳称,村子里平常都很冷清,见不到年轻人,他们都去外面做橡胶生意了。能看到的,通常只是老人和孩子,还有就是外地的务工人员,都不认识的。

同样是出于留守儿童的孤单,杨与开之前还经常和蔡亚妮一起玩耍,“姐姐走丢了,好可怜。”许春芳称,蔡家的事情发生以后,就不让孩子和陌生人说话,也不让他走出自己的视野范围之外。相关数据表明,台州外出的务工人员不下于17万人,而这个庞大的基数底下,是不在少数的留守儿童。

警方将按特大案件侦查

有关5名孩子的疑似线索这些天纷至沓来。

蔡亚飞称,最远是从福建打来的电话,而前天被寄予厚望的宁海车站线索,现在也已经被排除了。只要有5个孩子的消息,不管是真是假,家人都会想办法去核实。

昨日下午,天台县公安局就“2·18”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该局政委王燮蛟表示,截至到昨日,已经有包括50余名巡特警在内的100多名民警介入此事调查,目前警方正在全面开展搜寻工作,全力核实排查一条条线索。台州警方将以天台为重点,进一步扩大搜寻和排查范围,按照重特大刑事案件的侦查要求,进一步加大侦查力度。

与此同时,天台警方昨日已经抽取了失踪儿童家属的DNA样本,以便在更大范围精确寻找5名失踪孩子。

天台五名儿童离奇失踪回家路

21日22时,天台县公安局发布悬赏令:在目前事件性质尚不明确的情况下,为进一步扩大线索来源,鼓励和发动广大群众为查清该事件提供线索,警方决定悬赏5万元,征集有价值线索。

空旷的院子已经两天没了孩子的欢笑声。

20日,正月初七,天台县下路王村蔡家,门口悬挂的大红灯笼,在天色暗下的时候已经亮灯,来不及打扫的烟花碎屑散落一地。虽然过年留存的喜庆气氛历历在目,却掩盖不了蔡家从所未有的焦虑。

就在正月初五,蔡家的孩子丢了,直至昨日记者发稿时,五个结伴出门的孩子仍然杳无音讯。在天台警方出具的失踪孩子名单中,最大的孩子13岁,最小的孩子仅7岁——他们留给蔡家的,除了漫无目的搜寻,还有日渐沉重的担忧。
最后的招呼

蔡修明是此次最小失踪者的父亲。

他的孩子叫蔡松涛,过了年才7岁。其他四名失踪者,是他三弟蔡修通的孩子,分别是13岁的蔡康妮、12岁的蔡亚妮、10岁的蔡丹妮、9岁的蔡斌彬。

23年前,蔡修明已经远赴甘肃平凉打工,现在经营着五金和橡胶生意。蔡称,主要做中策橡胶厂生产的三角带,他的两个弟弟也已经在甘肃打工20年了,生活都还不错。

去年腊月二十一,蔡修通和老婆带着三个孩子,开着皮卡车回家过年——这让留守在天台的蔡亚妮很开心。据她读大学的堂姐蔡亚飞回忆,“亚妮是爸妈唯一一个留在天台的孩子,出生没几个月就送到奶奶身边,这些年都跟着奶奶过,每年最多也只能见到兄弟姐妹们一次,这次听说他们要回家过年,她早早地整理了房间,等着他们回来。”

按照蔡家的行程,正月初六上午,他们就要开赴甘肃。一年才见他们一次的蔡亚妮有些不舍得。正月初五下午2时,蔡亚妮告诉奶奶,和弟弟妹妹出去玩一会,“一个小时就回来。”

没想到这短短的一个小时,让照顾亚妮12年的蔡家奶奶,成为最久一次分别的开始。

最后的目击者

蔡修明开始并不担心自家的孩子会走丢,“在甘肃平凉时候,蔡松涛胆子就特别大,经常一个人玩到天黑回家,即便一个人出去,也不会走丢,况且我的手机号码他也能背。”

蔡亚飞一开始也只是认为孩子玩疯了,“在回天台的车上,松涛就惦记着斌彬,说要和他一起放烟花——家里人不让松涛放烟花,大前年炸伤了眼睛。”

直至年初五天黑,五个孩子都没回家,蔡家人急了。他们开始发动全村人找孩子,在仅有500人口的下路王村,孩子不见了的消息迅速传开,几乎所有在村里的人们,都加入寻找孩子的队伍中。

蔡家奶奶回忆,亚妮在邻近的同谊村有同学,那天就是说去找同学了。

同谊村距下路王村仅一公里,在天台警方事后的调查中,他们要找的同学,当天并不在家,他们没有遇到。同谊村一村民称,当天下午三点左右,看到过这五个孩子,讲的都是普通话——而蔡家人获得这五个孩子最后的确切消息,也至此为止。
不放弃最后的希望

蔡家人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

一个细节是,大年初六凌晨三点,亚妮的爷爷奶奶看着寻亲回家的李氏兄弟睡下了,于是偷偷开着电瓶车,一直找到早上7点才回家。

与此同时,大年初六清晨,蔡修明在当地张贴了近百份寻人启事以及通过网络等多种途径进行寻亲。蔡亚飞称,昨天下午,有人称在宁海车站看到有像亚妮的孩子在买车票,家里人就马上赶了过去,现在还有10多辆车在外面找孩子。

19日中午,天台县三合镇通过农民信箱短信平台,多次向辖区内发送寻人短信。目前,天台警方已经介入此事调查,当地公安局副局长庞华辉表示,“将举全局之力,不惜一切代价,寻找失踪孩子”。

一个能让蔡家人暂时得以安慰的消息是,在近些年,天台未出现过拐卖儿童的案件——他们也不希望自己是首例受害者。

(杨蓥晖 李苾罡 周璐彦/杭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