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芦笛:毛泽东影响苏共武力解决匈牙利纳吉事件

p100222103
1956年匈牙利事件期间有2000多人死亡,几万人受伤。

原题:看毛澤東怎樣在匈牙利事件中顢頇攪屎

【按】這是我正在寫的《野蠻的俄羅斯》的一段,寫出來後拿不定主意是否該把它放到《治國白癡毛澤東》中去,想了想,主旨還是談那反世界的衰落的,所以似乎還是放在《野蠻毛子》中比較妥當。

1956年2月25日,有“兄弟党”参加的苏共20大在开了10天后,在名义上结束。但在这一天,代表大会召开了一个不邀请“兄弟党”代表团参加的内部会议。赫鲁晓夫在会上作了长达四小时的发言,那就是著名的“秘密报告”。

绝大多数代表们对报告内容事前一无所知,斯大林仍然是他们心目中的伟大领袖,报告对斯大林的可怕罪行的无情披露,对他们不啻晴天霹雳。在长达4小时的时间里,全场始终笼罩在死一般的沉寂之中,《共青真理报》主编一连服了五片硝酸甘油,以防突发性心肌梗死。当会间休息时,代表们走到阳台上去休息时,都觉得很尴尬,彼此不敢对视。当会议终于结束,人们离开会场时,大厅里只听到一片“哒,哒,哒”(俄语“是,是,是”),表明代表们是何等心烦意乱,不知如何是好,对任何问题都只能随口称是。

当天晚上,苏共人员向东欧党的代表团们用记录速度念了秘密报告,以便让会众把它记录下来。波共党魁贝鲁特当时害了肺炎,住在克里姆林宫医院里。他收到那报告后,在阅读时受到极度强烈的刺激,致使心脏病突发,不久后便不治身亡。继任的波共第一书记奥哈布说,那报告“就像大锤打在头上”。

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的确像个大锤,给那个反文明世界敲上了第一枚棺材钉。它给国际共运、苏共乃至赫鲁晓夫本人,都带来了空前沉重的打击。无论是国际共运,是苏共,还是赫鲁晓夫,都再未能从那打击中恢复过来,从此走上了下坡路。奇怪的是,当时苏共领导中除了卡冈诺维奇外,似乎没谁预见到秘密报告必然引发的连锁反应,然而到最后,就连他也改变了立场。始终坚持反对清算斯大林的罪行的只有莫洛托夫与伏罗希洛夫,然而那主要还是因为两人在斯大林的罪行里卷得最深,怕受到连累,并不是因为预见到了披露斯大林罪行必然给全球共产事业带来致命打击。

赫鲁晓夫本人则热衷于推行“去斯大林化”。他天真地相信,党中央清算斯大林的罪行,必能使苏联人民认识到党的英明伟大,因此更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迫于政治局同僚的压力,他不能不在秘密报告中特地交代大会代表:

“我们不能让这事泄露出党外,尤其不能泄露到媒体上去。就是为此,我们才在党代会的内部会议上谈论此事。我们必须知道限度何在,不能给敌人提供弹药,不能在敌人眼前暴露家丑。我想,大会代表们是会理解并恰当分析这些问题的。”

然而他却不遗余力地让苏联人民知道这事。秘密报告被大量印发,仅在首页标明“不得发表”,而不是“绝密”或“机密”,不但传达到苏共的每个党支部,还向各级共青团组织会议上作了宣读,就连党外人士也被邀请去听传达。赫鲁晓夫是真下了决心,要和斯大林主义彻底决裂,并指望得到人民的热烈拥护。

赫鲁晓夫甚至告诉波兰共产党(称为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宣部头目,说可以发表他的秘密报告。他还不顾波共中央内许多人的反对,逼迫波共中宣部印刷并下发报告的波兰文本。波共决定印刷3千份,但印刷工人却私自多印了1万5千份,文件因此在波兰人民中广泛流传,并为美国中央情报局获得,国务院将它交给《纽约时报》发表,于是全球都知道了斯大林犯下的骇人听闻的罪行。

这个重磅炸弹立即触发了所谓“波匈事件”。东欧是不折不扣的苏联占领区,那儿的所谓社会主义政权,本来就是在苏联强奸犯大军的刺刀下建立的,人民本来就对征服者极度不满。傀儡政权被斯大林扶上台后,更按照他的命令,强制推行了苏式农业集体化、重工业化、“肃反”等一系列残民运动。于是,人民对共产党暴政的痛恨,便与本国内源远流长的对俄罗斯征服者的民族仇完美地融合为一。

不难想象秘密报告在这些斯大林主义者统治的国家中引起的强烈震荡。在波兰,传达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的基层会议常常变为反苏集会,与会者愤怒声讨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以及克里姆林宫新沙皇斯大林的滔天罪行。6月28日,波兹南的工人阶级走上街头抗议,和平示威迅即演变为暴力冲突。愤怒的工人们夺取了武器,攻占监狱并释放了囚犯们。当局出动正规军后才恢复了对该城的控制。此后,波共领导作了调整,把开明派哥穆尔卡选为第一书记。为了消解民族仇恨,恢复民族尊严,哥穆尔卡抵制了赫鲁晓夫等人的巨大压力,将苏军元帅罗科索夫斯基踢出政治局,礼送回苏联(罗虽是波兰人,却在1918年便加入了苏联红军。战后,斯大林让他出任波共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副主席兼国防部长,使得他作为苏联人强加给波兰的儿皇帝,成了波兰国耻象征)。他更拒绝按莫斯科定下的调子将波兹南事件谴责为帝国主义阴谋,却肯定了工人行动的正义性,终于和平化解了全国危机。

匈牙利出现的危机可就没有那么容易化解了。波共前领袖贝鲁特(就是那个被秘密报告直接吓死的同志)还比较聪明,对莫斯科来的命令阳奉阴违,尽可能在不开罪斯大林的前提下,抵制其灾难性政策。他借口波兰国情特殊,天主教势力雄厚,始终没有在波兰实行农业集体化,因此波共的民愤并不是太大。但匈共(时称“劳动人民党”)领袖拉科西则是斯大林的忠实走狗。他逼真拷贝了斯大林在大清洗中的作法,搞了一系列轰轰烈烈的“表演审判”(show trials),甚至比苏联本国闹得还更邪乎,连苏共新领袖们都看不下去。如贝利亚骂的那样,一个只有950万人口的小国,竟然有150万人遭到迫害。

匈牙利的经济更是一团糟。战后,匈牙利政府同意向苏联、捷克斯洛伐克与南斯拉夫付出3亿美圆的战争赔款,并承担养活苏联驻军的财政负担。巨额赔款高达国民岁入的19-22%。1946年,匈牙利货币贬值,引发了高通胀。因为参加了苏联组织的“经互会”,匈牙利既不得接受接受马歇尔计划的慷慨援助,也不得与西方国家作生意,无法靠外援或外贸来纾解经济困难。拉科西更以“优先发展重工业”与农业集体化破坏国民经济。GDP虽有增长,却被他大量用于建立昂贵的重工业企业,国家债台高筑,粮食供应紧缺,国民生活水平江河日下。1952年,工人阶级与其他雇员的生活水平仅为1938年的2/3。 真正是民不聊生,民怨沸腾。

莫斯科自己的政策变来变去,反复无常,却强求仆从国与宗主国保持高度一致,甚至直接任命仆从国领导人,更造成了匈共内部的重重矛盾与巨大混乱。因为拉科西是臭名昭著的“匈牙利的斯大林”,斯大林一死,苏共政治局委员们就把他召去,如同骂儿子那样,轮番痛骂之,命令他启用老革命纳吉同志为部长会议主席,改变政策。但两年后,主张扩大消费品生产的马林科夫斗不过赫鲁晓夫,丢掉了总理职务,拉科西便以纳吉持与马类似的主张为借口,向纳吉发难。官司打到莫斯科后,苏共领导又翻转了原来的立场,反过来支持拉科西,纳吉被迫下台。苏共20大后,莫斯科强迫拉科西下台,却让另一个斯大林主义者格罗接任第一书记,而不是让深孚民望的纳吉复出。西方学者指出,如果苏联在拉科西下台后便启用纳吉,形成类似波兰哥穆尔卡的领导核心,则匈共也不至于在后来事变猝发时内部四分五裂,使得局势完全失控。

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传入匈牙利后,立即引发了大规模群众示威。拉科西不得不给被他杀害的匈共前副总书记拉斯洛平反。7月间,拉科西黯然下台。政局的剧变鼓舞了人民,大学生和知识份子中成立了许多讨论时局与政治的沙龙,吸引了大批参加者,起到了很大的影响,其中最著名者,便是为咱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至死念念不忘的“裴多菲俱乐部”。10月6日,被拉科西枪决的拉斯洛被政府以隆重仪式重新安葬,首都10万人民自发出席葬礼,哀悼人民的好儿子胡耀邦。10月19日,苏联终于与波兰哥穆尔卡达成妥协,同意减少苏联在波兰的驻军,并在双边贸易中作出让步。这一消息极大地鼓舞了匈牙利人民,他们相信苏联也会对匈牙利作出类似让步。

10月中旬,各高校抛弃了官办学生会,恢复了被拉科西取缔的民主选举的学生会(匈牙利版“高自联”)。10月23日,20多万人在国会大厦前和平示威,要求国会接受作家协会与大学生们提出的改革主张。当晚8点钟,格罗发布广播讲话,谴责了作协与大学生的要求。愤怒的民众因此推倒了高达9米多的斯大林的青铜雕像。与此同时,大批民众在布达佩斯广博电台大厦前示威,并派代表团进入大楼,要求电台广播他们的要求。守卫该大楼的国家保卫局的部队扣留了他们,并向示威民众开枪,打死打伤大批群众。被激怒的群众以暴力行动回敬政府的暴行,推翻并烧毁警车,占领军火库并夺取武器,派去镇压暴民的匈牙利军队士兵也撕掉领章帽徽,加入起义暴民。

匈共党魁格罗吓破了胆,于当晚请求苏联出动驻军帮助镇压革命。24日凌晨两点,苏联坦克进入布达佩斯,迅速占领了城内要地。武装起来的人民开始建筑街垒,进行巷战,但他们的攻击重点还是民愤焦点——国家保卫局的特务部队。24日白天,后者再次在党报机关大楼内向赤手空拳的民众开枪,再度引起民愤。武装民众随之攻占了该大楼。当天,纳吉再度出任政府总理,发表广播演说,承诺重新开始三年前被搁置的政治改革,呼吁终止暴力行动。

10月25日,国家保卫局部队在国会大厦屋顶上向下面的示威民众开枪,打死至少100名平民,引起苏军误会并予以还击。武装民众趁机对国会发起进攻,政府因此倒台,格罗和前总理秘密逃往苏联。新政府由纳吉担任总理,卡达尔担任第一书记。28日,停火实现,骚乱基本结束。30日,苏军大部份撤出布达佩斯。

至此,匈牙利的人民革命尚有获得类似波兰式和平解决的希望。不幸的是,毛泽东反复无常的颟顸搅屎,致使局势急转直下,使得事变不能不以武力镇压终局。

斯大林死后,国际共运教皇位置出缺。毛泽东认为,论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这位置非他莫属。虽然他彻底缺乏世界知识,驻外使馆又没有能耐搜集情报,准确判断形势,他却要出来充当“社会主义阵营”的事实盟主了。实现这一战略目标的途径,便是挺身出来作东欧仆从国的辩护人与保卫者,调停与仲裁他们与莫斯科之间的冲突。

在波兹南事件发生后,苏联一度准备派兵镇压,但赫鲁晓夫亲访波兰后,意识到局势并没有大使馆通报的那么严重,便取消了原计划,决定向波兰作出让步。毛泽东在事后对波兰驻华大使作了点调解,表示支持波共的纲领,还盛赞哥穆尔卡的政治智慧,赢得了波兰人的好感。另一方面,赫鲁晓夫也觉得需要中间人的调停来弥合苏联与波兰的分歧,于是便请中国派出代表团,到莫斯科去参加苏联与几个东欧仆从国的会谈。

刘少奇率领代表团与赫鲁晓夫会谈时,秉承毛的意思,建议苏军继续留在波兰和匈牙利等东欧国家,保持华沙条约,警惕反革命,双方对此达成了共识。但多变的毛泽东迅即改了主意。10月29日,他要刘少奇告诉赫鲁晓夫,苏联应该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撤出驻军,让这些国家独立自主,并建议苏方公开声明不干涉别国内政,相互平等,经济、组织等问题由各国自己决定。 这一意见为苏共领导听取,政治局议决从匈牙利撤军并与该国谈判,就连死硬派莫洛托夫与卡冈诺维奇也同意了这主张。10月30日,苏联政府发表声明,承认苏联政府“犯了巨大的错误”,“违反了社会主义国家之间平等的原则”,并保证“尊重每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完全的主权”,甚至表示:“苏联政府准备就在匈牙利的驻军问题,与匈牙利人民共和国以及其他华沙条约缔约国开展谈判。”

西方学者指出,如果苏联政府10月30日的声明早几个月发布,那么后来根本也就不会有人民革命。然而在骚乱发生之后再发表这种声明,便只能起到火上加油的作用。受此鼓舞,本已趋于平静的革命群众再度焕发斗志,到处搜寻国家保卫局的特务并私刑处死他们。在这激进的气氛下,纳吉为了保持在群众中的威信,不能不变得也更激进。在苏联政府发表声明的同日,他宣布匈牙利准备退出华沙条约组织,要求与米高扬和苏斯洛夫就苏军全部撤出匈牙利的问题开始谈判。

大概就是这又使得毛泽东再度改了主意。当晚,应中共代表团要求,中苏领导人举行了紧急会晤。刘少奇和邓小平明确表示,不能让匈牙利政权落在敌人手里,苏军部队应当回到布达佩斯,坚决维护人民政权。匈牙利的问题不同于波兰问题,已经具有反革命的性质了,必须想办法加以挽救。中方的意见再次影响了苏共领导的决定。10月31日,苏共主席团在讨论了一整天之后,终于决定出兵,镇压匈牙利人民革命。

11月1日,苏军越过东部边界,大举入侵匈牙利。纳吉闻报后立即召开内阁会议,决定向世界宣告匈牙利中立,退出华沙条约,请求布达佩斯的外交使团与安理会秘书长帮助匈牙利捍卫其中立。然而这一切努力丝毫没有用处。强大的苏军在几天内便粉碎了人民的自发抵抗,占领了匈牙利全境。躲进南斯拉夫大使馆的纳吉终于被抓到苏联去,在那儿被秘密处决。事变平定后,一共有22,000名匈牙利公民被判刑,13,000名被囚禁,数百名被处决,约有200,000名难民逃到了西方。

苏军悍然入侵匈牙利,大批难民逃往西方,使得苏联乃至国际共运的声誉在西方一落千丈。不但西方的自由派知识份子因此丧失了对苏联的同情,公开谴责苏联入侵,就连西欧共产党也发生严重分裂,意共、法共和英共都有若干党魁公开谴责苏联,因而退党或是被开除出党,更有大批党员纷纷退党。

国际共运遭受的这一挫败,跟世界人民的伟大领袖、未遂共运教皇毛主席作出的贡献分不开。国内学者沈志华指出,毛泽东之所以先主张苏联让步,和平解决分歧,后主张镇压,乃是他原来认为匈牙利是反对苏联的大国主义,而后来则是要背叛社会主义,其实这估计完全错了,“纳吉本人及其政府固然在处理危机时缺乏远见,举措失当,但从来就没有背叛社会主义,至于后来脱离华沙条约组织,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苏联武装干涉的做法逼出来的。”

当然,没有证据表明纳吉不是真诚的共产主义者,然而在我看来,波匈事件反映的是人民对共产暴政的痛恨。它们之所以发生,直接触媒就是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在那报告传到西方之后,至少是在知识份子中,苏式共产主义便从此失去了欺骗力。没有哪个心智正常的人还会相信,一种疯狂到连同志都要大肆屠杀的独夫领导的事业可以是正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