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尼公路打开尼泊尔北大门

p100222102
沙拉公路建成后将成为拉萨和加德满都之间又一条主要通道。

在尼泊尔北部与西藏接壤的边境地区,开山辟路的炮声不时震破喜马拉雅山的寂静。

吉隆河畔,中国施工队在修建沙夫鲁比西 – 拉苏瓦公路,简称沙拉公路。

这条17公里长的公路是尼泊尔政府2001年向中国政府提出的援建项目,金额2千万美元,2008年开工,预计2011年完成。

公路的两端分别连接当地现有的公路和中尼边境的吉隆口岸。建成后,向北可以通过中尼国际公路(318国道)进入中国西南部的陆路交通网,向南可以经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再转入印度和南亚的陆路交通网。

第二通道

承接沙拉公路修建工程的工程队工程师张鹏(音)说:“中国人说,要想富,先修路。”

这条公路修成后,当地的经济会有较大发展,生活水平也会提高。

尼泊尔的这个地区是休闲旅游、登山野足的热点。修通公路后,经贸和旅游活动预计将显著升温。

在中尼边境这一段的西藏一侧,吉隆镇到318国道之间也在铺公路,把樟木口岸和目前主要承担小额边贸的吉隆口岸连接起来。

一千多年前,吉隆就是西藏和尼泊尔之间的通商和交通要道。

直到现在,边民还是背着背篓、牵着牦牛、骡子跋涉在山间古道上。

古道通天

就像35岁的尼泊尔人明玛·多尔吉·加勒。他从孩提时就开始在这条小道上往返。现在,他从西藏边贸市场背回来的经常是中国产的白兰地。这些东西拿到尼泊尔的集市上可以卖得很好。

他告诉到当地采访的BBC记者:“这条路修好以后,我就不用背着这么重的东西在山里爬上爬下了。”

他和他的朋友们去一趟边贸市场往返需要两天。

他们这个小小商队里负责牵牦牛的是其中一人的女儿,才五岁。

加勒望着跟羊肠小道平行的正在修建的沙拉公路,想象将来他可以开车来回运货,他的孩子们也可以不必跟着牵牛牵骡,而可以在家上学。

他说:“下一代的生活会比我们更好”。

战略意义

在公路北端,边境线的那一侧,西藏当局对吉隆口岸也有雄心勃勃的计划,要把那里建成经济合作区,内设生产加工和贸易区。

据中国西藏新闻网报道,这个计划已经提交国务院批准。

沙拉公路南端,连接沙夫鲁比西镇和加德满都的公路,也将在亚洲开发银行支持下升级。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韩华说,基础设施条件具备了,如何妥善利用是个关键。

尼泊尔商人明玛·多尔吉·加勒从小就背着背篓作边贸。

她说:“如果处理得好,那就三方俱赢。”

分析人士指出,沙拉公路建成后,可以说是拉萨和德里之间最直接的陆路交通线。

深处内陆崇山峻林中的尼泊尔一度主要依赖印度与外部世界通商和往来,与中国的交往直接牵连到它的对外门户通道的开与关。印度可以随时中断对尼泊尔的物资供应。

工业落后的尼泊尔欢迎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希望公路和铁路将可以提振本国经济,尤其是在北部山区。

但是,BBC驻尼泊尔记者说,加德满都为此也要付出政治代价。

政治代价

夹在中国和印度这两个经济腾飞的大国中间,尼泊尔一度非常依赖印度。它同时也要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

自从这个喜马拉雅山地国家2006年废除君主制,改为民主共和国,而且尼泊尔共产党通过选举在议会占据了多数席位之后,尼中关系显著升温。

2009年9月,英国《卫报》发表伊莎贝尔·希尔顿的评论文章说,北京对加德满都施加压力,使那里的西藏难民处境维艰。

在尼泊尔有很多藏人定居,他们中许多是60年前逃离西藏的难民及后代。从1990年以后,尼泊尔政府开始禁止西藏人在那里登记成为难民,但他们仍然可以转道去印度。

文章说,尼泊尔当局使第三国接纳在尼的西藏难民变得更加困难,而且在尼泊尔的藏民几乎成了“黑户”,不能合法拥有房地产,不能履行,不能升学,不能驾车,不能拥有生意,也不能为出生在尼泊尔的子女登记。

现任总理内帕尔说,尼泊尔向中国政府明确表示,尼泊尔不允许流亡藏人在尼泊尔活动。

他说:“中国关注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西藏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对华政策始终保持一致,承认一个中国,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尼泊尔的土地上不允许有反对中国和西藏的活动。”

BBC在尼泊尔的记者说,身居偏僻山区的藏人似乎对这个政策并没有什么抱怨。

一位有一半西藏血统的尼泊尔登山导游塔芒说,提高当地人的生活水平比政治更重要。

他说:“汉人占领西藏后,有人告诉我们说汉人很粗暴无礼,诡计多端。但我自己去西藏时看到的是他们在那里到处修路,盖房子,人们生活更安逸。”

印度关注

印度对中国在边境地区的活动始终保持警觉。虽然两国已经就边界问题在进行谈判,双边关系中增加了更多关系到共同利益的国际事务因素,经贸往来也在逐年发展,但印度仍有不少人认为中国在西藏修公路铺铁路对印度国防安全构成隐患。

目前争议声最大的还是围绕铁路项目。

中国官方的环球网2009年报道说,尼泊尔总理内帕尔表示希望中国的青藏铁路能延伸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以促进双边贸易往来,印度立刻做出反应。

印度媒体报道说,尼泊尔政选择将中国作为新的伙伴,以此制衡印度。

韩华教授说,作为在两个大国之间求生存的小国,利用制衡作用也很自然。关键是这种三方互动能否在不触及各自核心利益的情况下,激活地区的发展,使三方都成为赢家。

“比如,印度如果借此机会跟尼泊尔在铁路、公路等交通基础设施方面加强合作。如果能带动这样的活动,不光对尼泊尔有好处,也可以激活中国西南部和印度东北部的经济活动,”她解释说。

她补充说,这在某种程度上讲是件好事,不过战略上需要两个大国在决策时考虑到对方的关切、关注和利益。

喜马拉雅山不再成为亚洲陆路交通网上的天然屏障之时,尼泊尔作为一个主要交通枢纽,很可能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也将因此改观。

(英国广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