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盛友:六四罪痛反思

p0903071261
本文作者谢盛友,1958年出生于海南岛文昌县,中山大学德国语言文学专业学士(1983),德国班贝克大学新闻学硕士(1993),1993-1996在德国埃尔兰根大学进行西方法制史研究。著有随笔集:《微言德国》、《人在德国》、《感受德国》、《老板心得》、《故乡明月》。1994年荣获台湾中央日报征文首奖(《中国人的代价》)。现任欧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华友集团总裁,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德国班贝克大学企业文化专业客座教授。

当年发生六四时,我们都身在欧美,我们当年没有回去,没有尽我们的能力去阻止政府开枪,我们竟然还能活着,我同样有罪。如果今天还有人认为,当年政府用坦克镇压学生是正确的,那么是罪上加罪。如果我们不反思不书写表达不呼吁,更是罪上加罪。

“非政府组织”并不是非法组织。民间社团发达程度,是衡量公民社会是否成熟和民主法治是否健全的主要标志之一。

建议在中文话语里取消“非政府组织”这个概念,使用“互益性社团”这样的概念。

我的罪在哪里?

希腊语词汇ἁμαρτία(hamartia)经常被翻译为“罪”。在古典希腊语中它的意思是“未中标记”或“未中目标”。射击未中目标,就是罪?顶多是遗憾罢了,顶多是不完美罢了,怎么能是罪呢?其实不完美,就是罪。

德国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Karl Theodor Jaspers , 1883 – 1969 ) 在其著作Die Schuldfrage《(纳粹德国)罪过问题》(1946) 中把罪过分成四类:

第一种是刑法罪过,它侵犯的是法律。审判这种罪过者是法院。

第二种是政治罪过,它源自参与罪恶的政治制度。审判这种罪过者是胜利者(如果独裁政权被推翻)。

第三种是道德罪过,它关系到个人的错误行为。审判这种罪过者是自己的良心。

第四种是形而上学罪过,指的是不能尽自己的责任去维护文明的人性。审判这种罪过者是上帝。

雅斯贝尔斯所说的四种罪过分属两个不同的领域,前二者属于公众领域,后二者则属于私人领域。而前面三种罪过,很容易理解,很难理解的是形而上学罪过。根据德文原文 (Wenn ich nicht tue, was ich kann, um es zu verhindern, so bin ich mitschuldig.),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如果我不能尽我所能去阻止这些罪行,那么我同样有罪。

比如,我们经历的六四,李成和我一样,当年发生六四时,我们都身在欧美,我们当年没有回去,没有尽我们的能力去阻止政府开枪,我们竟然还能活着,我同样有罪。如果今天还有人认为,当年政府用坦克镇压学生是正确的,那么是罪上加罪。如果我们不反思不书写表达不呼吁,更是罪上加罪。

罪上加罪,罪堆积起来,罪就形成了一座罪的监牢,我自己把自己关入这座监牢。这座监牢的牢门是关闭的,我从内部已经没有可能打破监牢的牢门。

面对这座罪的监牢,我不但需要,上帝帮助我如何走出牢门,更重要是需要上帝帮助我思考,我到底是怎样一步一步地走到无法破门而出的地步?

自由是一种力量,依靠这股力量我可以完成我自己想做的而且必须做的事情。我失去这股力量时,我就失去了自由。我一生只做两件事: 做自己有能力改变的事情; 包容自己没有能力改变的事情。但是我缺乏智慧判断以上两样事情,所以我需要,上帝除了给我自由、给我力量以外,还要给我智慧,我该做的事却包容了,我就是犯罪。

建立公民社会

英国大学者阿克顿 (Lord Acton 1834–1902)说“历史的教训就是,所有的人都不会从历史的教训中,真正学到教训。”

不反思自己的罪,就会重复犯同样罪。

90年代中期的犹太人,事隔50年后,突然间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个追忆往事运动,也把德国的反法西斯教育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

如果我们度过了疗伤过程,我们必须开始逐步追忆过去的罪痛。

北京取缔“公盟”是我六四之后最感到罪痛的一件大事。

2009年7月14日北京国家税务局和地方税务局以偷漏税为由,取缔了“公盟”,几天之后,再次取缔一家非营利机构“益仁平中心”,理由是,北京“益仁平中心”涉嫌非法出版《反歧视通讯》,并免费分发。

“公盟”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非营利性的互益组织,其成员包括许志永、腾彪、浦志强和李方平等众多维权律师。其顾问多为中国著名法学家和著名经济学家,包括:江平、茅于轼和贺卫方等 。“公盟”一向为民间弱势团体提供援助,自成立以来,曾经参与了一系列大案要案的诉讼:孙志刚案、陈光诚案、南方都市报案、毒牛奶案、邓玉娇案等。

“非政府组织”并不是非法组织。

在中国是一党独大,党就是政府。而且,共产党“代表了广大人民的利益,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和先进的文化。”在这样的长期教育下,“广大人民”跟着执政者画等号:共产党等于政府;政府等于合法;非政府等于非法。

“非政府组织”(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缩写NGO)的定义来自美国,是指一个不属于政府、不由国家建立的组织,通常独立于政府。

在英国,对民间组织一般不用“非政府组织”这样的概念,类似“公盟”、“益仁平中心”这样的组织,一般称为“慈善组织”。

在德国,任何民间组织都是互益性(gemeinnuetzig)组织,分为登记社团和非登记社团。登记社团在法院注册后,同样在税务局备案,经税务局审核后,登记社团再分为“营利组织”或“非营利组织”。获得“非营利组织”认可的社团,享受免税(社团本身不用缴税、捐款者获得免税证明)待遇。

大家最熟悉的TÜV(技术监督协会),是德国民间根据技术监督制度而建立起来的权威互益性机构。经常在德国超市购物的朋友们,肯定会发现很多商品的外包装上都印有“商品测试基金会”(Stiftung Warentest,简称StiWa)的鉴定标志,德国商品测试基金会也是民间的权威互益性机构,该基金会每月出版专刊,通过对商品客观的统一鉴定,定期公布测试结果,给予消费者全面的市场信息。

民间社团发达程度,是衡量公民社会是否成熟和民主法治是否健全的主要标志之一。

中国互益性社团的形成和发展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益仁平中心”这样的互益性社团倒是帮助中国社会稳定,对公民社会与和谐社会的建设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取缔它反而是制造社会矛盾、制造不和谐。

建议在中文话语里取消“非政府组织”这个概念,使用“互益性社团”这样的概念。

写于2010年2月21日

(作者赐稿)

抱歉,本文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