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江平:中国的法治处在一个大倒退的时期

p100221102
江平,1920年11月生,陕西商县人,1938年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政协常委,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政法大学校长。现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民商法生导师。

今天参加了一下午的会,听到了很多溢美之词,心里面说实在的很忐忑不安。我这个生日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次了,没想到孙国栋又举办了这样的一次。

应该说第一次祝寿是学术性的,后来是家宴,但我心里总觉得有一个缺陷,就是始终没有跟律师见面,或者说有些律师很希望能够参加这么一个祝贺生日的会,但是没有机会。我想今天也了却了这么一个心情、愿望,虽然大家的溢美之词我听得很扎耳,有些确实也是自己绝对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可能也是形势所造成的。因为现在我们国家法治的形势很严峻,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可能对我有更高的期待,但是我觉得自己各个方面不足还很多。

严格说来,改革30年我实际上做了一个我份内的事情,就是为私权而呼吁。因为我选择了民法、选择了私权,就是因为在中国的私权保护太薄弱了,或者说中国的私权在强大的公权面前,始终是处于弱势。这个私权可能是包括私人企业的权利,可能包括私人财产的权利,也可能是包括更广义的私权。

我讲三个问题,倒不是跟刚才大家所说的三个意见都一样。我讲的第一个私权是山西煤矿的问题,山西煤矿表明了对私人财产、私人企业的权利的侵犯,是和国家宪法的规定明目张胆地违背。

第二个就是李庄事件。那天武晓骥带着辩护律师跟我谈了很长时间,把当天辩护律师怎么参与李庄案件的全部过程给我讲了,听了之后是很气愤的。也就是说,你不管怎么说,从最简单的一个事情来说,程序正义都没有执行。证据没有拿出来,要求举证也不拿来看,而且很多证人也没有出庭。如果我们从证据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确实是存在的问题太严重。

第三个就是刘**案件。我听了刘**的案件,我觉得纯粹是一个言论致罪,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东西。我们国家在言论致罪这一点上一直都有传统,而这个传统如果今天我们仍然让它这么样下去,有正义感的人没有任何的态度可以表示的话,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或者说我们这些搞法治治国的人,我们在这点上,还让它听之任之,一点正义的声音都没有,我觉得这是很危险的。

所以,从我们国家现在的情况来看,我是觉得中国的法治处在一个大倒退的时期,或者说我们的法治建设、司法改革、政治改革都处在一个大倒退的时期。这是我所感觉到的第一个想法。

第二个想法,我最近两本书都用了“呐喊”这个字,头一本书是《我所能做的是呐喊》,最近出了一本书我自己亲自校对的,把以前的一些东西都系统地汇总了一下,名字就叫做《私权的呐喊》,这是首都人文科学100人的作品,就首都人文科学界来说,应该说在法学只有我一个。我为什么选择了“呐喊”这个字,而且我选择“呐喊”这个字是最近两年,一方面当然是受了鲁迅的启发,但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一点。我觉得选择“呐喊”很重要的一个思想就是,形势越来越严迫,也就是说外面的环境越来越难了。在这种情况下,就有必要“呐喊”,不管你用了什么字,“呐喊”是在情况比较紧急的情况下,人们去呼吁的一种声音。

我想用“呐喊”这个字,也说明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既要敢于斗争,又要善于斗争。我觉得在现今中国法治建设的情况下,把这两个东西很好结合起来,我始终在思考,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要么你是善于斗争而不敢表态,或者你敢于表态,有时候又失去分寸。因为中国的法治建设最根本的问题是党的领导的问题,是中国政治制度的基础,政治制度不改革,其他一切都不能改。政治制度不改革,你的法治、你的司法改革、你的任何东西都没有太大的成就。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动不动弄不好就容易“踩着线”、跨过禁区。所以如何在中国的情况下能够把这两个东西很好结合起来,既要敢于斗争,又要善于斗争,这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

我记得季卫东教授曾经写过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也引起了我的思考,他主要是讲:江平这个人为什么在中国现在的政治条件下又能够生存,还能够没有太“踩线”,虽然领导也重视你这个人,也考虑到你有一点要注意。我又是“线内”的人,我又是“线外”的人,所以这种情况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难点。我想我们现在都是应该在“线内”的人、“线外”的人之间把握住分寸,这能够更好一些。

第三个想法,中国的法治我仍然是总体抱着乐观态度的。我以前经常爱说的一句话,中国的法治是进两步、退一步,今天我仍然不改变这个观点。因为从私权的保护角度来看,中国的私权保障比过去是大大进步了,不用说在前30年,更不要说在文革的这10年,就是在改革开放的30年,通过了《物权法》这样的洗礼,人们对于私权保护的权利意识大大提高。成都自焚的案件也好,别的案件也好,已经表明了人们私权的觉醒,再加上我们律师在里面的作用,这种平民觉醒的意识那是非常厉害的。

我们在20年前,通过《行政诉讼法》的时候,在当时是很难设想通过一部《行政诉讼法》来保障私人的权利。而今天来说,不管怎么说,人们通过诉讼也好、其他方式也好,来维护自己应有的权利,这一点,可以说大家都懂得这个道理了,懂得了自己的权利是不能够受到侵犯的。可能有的地方私人权利保障还更超出了,可能某些地方滥用了。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强调保护私权,还是要强调两个方面:一个方面,私人的正当权利必须要保障,但是我们还是要注意不能滥用权利,我们把握住这点就行了。

所以今天我是非常感谢在座的各位,到现在还有这么多的人在这儿,虽然有些学者走了,但是我们的律师朋友有很多一直坚持到底。这也说明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刚才浦志强所说的,我们现在的律师队伍也好,我们现在真正关心中国法治命运的人越来越多,律师绝对不是仅仅为了挣钱,律师的觉悟中已经有很多是考虑到国家的命运、法治的前途、人权的保障。这样一些思想、这样一些主题,已经在我们脑子中生根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可喜的现象,我相信中国一定会有光明的未来,世界大势所趋,世界人权也好、民主也好、自由也好,这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全世界的人都在往前走,我们倒退只是一个暂时的,或者说某些人就在他在位的这些时间,他能够为所欲为,但是等他下台了,他就没有地位了,我相信这是真的。

(孙国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