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推墙族:黑人也有见人的权利

p091227122

杨继绳:所谓毛泽东苦难时期不吃肉不过是因为医生说猪肉胆固醇高,改成牛羊肉和鱼虾了。一份食谱如下:蒸鱼卜丁、铁扒桂鱼、煎(炸)桂鱼、软炸桂鱼、烤鱼青、莫斯科红烤鱼、吉士百烤鱼、烤青菜鱼、菠兰煮鱼、铁扒大虾、烤虾圭、虾面盒、炸大虾、咖喱大虾、罐焖大虾……

杨继绳:“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这是专制制度下必然现象。领袖的思想常被下面的人推向了极端。这时,领袖又出来说话,成为纠偏者,他显得比别人更英明,更清醒。

朋友今天从威海来。卧铺空空荡荡,可不找票贩子就是买不到票。我不恨票贩子,只恨那些不受监督的腐败垄断者。

“党和政府”的提法改成“党即政府”就准了,至于“党和人民”以后就不要提了,因为但凡这俩词在一块出现,不是没好事就是伪命题。

奥巴马:黑奴后代,达赖:最大农奴主。奥巴马称这次是私人会谈,我觉得他们确实有很多话要谈。

奥巴马想见谁见谁,黑人也有见人的权利。

陈志武说,“我有一个亲戚是卖豆芽的,他对我说:这些豆芽不能吃,用了激素,本来要五天才能长大的豆芽只要一天就长好了。本村人知道这些,都不去买这种豆芽,都是卖给广州,一卡车一卡车,一夜之间就到了广州的菜市场。”

有一朋友在两个城市开了两个演艺公司,称招收演员、模特等,目的是骗报名费。前来应聘者多到排长队。他朋友说:女大学生很多,她们单纯,好骗。美女也多,于是一边骗钱一边泡妞。我看过报道:北京类似公司也不少。某骗子还对她们洗脑,使之沦为奴隶。还让她们卖身。

上海磁悬浮:每年利息偿还3亿,收入1.2亿。

事情其实可以很简单。人家爱见谁就让他见呗。见达赖,够男人,你也要显示自己的魅力就见拉登嘛,这一见就把见达赖的那位比下去了。

干爷爷是个老红军,拉着我的手说:“孩子啊,不要在共产党手下做事,那个邓小平啊一家子都不是好东西,他女儿(指邓榕)到处骗名家的字画到香港去卖啊,卖了她父亲一半的声誉啊~还有他那大儿子(指邓朴方)开着军舰倒买倒卖国家的钢材啊……”

舔菊花这个事情就是要活到老,舔到老:MV《薄熙来,您好》。

千百年来,犹太人为这个世界贡献了无数伟大的灵魂和思想,贡献了追求自由的榜样,而我们这个民族根本没有灵魂。他们是因为优秀而惨遭迫害,而我们这个民族只是因为猥琐和利欲熏心而自相残杀了几千年,萧翰。

在我的印象中,改革开放前,中国杀得最多的是反革命、流氓强奸杀人犯和强奸犯。杀“反革命”把中国人思想上最强壮的那部分给灭了,杀“流氓犯”把中国族群中身体最强壮的那批人给灭了,结果现在的中国人,思想和精神都阳痿了。哈哈,此推不代表老杨头正常时的观点。

在我们家乡厕所看见的一个段子:老毛要我下乡,老邓要我下海;老江要我下岗,老婆要我下床。

在1949年占领南京后,南京市委请示对地下党的处理,中央回电指示的方针:“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经多方明查暗访,证实了是毛泽东亲笔的批示,一字不讹,而且不单只针对南京,而是全国性的。

全世界执行2390个死刑,中国就达1700.我看到这个数字就决定去参加会议,我想知道如下内容:一,中国人特别该杀,还是我们的法律体系喜欢杀?二,“合法杀戮”死刑能够防止犯罪吗?有科学根据和统计数据支持?三,中国离废除死刑还有多远?

海外华人无耻得要比在国内的华人多不知多少倍,他们自己享受着资本主义的优越感,不用承受国内人在党妈的折磨下的诸多不便,口口声声还为中国辩护,要不是我想装淑女,早就骂开了。

梁漱溟咏“臭老九” :“十儒九丐古时有,而今又名臭老九。古之老九犹叫人,今之老九不如狗。专政全凭知识无,反动皆因文化有。倘若马列生今世,也需揪出满街走。”

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把列宁流放到了西伯利亚,而列宁下令将已逊位的尼古拉二世满门杀绝,包括皇后、四位公主、十四岁的小王子,甚至连带1名御医和三名侍从,并毁尸灭迹。到底谁更狠?

批评政府是公民的权利,却是知识分子的责任 RT @thedragonparty (郭罗基语) 批评政党、批评政府不是反对政党、反对政府。反对政党、反对政府都不构成违法犯罪,批评政党、批评政府更是人民的正当利权。

经过中央台的大力推广和网友的共同努力,维语“亚克西”被迅速解析汉化并得到全面普及,进而衍生为汉语中的语气助词和动词。“亚克西”有作为“你妈逼”的同义词,在日常生活中广泛使用的趋势。

春晚刚完,央视开始筹备315晚会啦,这将是央视又一创收大项,春晚是给钱让你上,315是给钱让你不上。

子曰乐队鼓手张越去世 http://2.ly/m6h 许多人可能不知道子曰乐队,但中国人可能都听过他们那首歌:今年过节不收礼啊,收礼就收脑白金,啊啊啊~~

“表面上来看,我们似乎生活在共同的世界。事实上,我们是活在各自的心灵世界。我们有什么样的心,就决定我们看到什么样的世界。”(济群法师 《生命的美容》)

“我们在乎的事,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这种伤害程度,又取决于我们的在乎程度。有一分在乎,就会有一分烦恼,会受到一分伤害;有十分在乎,就会产生十分烦恼,会受到十分伤害。”

(中欧社摘编自“玩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