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饱醉豚:道德越高越无耻

道德本身不是坏事,某人遵守某些道德底线,把他变成一个别人可以信赖的人,一个可以合作的人,因为合作和交换有利于生存,这才是道德本身对生物进化的价值。人的良心是先天性的,并非后天灌输可以完全塑造或被完全磨灭,良心同样存在于其他的动物中间。这不是因为人或动物被什么道德文化诱发了良心的优化,而是因为合作机制本身就是一种具有生命力的机制。进化只承认某种设计的生存传播,而不关心这种设计本身的正义性或公平性或善良性或对人类的审美价值。

如果有一种基因让人永远付出而不求回报,这种基因只会浪费自己的生存资源而遭到淘汰。所以能够留下来的设计(或决定心理机制的基因组合),一定是一种寻求合作互利的机制,也就是说,双方在合作中总体上是一种付出少于获益的合作,这样的合作才有意义。合作本质上是一种交换。良心是这种交换得以存在的基础。或者说,所谓的良心,仅仅是为了避免导致互利交换不能成功而进化出来的一种约束。

现代人可以用金钱交换付出,但是在进化史上,在金钱出现之前,人类的交换是靠良心来进行的。良心的存在,是生物进化决定的,或者说良心是进化产物。

两性繁殖可以使一个生物群体的基因很快达到均匀化。一种基因组合出现在某个人的身上,也基本上会出现在另一个人的身上。所不同的是:这些相同的机制在不同的外界环境下演变出不同的反应系统。有些显得更自私,有些显得更无私。自私和无私都有存在的理由,这跟人的记忆力和鉴别力有关,如果大家都是鉴别力方面的傻瓜,几个特聪明的骗子就可以获利,这类骗子基因也越来越多,但是多到一定程度之后导致合作和交换不可能顺利,由此导致的损失超过欺骗得到的好处,这种太没有良心的基因显然不能成为主流。

一个完全没有信誉的人,对方对他的付出得不到回报,如果对方能够辨别出他是个这样的人,这种欺诈就不能得逞。大众的鉴别力或认知力越高,拙劣的骗子会越少,因为在得逞的一开始就会被人认出。这时候只有两类人继续得到好处:诚信的,或是骗术极高明的。有一种无意识的骗子,就是当时是内心极端纯正的,可以纯正到把自己感动出眼泪,但是转眼会变成另一种忘恩负义的人,这类人是最成功的骗子,他因为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没有伪装,是真诚的一幅赤诚君子模样,因为一切发自内心,而别人不能觉察他的骗局,因为他内外如一,确实没有骗人。这类无意识的骗子其实是最高明的骗子。

在爱情中,这类无意识的骗子最最普遍。几乎所有的男女都是这样的骗子,他们爱得死去活来,发自内心的誓愿厮守一辈子。但是数年之后,爱情消逝,移情别恋,这时候也是总有理由的。爱情上的热恋到厌倦,似乎算不上道德问题,因为这时候寻求到的理由也是真诚的。只是双方的缺点在热恋的时候都看不到或看到了却不会影响感情。其实从热恋到厌倦,只是某些神经兴奋和抑制的转换,仅此而已。让人失去理智冲昏头脑结婚生子,这样的机制才是人类得以生存延续的基础。

人总是需要一些理由满足自己的正义感,不能让自己老是生活在痛苦之中,因为价值观冲突导致不能迅速决策,并不是一种有利于生存的机制。所以,为自己的行动和背叛开脱,也是一种本能,在这个本能中他可能感觉到很愧疚,也可能丝毫感觉不到愧疚,这得看各种特定心理机制的激发阈值。

人类面临的问题,是用几十万年进化出来的肉体和心理机制生活在当代社会。人类基因变化不大,而社会环境变化太大,这种不适应也许一时难以调整,但是得有一个目标:就是让人产生舒适感。一种制度让你感到舒服,未必让我感到舒适,所以你歌颂的社会制度可能是我深恶痛疾的。

社会道德或许是为了协调这个社会而产生的一种文化。道德不是良心,良心是天生的,道德是后天的。有些道德是对良心的延伸和夸张。但是夸张到超越良心太多,凭良心我做不到的时候,这道德的可行性就大打折扣。

当这种一般人做不到的高道德变成一种衡量标准,因为常人达不到,能够符合这个道德标准的人成为一种特殊人物而受人崇拜,这时候道德本身就成为一种欺诈道具。我们看到的圣人都是高道德的,领袖需要塑造高道德形象,就需要通过宣传把领袖包装成道德圣人,利用大众对高道德的崇拜感获得领袖地位。在原始部落,人品表现是大家看得见的,不容易通过宣传机器制造出一个虚假的道德形象,那时候推举一个高道德的公正贤明的圣人当首领,是可以解决不少纷争,有利于整个部落的合作,因此这种道德崇拜机制可以进化出来。但是到了当代社会,媒体的普及使宣传成为一种很强大的武器,一旦宣传机构被某些人有效利用或控制,这种人类崇拜高道德圣人的生物本能就被骗子利用为欺诈大众的统治工具。

道德越高越无耻。当道德变成一种人人都不能遵守的东西,谁遵守这个道德就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可是为了社会地位和个人利益,又伪装自己是个可以遵守这些道德的人,于是每个人都成为虚伪的人。但是人总是愿意接受自己很下贱这个事实,总得给自己一个良好的心态和借口,没人愿意整天被自己的良心折磨,于是不得不抑制产生耻辱感的那些神经,于是人一天天变得无耻。

对我做不到的道德标准,我会毫不犹豫宣称自己不会去遵守。这并非表明我不愿意把自己打扮成一个高尚的圣人从中获益,而是为了让自己生活得舒适一些。我诚信方面的良心阈值比较低,一不小心就被触发,我也不大擅长做那种无意识的骗子,因为多年来性情和朋友都很稳定,说明我不是个善于改变的人。我公然宣称自己不会遵守我做不到的道德标准,是打出旗帜,寻找同盟——我们不是愿意和道德骗子合作的人。

本人智商高到可以辨别大多数的有意识的骗子,难以容忍一些高明或不高明的道德骗局。让这些骗子处于脱光衣服的赤裸裸状态,是我的癖好,很多人因此不喜欢我。我需要同盟军,抵制那些仇视我们的人。

(牛博国际)

评论

  • 箭与歌725 说:

    谈到人类自身和社会的进化我觉得你就像是朽木里的真菌,不否认你也在进化可你的视角太低级,当人们纷纷建立宇宙价值观的雏形的时候你还在泥地里打转,甚至乐此不疲。当你还在对毒蘑菇的价值进行辩论的时候人们已近纷纷向着未知的领域开进了!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