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杨恒均:响应温总号召做一名有尊严的中国人

f090709101
本文作者杨恒均2009年7月9日在布拉格宾馆。(摄影:黄频/中欧社)

至于说到尊严,唯有民主、自由和法治才能达到;要让人民活得更有尊严,统治者应该松开抓住绝对权力的拳头,而人民,则应该伸出曾经被束缚的双手,紧紧抓住属于自己的天赋人权以及《宪法》赋予的各种权利,做一名有尊严的中国人!

温总理在2010年春节团拜会上讲:“新的一年,我们要更加努力工作,切实解决好民生问题。千方百计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持续提高城乡居民的收入水平,让每个劳动者各尽所能,各得其所。加快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使人民群众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住有所居,努力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大力发展教育事业,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让每个孩子都能上学、上好学。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温总理春节前的这段话,本身就让很多中国人“更加幸福”了一把,其中就包老杨头。在这个湿冷的广州的春节里,每每想起温总理的这几句话,我的温度就骤然增加好几度,幸福感也油然而升……

然而,说到“幸福感”或者“幸福指数”之类的,我就立马郁闷了。在我看来,这种东西纯属个人内心世界的感情事儿,是一个人对待外界和自身现状所持的心态,应该是心理医生关注的对象——一个人生活是否幸福,和他是否有工作,是否有医疗保险,是否蜗居,并无必然联系的——有钱人常常发愁,阿Q每天都乐呵呵的。

如果说幸福是和工作、生活水平以及医疗保险挂钩的话,那么,世界各国人民的幸福感应该就和联合国公布的人均GDP排名差不多,可事实并非如此。例如,过去几年里,中国“民意”测验机构对中国人幸福指数的测定都以无可辩驳的事实告诉我们:中国大陆人民的幸福指数不但比香港和台湾人高,也比美国和欧洲等各西方发达国家要高出很多——这一指数又部分地和人民对政府的满意度重合,也就是说,中国人民不但比西方发达国家更感觉幸福,也对自己的政府更加满意。

据说,在这类对“幸福”的感受上,只有北朝鲜人民比中国人民“更幸福”,可一想到这里,我就有点不敢“幸福”了,难道“让中国人民更幸福”,就是要我们更上一层楼,向北朝鲜人民看齐?

大家别以为我在冷嘲热讽,不是的,此时的我特真诚。我想说的是,当纯属个人感觉与感情的“幸福”被“更”字度量,并作为国家“目标”的时候,我们就得多一个心眼了。大家不应该忘记,1949年后的三十年里,无论从国家控制的新闻媒体里,还是从文学、歌曲等文艺作品中,中国人民都生活在无限的幸福之中……

按说,从住房条件、医疗保险和教育水平等各方面来说,那时都比现在差太多档次了,可是,作为主宰了人民喜怒哀乐的国家政权,就能够不惜一切手段,让每一个人都生活得如此的“幸福”——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

西方的政客们从来不敢过问人民是否感到幸福(happy),他们担心的倒是选民是否对他们的执政感到“幸福”(happy, 与“高兴”同一个词),老百姓一旦对当政者不高兴了(happy),当政者就得下台,就不那么“幸福”了(happy)。所以那种幸福关系是相辅相成的,只有北朝鲜,那种幸福关系才是让人糊涂的。例如,当朝鲜当局在2月15日为金正日庆祝68岁的生日时,我们看到世界上几乎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北朝鲜到处都洋溢着节日的幸福气氛。当金二世为自己庆祝自己的生日,坐直升飞机去把糖果分配给很少有机会能够看到糖果的朝鲜儿童时,那孩子和她们的母亲脸上流露出的激动与感激之情,分明让我们看到了“幸福”的最高版本……

我非常赞同温总理说的,在新的一年里要继续努力工作,争取像过去三十年一样,在改善民生和追求公正与公平上做出更大的成绩,但至于被改善之后的人民,是否就一定会感觉到“更幸福”,我觉得温总理不必太介意,更不要设定为奋斗目标…… 也许有读者会指责我,温总理希望人民更幸福,难道有错吗?你又何苦说风凉话?你这个老杨头安的什么心?唉,其实啊,我没安啥心,只是有些担心——

我担心的是,在我们这个神奇的国家,有些人会忘记温总理前面说的更加努力要追求公正和改善民生的那些事,而只去关注后面那个“让人民活得更幸福”的伟大目标,从而,他们顺理成章地借用了一切不民主的政权曾经让人民感觉到幸福的唯一行之有效的办法:挡住人民的眼睛,塞住人民的耳朵,迫使信息封闭没有言论自由的人民非“幸福”勿视,非“幸福”勿听,最终,“人民们”别无选择地终于认识到:原来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民啊…… 如果不信我说的,你去看CCTV,然后再来看我的博客,你一定会惊讶地发现,看CCTV有助于提高幸福指数……

由于“幸福”是一个人的内心感情和感受,外人并无确切的丈量办法,因此我认为,应该学习一下现代西方国家,与其树立“让人民更幸福(happy)”的目标,不如时不时直面人民,并问一下他们:你们对我们的工作还高兴吗(happy)?有什么不幸福的地方(unhappy)?

可温总理讲到的另外一句话:“让人们生活得更有尊严”,却绝对与国家和政权分不开。当然,一个人的“尊严”也多少和“幸福”一样,是个人的、私人的事,可和“幸福”不一样的是,“尊严”不仅仅是一个人内心的感受,它也是分分钟被别人感觉到的“感受”,而且尊严仿佛是有高度一样,是可以丈量的——

例如,一位跪在主子面前的奴才,得到一点恩赐后眉开眼笑,这时,他有可能是真得很幸福的,虽然这幸福在你看来无异于可耻,但你却不能说奴才的幸福就不是幸福;可同样是这个跪地祈求的奴才,他一转身,就对受他们欺压的平民百姓趾高气扬、不可一世,摆出一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人的德行,我想,你也绝对不会认为他是一个有“尊严”的人吧?

幸福是个人的感受,尊严却是别人对你的感受。活得幸不幸福只有自己知道,活得是否有有尊严,则靠人家的评判。两者共同之处是:虽然都和物质分不开(例如好的工作,医疗保险和受教育的机会),但却并非因果关系。要维持一个人的尊严,并不是收入高的工作、平等的教育机会和医疗保险就能够做到的。而且,一个人的尊严绝对不是靠另外一个人的恩赐所能够得到的,“尊严”和“恩赐”本身就是水火不容的。如果说,幸福是调整心态就能够得到的,那尊严却是需要去争取,有时甚至是付出——包括财富和地位,甚至生命的代价才能够拥有的。

在人类几千年的历史上,生活在皇权和绝对权力之下的民众,其实说不上什么“尊严”,因为随时可以被取消和拿走的“尊严”,并不是真正的尊严,当然,这并不是说几千年历史上就没有活得有尊严的人,可是,你回头看看,他们的“尊严”却往往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换来的——用以对抗独裁专制者。人类的历史只到发展到最近几百年,当民主制度逐渐蔓延开来,民众终于把掌握了他们生杀予夺的统治者关进了笼子里,他们以并不完善却绝对是有史以来“最不坏”的民主制度掌握了自己命运的时候,普通的民众而不只是“烈士”和隐士们才和“尊严”(dignity)结缘。

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民众才能真正享受包括“免于恐惧”在内的各种自由,也只有真正的民主制度,才能够让法律不再是统治者用来对付人民,也是人民用来约束和驯服统治者的工具,法治也才成为可能……

也许有人认为我扯得有点远,那么,我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因为大多人认为,在不民主的制度下,失去了尊严的只是普通的平民百姓,其实,在不民主的制度下,几乎所有的人民,包括生活在贪污腐败和胆战心惊下的统治者,也一样活得没有什么尊严可言——

“尊严”这种东西在他们靠并不正常也不那么合法的手段获得地位和财产、鱼肉民众的时候,就消失无踪了。而在他们得到了那些“最好的工作、最好的医疗保险甚至最好的教育后”,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不合法取得的一切让他们生活在远离“尊严”之外……

看看周久耕,抽了一包香烟,就被网民挖了“祖坟”,揭了老底,这种生活放在任何国家,都是毫无尊严可言的;再看看那些拥有了“言论自由”的官员们,说了一句惹民众愤怒的话,竟然灰头灰面,甚至丢掉了养家活口的官职…… 我们不如再审视一下重庆打黑:打黑之风骤起,3千多位红社会与黑社会里最有“尊严”的人物落马,双规的双规,判刑的判刑,一夜之间,这些重庆最有“尊严”的人物尊严扫地,像一条又一条的狗一样匍匐下来祈求告饶…… 如果有“法治”的话,他们原本即便成为阶下囚,也应该享有《宪法》赋予的权利,保住自己为人的“尊严”,可惜的是,他们在位的时候,从来就是靠玩弄法治来剥夺人民的尊严,如今……

如果你觉得重庆的例子太极端,那么看看全国各地的被双规的官员们,跳楼的跳楼,服毒的服毒,被自杀的“自杀”,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投进监狱的…… 这无疑是我看到的最没有尊严的一群中国人——这群中国人即便摆平了上面的关系,即便可以对下面趾高气扬的时候,内心的奴性和恐惧也让他们活在毫无尊严可言的生活中。他们上面的人,随时可以拿掉他们的职位、财产甚至生命,双规他们,玩弄他们…… 而且与此同时,他们心里又始终对下面的人民怀有深深的恐惧,担心总有那么一天,人民会起来从他们手里夺回被他们剥夺了的做人的尊严……

我坚决支持温总理的讲话,希望政府能够“切实解决好民生问题。千方百计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持续提高城乡居民的收入水平,让每个劳动者各尽所能,各得其所。加快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使人民群众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住有所居,努力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大力发展教育事业,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让每个孩子都能上学、上好学…… ”

我也对温总理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幸福、更有尊严”表达由衷的赞赏,我只是补充一点,当人民对政府“察其言观其行”感到满意和高兴(happy)的时候,也是人民“更幸福”(Happy)的时候。而且,要知道人民是否生活得幸福,必须让他们有地方表达自己的“不幸福”……

至于说到尊严,唯有民主、自由和法治才能达到;要让人民活得更有尊严,统治者应该松开抓住绝对权力的拳头,而人民,则应该伸出曾经被束缚的双手,紧紧抓住属于自己的天赋人权以及《宪法》赋予的各种权利,做一名有尊严的中国人!

杨恒均 2010-2-18 广州(农历初五)

(博讯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