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田奇庄:春晚的要害是奉行双重道德标准

p100214104

春晚演出举国关注,全球展播,影响颇大。如今举办者虽然自我感觉良好,但国人对春晚意见越来越多。我认为春晚弊端的根源是央视奉行捧官贬民的双重道德标准,有悖于社会公平公正。

春晚节目小品向来是重中之重。这些节目的主题往往是现实的缩影,折射出了社会整体道德水平。多年来春晚的小品主题几乎都与虚假有关,今年尤其严重——六个小品题材无不涉假。一、冯巩做好事被怀疑为假善人;二、郭东临“一句话的事”接电话骗人;三、 卖包子收假钞;四、蔡明卖土豆找假托;五、黄宏的小品整容造假;六、赵本山假捐款。问题在于,多年来春晚小品讽刺嘲弄的对象,无一例外都是社会底层民众。其言外之意很明显:这类骗人与被骗的闹剧纯属社会底层小人物的专利,与庙堂之上的君子们全无关系。

平心而论,当下中国社会底层人们生活十分不易。一年到头,一家人团聚需要乐呵乐呵,高高在上的央视大佬们又拿穷人寻开心了。他们把草根阶层那些猥琐、狡黠、自私、虚荣等诸多弱点聚焦、放大,出高价请来顶级演员,借春晚荧屏之曝光台,使之成为天下人,特别是大人物们的笑料。如此策划者心机诡诈,让人不敢恭维。

可怜之人常有可恨之处。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难免办些上不了台面的尴尬事。对于这些人和事,宽容理性的人们根本不予以计较。因为大家知道,社会底层人们的道德缺陷,往往由生活所迫,受环境影响或没有得到良好教育,需要政府和社会承担主要责任。再说,这些人的不道德行为影响有限,很容易受到所处环境的道德规范,因而无须小题大做。

春晚舞台是公共资源,公共媒体关注的焦点应当是公共事务。在中国大陆,主持、主导公共事务者是各级官员。媒体作为公共利益代言人,理应对官员进行监督,不断做出道德评判,促使他们公平公正,尽职尽责。

然而,充当喉舌的媒体对官员道德行为不闻不问,对民众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长期以来,无所顾忌的官员们呼风唤雨,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出尽了洋相。前年的“虎照门”事件,从乡到省的官员,面对媒体和网友的质疑,装神弄鬼,丑态百出。这一次重庆打黑暴露出了数百名官员,这些高官们都是伪君子喜剧的天才演员。无须修饰改编,只要把他们台前幕后表现搬上春晚舞台,就能让国人笑破肚皮。而每年数以万计的贪官、淫官、喝死的官、玩死的官、双重人格的官,以及政治上高度一致,实际上屡屡触犯法律的官,不仅为相声、小品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素材,更是引领社会道德整体滑坡的始作俑者。

然而,这些关系到执政党生死存亡,关系到广大民众切身利益,关系到社会道德价值体系的重大题材,春晚自诞生以来从不问津。春晚的编导们绞尽脑汁,挖空心思的宣泄对象只是草民。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春晚中凡是官员登场,无不尽善尽美,光彩照人,俨然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化身。事实证明,春晚所奉行就是“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的双重道德标准。

什么叫共和国?大家遵守同样的法律、恪守同样的道德才叫共,大家都能享受平等的政治权利才叫和。处在相同的社会环境中,互相帮助,互相爱护,权力与权利能够互相监督制约,彼此才能成为血浓于水的骨肉同胞。而春晚所刻意营造的舞台,表面上花样翻新,其实早已背离了共和国的宗旨,是两千年来“上智下愚”、离心离德的官本位等级关系再现。

如果央视以及诸多媒体放弃公共责任,面对创造了诸多匪夷所思纪录的贪官污吏装聋作哑,却揪住普通百姓的道德缺陷不放,中国的社会道德永远不可能提升;如果春晚继续奉行双重道德标准,一味替官员涂脂抹粉,拿普通百姓开涮。那么,春晚迟早有一天会被公众唾弃。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