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群氓夜宴:春节晚会之我见

p100214104

年复一年的春晚就像恶毒的诅咒,再这可怕魔咒的摧残之下,我等的智商在不知不觉间变低了。这种资改群氓们的年度盛会,就是一个在比较谁更能装弱智,谁更无耻的大型竞技会。那些尚有一点点廉耻之心的人,当然是不行的,当然被淘汰掉。所以,在这样一个万众瞩目的大席面之上,总是那几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孔在晃来晃去。这些千锤百炼之下剩余下来的,当然是人类的精华了,自然是非凡的。正所谓:淘尽艺人始见渣。沉在最底下,用刀子都刮不下来的,自然是精华了。

那些自从放开搞时代就开始飞黄腾达的戏子们,他们就像一群成仙得道的精灵,在每一年的这个时候,总是要聚在一起,齐赴这油桃盛会。无论是怎么样,这也是他们的盛会,是资改群仙的盛会。只是我等没出息的老百姓,居然也养成了习惯,每年这个时候要看这东西。明明知道这很恶心,很低俗,很无趣,很弱智,但仍然还要看。那就怪不得群仙人们了。人家的表演无论有多么的低劣,不看不就可以了吗?可是你们却非要看,看完了还要骂街。哦,这真是贱的可以了。

真正的危险在于“习惯”。当人们年复一年的被糊弄着,被愚弄着,被嘲笑着的时候,自然也就会习惯于如此。在种种看似愚蠢弱智的表演的后面,却是一个恶毒的诅咒,诅咒收看这所谓晚会的人们,在新的一年里变得更弱智一些。春节晚会的奥妙正在于此。他在一年除夕的时候,辛苦恣睢的中国人民在一年中最为轻松的时候,在潜移默化之间,注入一剂精神毒药。在那样的时候,这种毒药是最容易被吸收的。因为在除夕之夜,人们的心智是最没有抵抗能力的,也就是最容易被催眠。也是正在这个时候,资改派的群氓们,才会用出种种夸张变态的手法,用一种尽可能盛大华丽的方式,教育人们习惯于虚假,习惯于无耻,习惯于下作和淫亵。只有在那个时候,这种手段才是最为有效的。这个道理很简单:大过年的,没人愿意计较,因为不计较,所以才会容易中招。

春节晚会总的来说,就是一个混沌的大型弥撒。在这个看似世俗,实则宗教的氛围里,每一个受众,都可能在不知不觉之中,变成了信奉混沌,兼容沆瀣的信徒。这个宗教,就是**教。一年一度的春节晚会,正是这个宗教最为重大的布道仪式。所以,哪怕是信众越来越少,效果越来越糟,也是要继续搞下去的。因为,这个宗教还想继续存在下去。

(中华火箭威力/乌有之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