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空气稀薄:韩寒什么时候成为说不得的”教主”了

p100209102

很多人对韩寒的态度转变是从2008年开始的

当时他写了很多博文,讽刺和挖苦海内外华人因为“3.14”事件自发的一系列爱国主义行为。比如他在《回答爱国者的问题》中说:“问题1:外国人过来抽你一个耳光,你也无动于衷,不还手,来显示自己很大度?回答:外国人没有过来抽我耳光.问题3:祖国就是你的母亲……回答:祖国是祖国,母亲是母亲。”

韩寒在另一篇《爱国,更爱面子》中写到,“不管是以前的印尼排华,使馆被炸等实打实让我们遭受了生命的尊严损失的事情,我们国家的爱国愤青们都没能发出比这次更加大的能量,而这次我们只是受到了言语上的一些委屈而已。一方面,我们真的比以前有钱了,傻逼呵呵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强大了,傻大款和假大款肯定不喜欢别人说他们。另外一方面,使馆被炸是国家的事情,国人被杀是人家的事情,但这次他们说的话干的事,泛指向每个中国人,所以,你他妈的骂到老子了。老子就要和你追究到底。火炬灭了,你就是毁我尊严,你遥远的欺负到我了,所以我要遥远的让你知道,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在火炬传递中,无论这些声音属实不属实,侮辱不侮辱,这些只是言论,我们要能接受不同的声音,哪怕是歪曲事实或者不怀好意的声音。”

对韩寒在2008年中西冲突中的表现,南都周刊的一篇评论毫不吝啬笔墨,大赞特赞,“对他所表现的他们这代人难得的理智和我们这代人难得的机智表示钦佩,这种率真坦荡无畏的气质在当今十分难得”。

说起中西方的文化冲突,一段有趣的小插曲是,当韩寒终于有一天被西方媒体“下了套”时,他表现的颇为沮丧。2009年11月,韩寒接受了美国《时代周刊》的采访,最后刊登的文章令他颇为不快,事后他对北京《青年周末》的记者抱怨道,“这就是我不喜欢接受外媒采访的原因,第一是很浪费时间,采访一次等于要双倍的时间,第二是有的时候他们完全不了解和不理解你,事实上,我认为所有的外媒从骨子里是看不起中国人的。他们往往已经想好了自己的所有观点,甚至在采访前文章就已经差不多构思好了,无论你说什么,他们只需要给你做一个简介,然后把你往人家的文章里一套就好了。”

既然韩寒这样看待外媒,为什么2008年当西方媒体疯狂造谣和歪曲时,韩寒却表现的如此超然世外,甚至尖刻地挖苦那些敢于对西方媒体大声说不的海内外华人?韩寒能够”理智”到对“外媒从骨子里看不起中国人”都无动于衷,这倒罢了,但是他冷言讥讽不愿和他一起无动于衷的中国人,这是什么心态?

有很多人并不认可南都对韩寒的评价,恰恰相反,不少人从此开始对韩寒的“特立独行”产生了怀疑。一名当年和父母决裂参加六.四,今天却对共产党态度趋向温和的网友说,“前段时间,政府有关部门发令手机扫黄,韩寒等人在博客上发文表示不满意。随后,我看到韩寒几乎对每一个政府政令都表示不满意。今天,又看到韩寒发文专批“5毛党”,并且下定义说“5毛党”就是那些“身在底层却与统治阶级保持高度一致的人”。我们都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我们能够理解年轻人的反叛精神。但是,我们是成年人,要有社会责任心”;“也许在韩寒看来,只有他们才不“出卖灵魂”,只有他们才不“卑贱”。因为他们与政府完全不“一致””;“20多年前,我没有辜负自己的青春。为了自己当时的理想和热血,我抛弃了一切,并且为此和自己的家人决裂。直到我的父亲去世,他也没有原谅我。并非象韩寒今天坐在家里,拿着版税,开着赛车,出来发表些讥讽时政和反对政府的文字,就表示自己清高,表示自己不出卖“灵魂”。当年,我们用的却是自己一生的幸福和鲜血!与韩寒相比,我们有过更彪悍的青春。”

周黎明怎么成了“高级五毛”?

2009年11月,韩寒接受了美国《时代周刊》的采访,著名影评家、《中国日报》总编周黎明看完访问后写了封公开信给韩寒(http://raymondzhou.ycool.com/post.3877791.html)。周黎明幽默地打趣说,“若想赢得西方媒体的赞赏,你必须把自己包装成“异见分子”,你必须在谈话中不时插入 “民主”、“人权”、“我们居住的星球”等字样,你必须动不动提一提千千万万仍在挨饿的人们,并且配上沉重的表情,最好是眼中噙着一点泪花。除此,你还可以描述一下消失的冰山和受苦受难的北极熊。这样的话,国际奖项很快就会找上门来,拿到你手软。”

韩寒还没有来得及回应,和菜头和五岳散人马上一蹦三尺高,啪的一顶大帽子扣过来,连续发表文章攻击周黎明的公开信是“五毛范文”,和菜头更是在Twitter上称周黎明是“高级五毛”,又在个人博客上说,“五毛何其之多,文章又何其之烂,只占得“声嘶力竭、唾沫横飞”八个字。纵然这份工作收入不高,地位低下,但是不可以没有专业精神。今天,我专门放送一篇中国日报网站执行总编辑周黎明先生的文章,下发全国各五毛分舵作为范文学习。低层次的五毛只懂得吼叫,而高层次的五毛懂得写公开信,懂得扮演“别人都想害你,我这是为你好”,懂得用苦口婆心的Pose取代一脸马哲的肃杀表情。”

而为数众多的“寒粉”(韩寒粉丝)更是气愤填膺,怒不可遏,撩起袖子齐齐呛声,你周黎明算个什么东西,竟敢叫板我们的指路明灯,侮辱我们的伟大教主。

哭笑不得的周黎明不得不撰文回复“寒粉”们的质疑,他写道,“各位有所不知,成名跟利益并不一定成正比。有些人很有名,如芙蓉姐姐,但赚不到钱。我是现实主义者,如今又成了著名的五毛分子,至少商业前途有了着落。我决定,做一个坚定的五毛分子,并且,将我的收费跟中国的房价挂钩——如果今年全国房价涨一成,我从明年开始,将提高收费至五毛五。说到出名,这种事情是需要贵人相助的。我发表了几千篇文章都出不了名,但和菜头先生把我的一篇贴在不起眼地方的不起眼小文加以转载点评,我一下就出名了。出版社立马决定加印我的英文时评集《X-Ray: Examining the China Enigma》。我感恩戴德,拟将五毛收入跟他分成。”

不过这次事件的结局倒是很有喜感。

几天后,韩寒的摄影师马日拉在新浪微博公开回应:“关于周黎明写给韩寒的公开信,我和韩寒的意见一致,文章主旨不过是对时代杂志的嘲讽,韩寒短信告知赞同。写文化娱乐的记者可能要失望了,呵呵。再说一句关于周黎明,韩寒的原话是”我很赞同”。周黎明究竟挑动了谁的神经是个有趣的事情,一帮跟着瞎凑热闹的粉丝就消停一下吧。整件事情不过是因为周拿了和菜头开涮,他怒了,于是疯狂反击而已。”

周黎明事后接受搜狐采访时说,“我的文章的标题是致韩寒的一封信,实际上是致时代周刊的一封信。我没有想到流传那么广,一传出去就被韩寒的很多粉丝,包括另外一个人的很多粉丝,受到他们的误解。大多数人都解读反了,所以成千论万的人跑过来骂我,以为我是在叫板韩寒,但是没有想到其实我是站在韩寒一边的。不过后来我听说韩寒看懂了。因为我对韩寒比较欣赏,我就觉得如果他没有听懂的话,我就有点遗憾。因为我的笔法在某种程度上跟他有一点相似。他的文章是针对国内的读者,我是针对海外的。所用到的一些手法有相通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很多直接看原文的人就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我是在针对时代周刊。”

比较欣赏韩寒的周黎明,以轻松诙谐的笔调,写了篇表面看上去对韩寒不太友好的文章,但他的本意并不是借此事贬韩寒,而是在讨论美国媒体《时代》的不厚道,结果就噼里啪啦在网上被大骂一顿,更何况那些不欣赏甚至讨厌韩寒的人呢?

韩寒,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为说不得的“教主”了?诚然,你针砭时弊的一些文章不无道理,但作为有一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你有时候更像一名哗众取宠的表演者,只是在对中国的一切社会现象冷嘲热讽,以表明你的另类和与众不同,但是你并不能给新的时代带来些许精神的东西。

而“寒粉”们,除了每天翘首期盼韩寒的最新博文,四处讨伐任何对韩寒有不同看法的人,你们还有独立思考的精神吗?

(AC四月青年社区)

评论

  • 匿名 说:

    上联:空气稀薄因屁多;
    下联:此帖当值五元多;
    横批:五毛加薪。

  • 匿名 说:

    韩寒的态度转变是从2008年开始的?

    我看是从2008年后更多人喜欢上韩寒。

    中国严重缺乏会说真话的人,楼主是不满了,还是羡慕?

    会看这文,真是浪费我时间。

  • HY 说:

    简直放屁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