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长平:毒奶粉卷土重来又如何?

p100207101
2008年12月31日,石家庄三鹿集团门头标识正在被拆除。如今,三鹿公司早已破产,但三聚氰胺奶粉问题却远未解决。CFP

三鹿奶粉事件之后,有一个朋友买了蒙牛的股票,后来果然发财了。要知道他的判断如何正确,可以看看我的一位姨妈的选择。在媒体同声谴责三鹿公司的时候,她坚决地选择了继续喝国产奶粉。她的逻辑很简单,要相信人心。

1月30日全国食品安全整顿工作会议透露,又查处至少5家公司乳品三聚氰胺超标案件。而且这些乳制品都是使用了2008年未被销毁的问题奶粉作为原料,生产乳制品。我正在考虑要不要跟姨妈讨论一下,随后又爆出消息,在一些含乳制品、烘焙品、糕点、糖果、饮料等食品中发现了三聚氰胺。我有点不忍心给姨妈打电话了。不过继续看新闻,又发现没有必要打这个电话了。为什么呢?因为新闻中说,全国食品安全整顿工作办公室派出8个督查组,分赴16个省份,督促各地严厉查处各类食品违法案件,尤其是要查清案件背后有无失职、渎职的违法行为。不用说,她还是会继续相信人心。

人心的故事是这样塑造的:在每一个大型活动中,都有祖国的花朵出现,代表了我们最深的关爱。我们几乎完全相信了以下普世价值:婴儿是人类最稚嫩的生命,最容易触动我们的心灵。他们的欢乐和痛苦,都会十倍作用于良知未泯的成人。一个怀孕或者哺乳期的妇女即便犯罪,法官也会给她特殊的关照;无论在街头的乞丐怀里,还是在影视剧的导演手中,婴儿都是一个永远不会过时的催泪弹。

因此,当2008年9月三鹿问题奶粉事件爆发时,我们完全认同并附和了全世界的震惊,认为已经触及到人之为人的底线。根据官方数字,全国喝下添加三聚氰胺有毒奶粉并造成身体伤害的“结石宝宝”多达30万人。

随后的故事我们更不陌生:在舆论鞭笞之下,三鹿集团前董事长田文华被捕受审,获无期徒刑;同案犯张玉军、耿金平获死刑;时任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引咎辞职;卫生部率多个部门联合下文对受害患儿进行赔偿和治疗;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医院看望受害患儿,并在纽约出席联合国会议期间表示“十分痛心”,郑重保证“中国将从根本上改善中国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的状况”。

这些措施让很多国人得到了安抚,甚至获得了更多的信心。惊魂未定之际,我的姨妈们又重新喝上了国产奶。他们相信经历此番丑闻洗礼之后,企业再也不敢放肆了,政府部门更会痛定思痛,强化监管。毒害婴儿的事情,在哪个国家可以一再上演呢?更何况,企业和政府都高举着民族主义的大旗,谁敢不支持民族企业呢?谁会相信这些旗手们会把民族企业往死里整呢?

然而,人们低估了邪恶的力量。结石宝宝家长们发现,并非像专家们告知的那样,一旦结石从孩子们体内排出,就万事大吉了。各种并发症折磨着孩子们幼小的身体。甚至有孩子喝了三鹿奶粉并未长结石,也发生肾衰竭致生命垂危。然而,有关方面要么拒绝为他们做进一步的检查,要么检查了也是一个不能令人信服的结论。更奇怪的是,一年多时间来他们向法院起诉困难重重。

从去年底以来发生的一连串事件,更加令人目瞪口呆。去年11月13日,“结石宝宝之家”网站创办人、一直坚持维权的受害患儿家长赵连海,以“寻衅滋事”的涉案罪名遭警方拘留,38天后正式被捕。他那受毒奶粉伤害的孩子,还在家中等待更多的治疗。紧接着,石家庄法院裁定三鹿集团破产程序终结,三鹿对普通债权的清偿率为零。这就意味着,通过这种司法游戏,患儿再也没有希望从三鹿得到民事赔偿了。

随后人们发现,因奶粉事件辞职的质检总局原局长李长江重新履职,担任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专职副组长。在李长江担任质检总局局长的七八年时间里,食品安全事故接二连三地发生,伤害了无数国人的生命和健康,让中国食品在海外臭名昭著。

作为呼应的是,人们赫然发现,“三聚氰胺”重出江湖。先是陕西金桥乳业公司,当初并未将查出的有毒奶粉销毁,而是当作宝贝保存下来,申请复检时竟然“合格”,重新包装之后,再次流入市场。无独有偶,上海熊猫乳品公司也被爆出生产、销售三聚氰胺超标奶粉,而且知道真相的多个执法部门一直为企业“保密”,瞒报长达八个月之久。在回答记者追问时,有关负责人说:“目前乳业恢复形势很好”。

数据显示,2009年前三季度,国内乳品产量累计高达1423万吨,同比增长3.42%。奶粉内投毒,产量不降反升,的确是“形势很好”,好得让人脊背发凉。

再接下来,就是山东、辽宁、河北等地已查处多起乳品三聚氰胺超标案的消息。这不仅是三聚氰胺重出江湖的故事,而是借尸还魂,与我们的生活联系更紧密了,范围扩大了,程度也更深入了,证实了一个传了很久的猜想,那就是它变成了面包、蛋糕、糖果等等。其实它还变成了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那些东西本身也可以是另外的毒品。

这些事件看似各自发生,其实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商家无德、政府无能、司法无良、弱者无力,都遵循着一个共同的逻辑,那就是不受制约的公权力和资本沆瀣一气,不惜以挑战底线的方式来维持现有的利益格局。社会良知被任意践踏,公平正义无从谈起,弱势群体呼告无门。

当三鹿奶粉刚刚出事的时候,舆论奋起追击,虽然愤怒但还有希望。如今完整的真相展露于世,舆论反而无能为力了。事实上,舆论要发生作用,必须存在一个正常的权力结构。当舆论根本就不被在乎,甚至舆论也自身难保,公义何可寄望?

关于人心的故事,我还想提一下“妈妈评审团”。这个评审团半个月前在北京成立,由北京网络媒体协会发起、来自各行业的家长组成。据组织者说,为什么是妈妈而不是爸爸呢,因为在下一代遇到危险时,妈妈是最勇敢的。遗憾的是,这些妈妈们并不是来支持赵连海的,而是专门举报网络黄色信息。

(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