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经济学人:中美关系如酿大祸 双方都会是输家

OBAMA/

中美再生冲突,今次事非寻常。最新一期《经济学人》指,若中美关系真的酿成大祸,奥巴马要负上最大责任。

该刊发表题为《面对中国》(Facing up to China)的封面文章说,布什在8年总统任内的政绩乏善可陈,中美关系是他少数处理得不错的事情之一。奥巴马接任后,对于处理好中美关系,虽然最初显得充满热诚,之后却连番出事,让局面急转直下,足证双方关系的脆弱和敏感,一不留神,就会导致难以收拾的后果。

近60年来,台湾问题都是中美关系中最危险的矛盾。邓小平1986年接见美国记者时,就明确指出:“中美关系也有个障碍,就是台湾问题,就是中国的海峡两岸统一的问题。”因此,当美国政府日前宣布向台湾出售价值60亿美元的军备,惹来中国的强烈反对和抗议,实在毫不令人意外。

但有别于以往的同类事件,中国政府今次反应之激烈,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期。北京不仅再度中止了中美的军事交流,更准备对涉及今次军售案的美国企业--包括波音公司--作出制裁。种种迹象都显示,中美关系正飙起不寻常的风暴。

若我们够幸运,今次的风暴不久就会平息,一切事过景迁,中美关系回复到往常的崎岖但不危急(choppy but unthreatening)的发展路途。但是,如果事情走向不幸的方向,冲突演变成大祸,日后历史学家回顾时,固然不会吝啬于批评中国,但需负上最大责任的,恐怕还是奥巴马。

事实上,对于今次军售案的处理,奥巴马也显得举棋不定、前后矛盾。华府一直坚称--至少表面上如此--美国依据《台湾关系法》制定对台军售案,毋需咨询(consult)北京政府的意见。但在宣布军售案的同一天,白宫国安顾问琼斯(James Jones)却对媒体说,华府会循“透明的途径”(a transparent way)咨询北京。白宫官员稍后澄清,琼斯的意思其实是“知会”(notify),而非“咨询”。

另一种对华态度的矛盾,亦反映于五角大楼日前发布的《四年期国防总检讨报告》(QDR)。在4年前的报告里,华府直指中国是“美国的最大潜在军事对手”;中国军力崛起的速度和程度,已经对区域军力平衡构成了危险;此外,就着中国政府对电子战和反导系统的巨额投资,美国必须警惕和妥善应对。

但在今年的报告里,对于“中国军事威胁”的渲染大幅减少,相反,还称中国愈来愈强大的军力,有助其在国际事务中担当更具体和建设性的角色,并说美军应同中国军方保持开放的沟通渠道,减少发生发冲突的可能。从这个角度看,奥巴马是冀望透过QDR向中国示好,以改善双方的关系,但他同时又在对台军售上挑衅北京,这要不是政策思维矛盾,就是试图在操纵一种危险的平衡。

有一种说法指出,奥巴马选择在此刻宣布对台军售案,是因为内政麻烦多多,民望跌势不止,期望藉着售武予台激怒中国,转移美国人对他的不满。若此说属实,那么奥巴马的如意算盘很可能打不响。北京政府今次的反应非同一般,不止于往常的外交部声明反对、传召驻华大使、叫停军事交流等,更准备进一步制裁涉及今次军售案的多家美国企业,尤其波音公司在多个州份都有生产基地,一旦损害了工人生计,势必激起民愤,奥巴马可能得不偿失。

除了对台军售,中美关系最大的危险在于贸易领域,非常不幸,奥巴马在这方面亦做错了。过去一年里,他太容易屈服于压力而对中国使用贸易制裁手段,包括轮胎特保案和无缝钢管案等,开了坏的先例。如今,中国政府大有理由--无论是基于经济或政治原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一旦这成为现实,美国国会迫于民愤很可能会鼓吹报复,而这又会惹来中国民族主义情绪的反击,造成恶性循环,导致贸易战全面开打。

此外,达赖问题亦是奥巴马务须小心处理的事情。白宫发言人本周初声称,“达赖喇嘛是国际上广受尊重的宗教和文化领袖”,因此尽管美国认同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奥巴马也准备跟达赖见面。北京政府表明反对,强调奥巴马一旦与达赖见面,将会严重损害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在现在的情势下,若奥巴马真的决心在近期内接见达赖,就要准备面对中国政府更为猛烈的回应。

该文最后说,很多人都认为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中美爆发冲突是无可避免的结果。但两国除了是争夺全球影响力的竞争对手,同时亦是必须互相依存的合作伙伴,若意见不合演变成实质冲突,进而酿成大祸,双方都会是输家。

(中评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