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文强妻子:每年文强生日和春节都要收几十万

p100203117
文强之妻周晓亚(左)1日上午在法庭上。

1日上午,重庆市司法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文强,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原副总队长黄代强,市公安局公共交通治安管理总队原副总队长赵利明,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原副总队长陈涛4人因涉嫌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多项罪名,在市五中院接受审判。文强的妻子周晓亚因涉嫌受贿罪一并出庭受审。文强被控涉嫌4项罪: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强奸罪。

检察机关起诉指控,1996年至2009年,文强在先后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与其妻子周晓亚多次收受19家单位及个人所送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 1546万余元。其中,文强和周晓亚先后收受同案被告人黄代强、赵利明、陈涛所送的财物共计人民币400余万元,并为三人的职务晋升和担任重

要职务提供帮助。

2000年至2008年,文强在先后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期间,包庇、纵容以谢才萍、岳宁、王小军、龚刚模、马当、王天伦(均另案处理)为组织者、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并多次收受上述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所送的钱财,共计折合人民币70余万元。此外,文强对其1000余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检察机关还指控文强涉嫌犯有强奸罪。据了解,文强涉嫌的这一罪名将不公开审理。

文强妻子周晓亚利用其配偶的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800余万元,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刑责。

黄代强被控5项罪: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高利转贷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赵利明被控5项罪: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贪污罪,介绍贿赂罪;陈涛被控3项罪:受贿罪、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

由于采访本案的全国各地记者太多,昨天庭审时,不得不临时加了一排座位。本次庭审预计将持续5天。

“每年文强过生日和春节 我们家都要收几十万元”

文强妻子周晓亚笔记本上记了88笔受贿情况

“文强过生和春节期间,我们家几乎每年都要收几十万。但钱分别是哪些人送的,我不知道。”文强妻子周晓亚1日的一番话,震惊全场。周晓亚对检方的全部指控均“没有异议”,承认检方针对她的800多万元受贿指控,但“文强的1000多万我不清楚”。

她非法收受他人财物长达10年,称自己有个笔记本,上面记下了不少文强的受贿事实。记载有88笔、金额达800多万。文强案发后,公安机关发现了这个笔记本。这也成了文强案的重要证据之一。

周晓亚一直管家,家里的正常收入主要包括夫妻俩工资奖金收入、经营出租车的50万元收入,以及房子出租的收益。周说,文强家约有八九处房产。

在指控中,文强的多笔受贿都由周晓亚代收。周当庭承认“因为我是文强的老婆”。而且,很多人找文强帮忙,也是先找到周晓亚。比如周晓亚认的“干亲家”周红梅。退休多年的周晓亚,为帮周红梅接到一个工程,单独出面,将市公安局某处长约出来吃饭。之后,这个工程果然落到了周红梅头上。“每做完一个工程,周红梅就要给她送一次钱。”检方指控,周红梅先后15次送钱。

周晓亚还曾直接给彭长健打电话,叫他为关系户的工作调动帮忙。

周晓亚说,笔记本上记录的款项,只是部分受贿钱。据周晓亚讲,儿子没工作,周红梅就送了35%的股份给儿子;后来,周晓亚的首饰手表等贵重物品,还有1万美金,也交给了周红梅帮忙保管。

周晓亚还提到,徐强通过她送了文强37万元,说想到区县公安局当一把手。不久以后,文强叫周晓亚问徐强:他想不想去垫江?徐强回话说愿意,后来就如愿了。

在侦查阶段,周晓亚详细说出了每一笔受贿款的经过,“除了收的杜光德的20万元外,其余收的钱都没退”。

(重庆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