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欧社:冯正虎称机场生活目的达到 回上海过年

p100201101
滞留日本东京成田机场的冯正虎先生。(美联社图)

滞留日本东京成田机场达3月之久的中国公民冯正虎31日在推特上宣布,将在2月2日下午召开结束露宿空港的记者会。1日冯先生接受了中欧社电话采访。

有信心回上海过年

冯先生首先向中欧社证实, 2日下午记者会之后,他将于3日入境日本,前往东京,休息几天,然后再回上海过春节。

“您有信心能回国过年吗?”中欧社记者问道。

“应该是这样,我有这个信心,中国政府也应该有这个信心。”冯先生回答说。

不过冯先生没有透露他回国的具体日期。他笑称:“我还没有出去,机票怎么订啊?”

冯先生表示回国之后要和90高龄的母亲一起在上海过年,然后会去家乡温州看望亲友。

自己决定的生活方式

对包括BBC在内的一些媒体报道他“同意结束抗议活动”的用词,冯先生表明了不同意见。他认为他在机场并不是什么“抗议行动”,而是他自己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

“这是因为中国地方当局没有让我回国,我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冯先生说,“这种生活方式是由我自己来决定的,在这里还是出去。”

“现在是我自己决定我要出去了。”他说。

机场生活目的已达到

冯先生说:“我机场生活的目的无非是让中国政府知道这件事情,用对我自己身体跟精神上的折磨来换取中国政府对中国人权的关心。我认为使馆官员既然来了,也就是一种关心,看到了。”

而对于他在机场生活时巧遇率中共高级代表团出访的与他在复旦大学经济管理专业读研究生时师承同一导师的同学中联部部长王家瑞一事时,冯先生说自己“没有任何失望”。

“他们考虑和解决这个问题是需要时间的。因为我是长期在中国生活的人,知道中国,”他说,“我很幸运了,在这里看到了中国共产党高级别的代表团,让他们知道了这件事。”

大使馆官员态度诚信

冯先生说:“大使馆官员最后一次来,在这里将近半个小时,应该说他们也比较诚信,来关心我的身体,代表中国政府来解决我回国的问题。

“但是回国不存在谈判的问题,这是公民的权利,所以我们最后一次会面没有涉及这个问题。因为阻碍回国的原因消除,所以我回国了。双方进行的交流应当是非常平和的。他们主动到这里三次,从东京到成田机场坐车每次单程就要两个多小时,所以我认为他们的行动很诚信。

“国为我是温州人吧,只要你诚信什么问题都可以商量。” 冯先生表示。

上海方面已同意入境

在回答中欧社有关大使馆官员有没有明确承诺当局不会再阻挠他入境的问题时,冯先生说:“这个在第二次会面他们带来的上海的三点答复里就已经有了,说同意冯正虎回国,入境日本以后自己安排回国的时间。

“当然我写文章把上海这种说法还批了一通。因为公民出入境管理是国家的权利不是地方政府的权利。公民什么时候回家是公民自己的权利。”

不担心因机场生活被追究

“根本不会的,他们没有道理这么做!”冯先生的语气斩钉截铁。

“我机场什么行为?机场是我自己的行为。我自己生活艰苦一些跟别人有什么关系啊?我在这里没有反政府反党,我没有责任。

“我在这里生活下来,这里日本政府都不管,中国为什么追究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是你的官员错误,应当去追究他们的责任。”

相信中国政府会追究上海违法官员责任

“我这个问题已经提出来了,但是追不追究是中国政府的事情。我想中国政府会去追究的,不追究,事情不是落到中国政府头上吗?所以我的文章标题是《中国政府愿意为上海违法官员背黑锅吗》。

“这么大的事情难道是中国政府的责任吗?不是的。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说我不能回国,现在又派人来看我。

“那么总是有人承担责任啊。我原先已经在国内按照法律起诉浦东机场边防检查站,国内最有名的律师莫少平是我的代理人,这个诉讼现在当然还有效。我们都是通过法律来解决问题。我回去之后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温州人到哪里都活得下来

冯正虎先生1954年7月1日出生在中国浙江温州,而他的父亲祖籍在浙江温岭。冯先生对中欧社说,他在两岁时就随父母去了上海,现在能听懂温州话,但是会说的不多。不过冯先生在谈话中仍把自己当作温州人,并称他的行为体现了温州人诚信和执着的精神。他还在采访结束时要求向温州老乡致意,感谢乡亲对他的关注和支持。

“既然上海阻挠我回国,一个中国人回不了自己的国家,我在这个灰色地带安定下来,这是温州人精神,温州人到哪里都活得下来。”他说,“我在这个地方照样活下来,活得很好。这里是一个家的概念了。”

大众的事就是政治

温州人中精明的商人居多,那么冯先生为什么会卷入与政治有关的事情呢?

“整个中国都把温州人看作是做生意的,”冯先生坦言,“我碰到的问题不是我主动找进去的,某些方面是被逼到这个路上去的。”

“但是对政治我也不把它看成是可怕的事。有些人的概念中政治就是篡党夺权啊,你死我活的,其实大众的事就是政治。”他说。

“从我复旦研究生毕业了以后我就参与了社会活动。有关人权的活动也是大众的事情。所以既然已经接触这方面事情,我就应该把它做好。”冯先生说。

温州人务实精神推动社会改变

“我认为我的行动对温州人,对所有中国人都有很大的意义,因为权利是靠自己去争取的,没有人会恩赐你的。尽管法律标明了中国公民的权利,具体落实到生活当中,就需要每个人自己去努力。”

“温州人的精神是很执着,很有诚信,也懂得妥协”冯先生说,“我也把这种精神带到一些社会活动里边去,这样才会把事情处理好。”

他说:“温州人务实,把权利看得很重。过去温州人一直对中国经济改革有很大的促进,我相信中国将来面临很大的政治改革,温州人也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因为他是务实的,讲求权利的,每个人只要维护自己的权利,这个过程当中就推动了民主自由社会的改变。” 冯先生说。

评论

  • 匿名 说:

    冯兄露宿已三月,智商依然幼儿班;
    阿姨一句囡囡乖,背起书包往家赶。
    无义之人无信誉,不知囡囡如何办?
    回家理应何须慌,谨防阿赖耍奸计;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