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边重用边特务监视 重庆总规划师沦为死缓犯

p100129116

中共重庆市委和市政府一方面利用蒋勇为它干活,准备提拔蒋勇担任重庆市副市长。2008年初,蒋勇当选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成为中国媒体报导的红人;另一方面重庆市党委布置人员暗中收集蒋勇的材料。从2003年以来,蒋勇的一切,他的工作,也包括私人生活,都在党委的严密监视之下,而蒋勇本人对此一无所知。如果几年前,中共重庆市委能找蒋勇谈谈,蒋勇绝对不会栽倒在重庆的,中国城市规划界也不会失去一位优秀的总规划师。

2009 年2月28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原重庆市规划局局长蒋勇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蒋勇16岁入大学,20岁大学毕业。 1990年赴英国留学,1992年获硕士学位后便回国。因此,蒋勇也是一位海龟。蒋勇主持制定了重庆市城市发展总体规划,将重庆主要的公共建筑的海拔标高限定在海拔220米以上,避免了重大损失,为国家做出贡献。蒋勇因”情妇门”而在重庆栽倒。

一.”少年”大学生,年轻的总规划师

蒋勇,湖南省常德市人,1962年11月生。1978年15岁的蒋勇考入重庆建筑工程学院,是一位”少年”大学生。1982年大学毕业后任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城市规划局区域规划处干部,当时不到20岁。不少和蒋勇接触过的人,认为蒋勇工作能力很强,为人平和。

蒋勇1990年赴英国留学,在威尔士大学学习城市和区域规划,1992年获硕士学位。获得学位以后蒋勇便回国服务,仍旧回国家建设部,给副部长当秘书,后来担任国家建设部城乡规划司城市规划处处长。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中共政府严格了公费出国留学的条件。蒋勇能在1990年赴英国留学,表示了党组织对他的信任。两年后,蒋勇获得了硕士学位。学成回国,报效祖国。蒋勇用回国的实际行动,通过了党组织的政治审查。之后,蒋勇的仕途十分平坦。

也许是蒋勇更喜欢到基层去干一些规划工作,也许是出于其他私人理由,1999年蒋勇离开国家建设部到升为中央直辖市的重庆市规划局担任总规划师和副局长。2002年,蒋勇晋升为重庆市规划局局长、党组书记。

在中国城市规划界,蒋勇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三十多岁任总规划师,主持重庆市城市发展总体规划。对于蒋勇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一位规划界的教授惋惜地说:没想到,他在重庆栽倒了。法院认定蒋勇的罪行是伙同其情妇在五年内收受行贿财物总计折合人民币1870余万元。

二.重庆主要公共建筑的高程红线为海拔220米

其实,重庆人应该感激蒋勇。重庆市城市发展总体规划规定,重庆主要的公共建筑都必须建造在海拔220米以上的地区。为什么?

蒋勇主持制定的重庆市城市发展总体规划规定,重庆主要的公共建筑都必须建造在海拔220米以上的地区。换句话说,高程在海拔220米以下的重庆市区,将成为百年洪水的淹没区。

建设三峡工程之前,重庆市的百年洪水位是海拔196米。三峡大坝将坝址处的水位提高115米。这被抬高115米的水位,对重庆影响如何。

蒋勇是规划局的总规划师,他能看到许多老百姓看不到的文件。1992年全国人大审批三峡工程时,当时的全国政协副主席钱正英代表中央政府到四川省代表团做工作。钱正英说,建设三峡工程后,重庆的百年洪水位为海拔199米,不超过海拔200米。四川的代表相信了钱正英的话。

蒋勇看到的文件,说明钱正英并没有全部把真情说出来。全部的实情是,当长江三峡河段遭遇百年洪水时,当三峡工程发挥防洪效益(不是全部的防洪效益)时,三峡大坝上游处的水位升至海拔164米(不是海拔175米)时,重庆朝天门码头的水位将达到海拔199米至203米。

如果三峡工程在此时把大坝上游处的水位升至海拔175米时,重庆朝天门码头的水位将是多少?从技术上来说,三峡工程可以把大坝上游处的水位升至海拔180.4米甚至183米,此时重庆朝天门码头的水位又将是多少?

这是作为重庆总规划师要考虑的。高程在海拔220米以下的重庆市区,将成为百年洪水的淹没区,因此蒋勇决定将海拔220米做为重庆主要的公共建筑的高程红线。

虽然蒋勇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但是他没有勇气将钱正英掩盖的真情告诉重庆的民众:高程在海拔220米以下的重庆市区,将来有可能被三峡库水淹没。

重庆市的某些领导曾有一个宏大的开发重庆的广阳岛的计划,准备将广阳岛建设成为重庆重庆市新的中心,象上海的沪东新中心一样。广阳岛位于重庆市主城区东面一环和二环高速公路之间,是长江流域内河第二大岛(第一是上海市崇明岛),直线距离市中心11公里,水路距离重庆港19公里,陆路距离江北国际机场 32公里,行程均在30分钟以内。当水位在海拔175米时,广阳岛面积为6.44平方公里,面积略小于重庆市的老中心。广阳岛最高峰海拔281米,平均海拔 200米,西凹东低,北高南低。

蒋勇竭力阻止开发广阳岛。理由很简单:广阳岛的大部分面积在百年洪水位以下,不适合开发成为新的市中心。

如今蒋勇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开发广阳岛的计划又回到了议事日程上来了。

三.蒋勇的败笔

三峡工程在移民安置中出现的重大失误。按照全国人大批准的三峡工程,要安置工程移民113万。按照李鹏的设想,三峡工程113万移民可以全部就地安置,具体做法是后靠安置。按照高峡出平湖的理论,三峡水库蓄水位海拔175米,移民的新居在海拔177米以上的地区建设。到2006年10月,三峡工程搬迁了移民 120多万,而且还要搬迁20余万。这些三峡工程移民不是被安置在未来三峡库水可能淹没的地区,就是被安置在地质灾害严重的地区。三峡水库的蓄水也使得过去没有计算在三峡工程移民之内的居民被迫搬迁。

中共重庆市委和市政府估计,三峡后续工程还必须搬迁250万至400万居民,包括已经搬迁安置的三峡工程移民。

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没有勇气承认三峡工程决策的错误。中共重庆市委的主要领导人有意为中央领导解决难题,由中共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出面来搞这个大搬迁。蒋勇则从城市发展要求,来解释这个搬迁的必要性。蒋勇从所谓的城市发展的要求出发,提出将重庆的居民聚集到距离重庆市中心一小时车程的范围之内的计划。按照这个计划,三峡库区的居民都必须迁移到这个范围内。用城市发展做借口,来掩盖三峡工程决策的错误。这是蒋勇一生最大的败笔。

在世界城市发展的历史上还不曾有过这么大规模的居民搬迁。在世界城市发展的理论中,也没有这样的理论,要求居民都居住在距离市中心一小时车程的范围之内。而且这一小时车程的范围,也是一个没有准确定义的范围,因为一小时车程可以是小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跑的路程,也可以是公共汽车在城市道路上跑的路程,两者差别巨大。

在世界城市发展的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居民的强制性搬迁是南非种族隔离时开普敦城中的黑人和有色人种被强制性搬迁的事件。而这个强制性搬迁的非正义性,已经遭到世人的谴责。现在南非政府正在给予被搬迁人员予以经济补偿。

虽然蒋勇为党国是尽忠尽力,但是蒋勇还是被党国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四.从蒋勇的死缓看中国的用人政策

一些人说,蒋勇是中共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和汪洋争权夺利斗争中的牺牲品。其实蒋勇的路,和电视剧”蜗居”中的宋海平的路十分相似。他们都是海龟,在中国社会中找到了他们的位置,也都发挥过重要的作用。同时,他们俩人犯的也是同样的错误,结局也是一样。

人的一生,或多或少都会走弯路,会犯错误。这时最需要朋友,家人,同事,领导的关心和帮助,甚至需要善意的猛烈的一击。宋海平是市政府的能人和红人,当宋海平刚走偏道路时,市委书记就已经知情。如果此时市委书记能找宋海平谈谈,指出错误和发展的危险,宋海平也许会金盆洗手,不会继续滑下去。可是市委书记却布置特务暗中跟踪宋海平,收集材料,等待机会,一举拿下。”蜗居”的市委书记是中国共产党正确领导的化身。当市委书记得知宋海平有贪污受贿嫌疑时,他是高兴还是失望?他是去阻止还是任其发展?他的做法对吗?这是以人为本的政策吗?

在蒋勇身上,也是同样。中共重庆市委和市政府一方面利用蒋勇为它干活,制定重庆市城市发展总体规划,管理城市建设,不断地提拔他,重庆市党委准备提拔蒋勇担任重庆市副市长。2008年初,蒋勇当选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成为中国媒体报导的红人。此时的蒋勇也为重庆市党委提出了以城市发展的要求出发,提出将重庆的居民聚集到距离重庆市中心一小时车程的范围之内的计划;另一方面重庆市党委布置人员暗中收集蒋勇的材料。从2003年以来,蒋勇的一切,他的工作,也包括私人生活,都在党委的严密监视之下,而蒋勇本人对此一无所知。如果几年前,中共重庆市委能找蒋勇谈谈,蒋勇绝对不会栽倒在重庆的,中国城市规划界也不会失去一位优秀的总规划师。如果几年前,中共重庆市委发现蒋勇的错误立即给予相应的处分,最多也只是调离现职,蒋勇绝对不会走到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结果。

(倍可亲)

评论

  • 匿名 说:

    上联:借鸡下蛋过河拆桥,当了奴才就得顶罪,
    下联:今日五毛逍遥自在,明天进笼痛哭流涕,
    横批:前赴后继。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