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陈伟业辞去香港议员职务的发言全文

p100128123
资料图片:香港立法会议员陈伟业。

主席,本人此次同黄毓民、梁国雄、陈淑庄、梁家杰一同辞职,是以「五区总辞,变相公投」作为请辞的理念。本人是次请辞是因为不满官商勾结、利益输送依然存在。本人是次请辞是不满贫富悬殊加剧,贫穷问题不断恶化,而问题至今未获改善。辞职是希望可以为停滞不前的民主制度带来更大的改变,辞职是希望可以促进新的思维,推动香港民主政制迈步向前。「国家之本,在于人民」,我们绝不能目睹港人的权益被践踏,而不采取行动。

平等民主的理念,其实早已被多位伟大的政治家所认同。由约翰.亚当斯、富兰克林、杰斐逊等著名的政治家及政治理论家草拟的美国独立宣言便提到﹕「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与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他们中间建立政府,而政府的正当权利,则是经被统治者同意授予的。任何形式的政府一旦对这些目标的实现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予以更换或废除,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由此可见,只有由被统治者选出的政府,才能保障人民的生存权、自由权及追求幸福的权利,若政府不能保障此等权利,人民便有权更换政府、废除政府。

在太平洋的另一彼岸,我们所敬仰的国父孙中山亦指出,选举政府的权利是人民的基本权利。孙中山民权理念中,人民拥有的4种权利,便是选举权、罢免权、创制权及复决权,只有人民拥有此4个权利,政府及人民的力量才可互相制衡,所以他说「用人民的4个政权,来管理政府的5个治权,那才算是一个完全的民权政治机关。有了这样的政治机关,人民和政府的力量,才可以彼此平衡。」此外,他更说﹕「民权主义者,打破政治上不平等之阶级也。」,争取民主的主要目的,便是打破政治上的不平等。

一个平等、一人一票产生政府及议会的制度,才是真正的民主制度。民主制度是现在存在的众多制度中最佳的制度,而普遍及平等的民主制度更能自我完善,自我医治。一人一票的真民主制度,已成为现今世界各国政治发展的大趋势。在二次大战结束后,大量殖民地获得独立,在独立的过程中亦建立了普及而平等的民主制度,但同样曾是殖民地现时每年人均所得高达3万美元的香港,真正的民主仍是遥不可及。基层市民的生存权、自由权及追求幸福的权利惨遭破坏,我们怎能不为此感到愤怒。

从政四分一世纪以来,本人眼见政策制订的倾斜,资源的浪费,人权被践踏,个人尊严被侵犯。香港的贫富悬殊情况急剧恶化,坚尼系数由1981年的0.451升至2006年的0.533,月入6000元以下的家庭,由2001年的25万户急增至2009年的30万户以上,生活在贫穷线下的人口更达120万。在自己接触的街坊之中,不少居民长期生活在绝望中,部分居民更因抵受不了煎熬而自杀身亡。面对此等景况,本人经常彻夜难眠。在不公义的情况下,一个又一个无助及无辜的善良市民被迫跌进无底的深渊。

尽管市民的生活质素每况愈下,香港的民主发展仍然是原地踏步,本人曾参与推动八八直选,更是190方案的签署人。在1990年,更因为反对《基本法》的双查方案,在立法会门口绝食50小时,为争取尽快实现普选负责而组织的游行、请愿、签名运动等等更不计其数,但在封建闭塞的制度下,市民对民主的渴求及呼唤仍然惨遭漠视。本人曾经用各种理性的方法试图游说官员及各党派,游说他们接受真正的民主,但最后均是徒劳无功。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怀抱,本应可以为香港的民主发展带来新希望,因为基本法给予民主发展一定的空间,香港原本可以以循序渐进的形式推进及逐步建立平均的民主制度,但最终却基于制度的偏颇,政制的改革一再拖延。回归12年至今,实现行政长官及立法会真普选之日仍然是遥遥无期。

面对灰暗的民主发展前景,我们不可以继续哑忍,更不可以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因为接受现实就等同自寻死路,等同眼见数以百万计市民面对苦楚而不施援手,眼见弱势社群被欺压而不发声,眼见制度的倾斜而不表示异议。鲁迅曾说﹕「沉默啊,沉默。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灭亡。」惨被欺压的香港市民不应再沉默,否则便会被沉默吞噬。

为了让市民清楚地就实现双普选,废除功能组别表态,让当权者清楚知道市民的民主诉求,我和另外4位议员,将会以新思维、新策略、新方向推动「五区总辞,变相公投」运动。

我们是基于民主运动的新思维,而辞任议员职位,令5区变相公投得以落实。过去多年来,民主运动均限于四部曲:即请愿、签名、游行、示威。虽然该四部曲能动员群众为民主的诉求发声,但这些运动均是短暂的,参与运动的人数更惨被低估,从而令该等运动对社会的冲击及影响惨被淡化。有鉴于此,近年社民连透过议会内外的抗争,令香港市民醒觉现时社会及政治制度的不公义,而5区变相公投得以实现便是议会内外抗争的最佳例子。

5区总辞可以创造出5区补选的局面,泛民的候选人便可以以尽快实现双普选,包括2012年落实双普选及废除功能组别为单一政纲,因而令变相公投得以落实。市民便可以透过投票给泛民的候选人,清晰无误地表达他们对双普选的诉求。泛民候选人的票数,将会成为永远不能改变的事实,没有人能透过各种手段淡化市民对双普选的诉求。

5区变相公投亦体现了新民主运动的崭新策略。我们透过群众组织动员推动民主。我们会以一会四部五区为推动5区变相公投的骨干,组织市民参与5区变相公投运动,一会即联合选举委员会,成员由社会民主联机及公民党的主要成员组织,主要负责制订选举策略。四部则包括四部即就选举事务提供行政支持的4个部门,包括秘书部、宣传部、财政部及对外事务部。而五区是指5个立法会选区,即港岛区、九龙西、九龙东、新界西及新界东。该5个选区中候选人或该候选人的代理人为正召集人,而另一党则派一人为副召集人。

然而,一会四部五区仍然需要地区人士及青年人的参与,才能发挥应有的效用。我们将会按照区议会选区划分405个小组,由当区区议员、地区发展者、地区核心成员招募有意推动5区变相公投一万名义工,共同策划及制定合乎地区情况的宣传及推广策略。我们更会成立2012青年团,青年团主要由16至30岁的青年组成,并按照情况分成不同小组,小组可以按照地区、地域、工作性质、功能或成员的个别兴趣而成立,负责向全港市民尤其是青年人宣传5区变相公投运动,藉此加强年轻人的政治意识,增加他们的政治阅历,令他们可为漫长而艰苦的民主运动接棒。

5区变相公投运动更会为香港的民主发展开创新方向。过去的民主运动,均是争取落实一个普及而平等的民主制度,透过一人一票选特首及全体立法会议员,并由直选议员代市民发声及监察政府施政。在5区变相公投运动,补选不单是一个选择代议士的选举,更是让市民共同参与,决定香港民主的路向。过去多年来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市民,可以透过5区变相公投,直接地就政制发展的方向及形式,透过手上神圣的选票作出清晰的表态。5区变相公投运动,将会令市民认识到直接民主的可贵,直接民主便可深入民心,成为香港市民争取民主的终极目标及新方向。

总结在回归之前,香港人被视为英国殖民地的二等公民。回归后,香港人在不民主的畸型政治制度下,却沦为倪匡所说的三等公民,因为一等公民是拥有特首投票权、功能组别投票权及地区直选议员投票权的公民,但一般市民却只能有权就直选立法会议员投票。

既然我们已回归祖国怀抱,我们更应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不应对欺压及剥削哑忍。毛泽东曾说中国人民站起来,现在香港的中国人亦应该站起来,不应再依赖不民主选举的政府或中央的施舍,而应把握这次5区变相公投的宝贵机会,将自己的前途以至下一代的政治权利,紧握在自己的手里,运用宝贵的一票,清清楚楚地向极权说不,向双普选说得。香港人争取普选已经超过20年,我们不应该无限期地等待,孙中山曾说:「自己应为之事,勿求他人;今日应为之事,勿待明日。」今日便是香港人用手上神圣的一票共同起义之时。

最后,主席我希望能引述谭嗣同的《狱中题壁》,同参与5区变相公投运动的朋友,特别是4位辞去立法会议员职位的同事共勉。为了推动香港民主,我们个人小小的牺牲,是在所不惜: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