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黄毓民辞去香港议员职务的发言全文

p100128122
资料图片:香港立法会议员黄毓民。

一、主席,首先感谢你批准本人及其余四位辞职的议员发言,藉此将我们辞职的理由,存照于立法会纪录,成为香港立法机关历史文献的一部分。

本人一直深信,香港市民并非只是简单定义的经济动物。港人是有政治理想的。2003年的「七一大游行」,就是港人努力捍卫自由民主的价值的最好例证。如今香港的民主发展,已经滞后于当世所有已发展地区,本人生逢其时,身在其位,实在无法逃避这一代人对民主运动的承担,上承「七一精神」,投入新一波的民主运动,为打破困局而勇于尝试,是以,我们权衡轻重,才决定辞去议会席位,触发补选,造成「变相公投」,将政制发展决定权还给香港人。

台湾民进党创党成员林浊水,在2008年总统大选后的座谈会,对一众香港民主派人士说过这样的一番话:「如果台湾民主真的已因政权二次和平轮替而确立,民主已是台湾的日常生活而不是追求的目标,那么,追求民主的神圣性旅程也告一段落,政治将归于平淡,但香港的朋友却不必担心以后再看不到令人兴奋的选举热闹,因为香港社会仍处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所以在台湾失落的神圣性注定会在香港重生,你们注定会是个神圣过程的参与者或领导者。」林浊水先生这番话,真是于我心有戚戚然!

只是我们的尝试,也实在太过委屈求全了:香港没有「公投法」,我们必须先放弃议席,才能换来港人为政制发展投下一票的基本权利。且于未来数月,我们除了为5区公投运动付出无穷的心力,也要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诚如梁国雄议员所言,我们在庞大的国家机器面前,手无寸铁,荏弱难持;对于一些人最近的各种指控及罗织构陷罪名,我们只能说一句﹕我们手上没有任何武器,只得5封辞职信,试问何罪之有?

二、温家宝总理在去年(2009年)在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发表的国务院工作报告中提出:「积极稳妥地推进城乡政治体制改革,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要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拓宽民主渠道,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要健全基层群众自治机制,扩大基层群众自治范围,完善基层民主管理制度,保障人民群众依法直接行使民主权利、管理基层公共事务和公共事业。」

「五区公投运动」恰恰引证温家宝所讲的:「丰富民主形式,拓宽民主渠道」;特区政府恐怕是在中国土地上最有条件「依法实行民主选举」,「保障人民群众依法直接行使民主权利」的政府;然而,面对权贵及既得利益者的沆瀣一气,以强大的力量阻挠政制发展的民主化,政制发展之路,已是退无可退。反高铁运动风起云涌,以及政制发展咨询的行礼如仪,清晰告诉人们:政治权贵对于基层民生及政治层面的绝对操控,已令香港社会陷入深层的矛盾,以及面临空前严峻的危机。就连社会主义祖国,至少在形式上也宣示要「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我们的特区政府却无动于中,对追求民主有尊严的自觉的香港人,此时此刻必须为将来作出一个理性的抉择。

引述温家宝的话之后,我想讲讲历史,回到从前:

1945年7月抗日战争即将结束之际,民主人士黄炎培在延安与毛泽东作了一番著名的窑洞对话:

黄炎培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

毛泽东答:「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黄炎培《延安归来》,《八十年来——黄炎培自述》,文汇出版社2000版。)

然而,100多年来,在中国土地上,民主与专制反复较量的结果是,专制主义始终是阴魂不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极权思想始终是无法解放。

所以,中国特区的「五区公投运动」遭遇打击、抹黑,甚至可能会被消灭于萌芽状态,人们就不必感到惊诧了。

三、相信广大市民都已经知道,甚至亦感受到,我们作为推动5区公投运动的推手,已经因为推动民主而遇上巨大的压力。在黑暗之中,在人的智慧穷尽之时,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只可以学习教会历代圣徒,向我的上帝祈祷。

我求神赐我和平的心,接纳那些不应改变的,赐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勇气;去改变那些我要去改变的;更求神的智慧,去辨别哪些是应改变,哪些是应接纳的。

于是我在圣经中,寻求耶稣基督的亮光。重温耶稣基督的「登山宝训」,给我很大的安慰。登山宝训记载的八福,其中两次提到「义」。

耶稣应许我们公义,也叫我们选择公义的路。八福中的「饥渴慕义」的「义」,是公义。义者,宜也,即是寻求合宜的对待。历世历代寻求「合宜对待」的人岂止有千千万万。世界上有很多人在战争中无故牺牲、在发表良心言论时被监禁、在坚持信仰时被打压、在维护自己权益的时候被伤害。人类经过无数的战争,受苦受难、流泪流血、家庭离乱等等,从这些惨痛的经验,人类学习到要以文明的方法,去合宜对待每一个人。两千多年前希腊哲学家一个「民主」概念,发展至今日现代国家发展成熟的、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是人类文明的结晶。身处不民主地区的人,对于社会公义,有无限的饥渴。在圣经「八福」中,我看见耶稣基督的应许,神说:「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他们必得饱足。」(马太福音5:6)

民主制度这一个理想,可望而不可即。港人在回归后,仍然生活在不民主、不合宜的制度下,社会有太多不公义,人民有太多冤屈。不能掌握政制发展的决定权,人民对公义的饥渴不会停止。

以下这段经文,更令我心无窒碍,向着标杆前进: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马太福音5:10-12)

耶稣基督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那不从门进羊圈,倒从别处爬进去的,那人就是贼,就是强盗;那从门进去的,才是羊的牧人。看门的给他开门,羊也听他的声音」,祂又说:「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并且我为羊舍命。」(约翰福音10:1-14)

所以,「尽快实现真普选,废除功能组别」这个主张,就是要让那些想要当人民仆人的人,可以堂堂正正,从大门进入,参与普选制度,取得人民的授权。

四、面对非比寻常的压力,基督徒应该如何?在哥林多后书中,使徒保罗说:

「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

我相信,与我参与辞职的同事必然同意:我们的议席只是器皿——承载人民意志的器皿。人民对政制发展的决定,才是值得大家重视的宝贝,促成人民意志的表达,才是我们从政的最终目的!拥有这个宝贝,我们可以面对四面楚歌,可以面对心里难受,被某些人天天痛骂,甚至冒着失败被打倒的风险,仍然可以守住使命,坚持到底。

我们要带着使命离开这一个议事厅。当了一年多议员,我想感谢主席,与及这里大部分的同事对我和两位社民连党友的包容。

愿上帝与你们同在!

(明报)

评论

  • 匿名 说:

    上联:民主退埸五毛补缺正中下怀;
    下联:回归十年磕磕碰碰早有预谋;
    模批:党国灾祸。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