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陈淑庄辞去香港议员职务的发言全文

p100128120
请辞的五名香港议员(左起):陈伟业、梁家杰、陈淑庄、梁国雄和黄毓民。

主席,本人将于2010年1月29日,辞去议员职务,以成就「五区补选,变相公投」的运动,让市民可以表达尽快实现真普选,废除功能组别的要求。香港争取民主20多年,普选的目标似近还远。此时此刻,民主运动实在需要注入新思维和新力量。

民主必须以人民的权利和福祉为本位。热爱民主的朋友,除了要目标明确,也需懂得寸土必争。哪怕有时逆水行舟,形势比人弱,仍然要顶天立地,坚守承诺。因为本人深信民主,所以相信市民的判断,选择了在争取民主的路上与市民同行。本人深信民主运动最重要的力量,不应该是党派的席位和个别的政治人物,而是人民本身。

今天我请辞,就是为了成就一次全民直接参与,争取落实普选行政长官和全体立法会议员的运动。

民主真的会来吗?20多年漫长的等待,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而回的感觉,都令不少朋友开始怀疑集体的智慧和力量。因为没有人能够预知未来,所以在重重困难中感到愈来愈困惑的大有人在。这些复杂的心情也在公民社会中弥漫,却无阻大部分市民依然强烈期望2012双普选的梦想可以成真。

香港是不是变成了《等待果陀》的主角?回归以来,我不只一次要问自己同样的问题。从04年人大释法,拒绝07/08普选,到07年人大否决2012普选,到近日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部分人士的言论,都令我对香港能否最终实现真普选的前境忧心忡忡,不吐不快。如果争取民主的朋友不站起来向这些不公道的事情齐声说不,恐怕单凭一己之力,声嘶力竭,都不会成功。

然而,我相信,香港人拥抱的民主梦,始终如一。我相信,香港人一向引以为傲的拼搏精神。我相信,今天由5个泛民主派议员请辞所引发的5区公投运动,正是发动全民参与的一次机会。

今天我请辞,正是要为成就一场属于香港人的公投运动,就「尽快实现真普选,废除功能组别」这重大议题,让港人认真考虑,然后将港人的意愿量化,凝聚清晰的取向。因为我深信,只有将决定的一票交回人民手中,化被动为主动,才能摆脱这个闷局。

2003年的七一大游行,我们亲身见证了「人民的力量」的伟大,当时势必通过的23条在我们千千万万港人的脚步下拉倒。起初,你和我都不相信改变会由此而来,但香港人做得了。今天政制一役,不比7年前的23条一仗轻易。5区公投运动涉及的不再是抽象的时间表,而是在此关键一刻,我们觉得自己可以为香港的民主发展做什么?

我和许多香港人一样,不是一开始就投身民主运动。我是半途出家,加入争取民主行列。06年,我和一班民主同路人组织公民党,为公义、民主而奋斗。一年后,我选择参加区议会选举,第一次接受直选洗礼,走入政坛。当日的决定,改变了一生。没有那场选举,我就不会参加立法会选举。在两年前的立法会选举的向选民承诺争取双普选,为建设更公道的香港而努力。在选民的支持下,我有幸当选立法会议员。

然而,参与愈深入,就愈发现无论同事多努力,始终被局限在一个不民主的框架。我想,要推动社会公义,在议会为民请命固然重要。同时,必须走入群众,结合民主与民生,双线并行。年多的立法会议员生涯,却让我亲身见证这个议会制度如何不合时宜。就连特区政府也承认,现行的功能组别选举不符合普及而平等的原则,而功能组别连带的分组点票,也令民选议员的议案较难通过。

高铁拨款一役,让我感受甚深。作为议会新人,总有一份额外的冲劲,希望可以为改变社会而努力,让市民感到立法会做好宪制赋予的责任。功能组别这玩意儿,倒叫我感到无奈。我和许多香港人一样,也因着制度的独有设计而有时感到沮丧,慨叹议会不知道怎样向市民问责,不明白人民声音,这样的制度怎不教人伤心?

这场运动可能是强弱悬殊的对决。但是,我亦深信自己的辞职,可以让香港市民重新思考民主的真义,以实在的票去推动政制改革,有机会促成真正的全民参与。人民,不再是抽象的概念。

我希望市民理解和接受我的请辞,并非放弃香港,也非背弃你们当日投下的选票。我对你们的承诺,至今我仍牢牢地记着,不断提醒和训勉自己。今天我的请辞,其实是兑现争取民主普选的承诺,也是本人昔日参选的勇气和承担。将自己的议席放下,让你们有机会以手中的一票,表达你们心中的真正意愿。

假若往后走到街上,宣传5区变相公投运动信息时,希望能遇上你们,也希望你们会明白和支持我的决定,向我展示你们支持变相公投运动的笑容。假若你有保留和疑惑,我和义工团队都乐意向你们解释请辞的决定。这是走入群众的新民主运动,希望你们可以藉这场运动,和我一起为争取民主再接再厉,一同创造历史。

民主,就是香港的使命,也就是我的使命。今天,作为香港人的你们将如何对待这场变相公投运动呢?但愿在大街小巷上千千万万的香港人都有同感,并且伸出友谊之手,积极参与,仗义执言。

在座的议员,今天,就是改变的时刻,也是历史的时刻。进退,系于一念之间。今天留守议会的议员同事,多谢你们紧守岗位,继续发挥监察政府的角色。我相信我们互相补合,定能为香港民主道路创出新天!我亦呼吁所有支持民主的香港市民支持变相公投运动。这次运动的策略,合法合理,可以让市民强而有力地用实在的一票、宝贵的一票、庄严的一票,直接参与「尽快实现真普选,废除功能组别」的新民主运动。

但愿今天我的离开所成就的「五区补选,变相公投」运动,最终带来的,是我们一人一票选出的民主议会和特首,也是向我们真正问责的制度。我深信,公平的制度,民主的决策,美好的香港,指日可待!多谢主席。

(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