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香港活跃着一支” 80后”新青年运动组织

p100128107
香港抗议修建“高铁”的民众。

前英国殖民地香港回归中国已有近13年。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之后,这个城市仍然像过去一样,享有高度的自治。香港有自己的政府、自己的法律、自己的货币和一个资本主义的经济体系。和中国大陆不同,香港还享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不过,香港并没有完全的民主。长期以来,香港民众也接受了这样的社会现状。但是几周来,在香港活跃着一支年轻人组成的抗议队伍,他们要求更多的参与表达意见。他们挑战当地和北京政府的权威人士。

香港立法院被团团包围。组织者表示参加示威者有8000人,他们情绪高昂,端坐在地上,密切注视着大屏幕上立法院就香港修建高铁的审议过程,并以他们的方式进行着评论。

绝食明志

示威者希望阻止修建一条从香港连接中国大陆的高速铁路。他们谴责说,该项目牵扯范围之广、花费昂贵、与香港市民没有太多关系。所以,他们要到这里提出抗议。香港立法院马上要进行高铁议案拨款的投票表决。22岁的哲学系女大学生Christina Chan负责发放传单,她不仅是这次示威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也是新青年运动组织的知名人物。她介绍说:“我非常高兴,有这么多人能来到这里加入到示威活动中。这在香港的历史上也是第一次,在没有任何组织的情况下这么多人走上街头。”

最终示威也无济于事。香港立法院还是通过了该项议案,决定修建这条连接香港和中国内地的高速铁路。但是,对示威者来说游行活动是成功的。现在整个香港都在谈论着他们,他们是如此强大,以至于政治家不能对他们的建议充耳不闻。香港上空充满着一股年轻人的愤怒和极端情绪。这就是被称为” 80后”的新青年运动组织。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出生在1980年。该组织积极投身环保、建筑文物保护及阻止乱砍乱伐森林。同时他们还呼吁战胜贫困或对文化产业进行更多投资。他们主张后唯物主义价值观及可持续性发展,并对香港的自由经济政治体系提出批评。

参加示威的王孔(音)表示:“香港许多经济上的财政资源受到政治上的控制,并且经济也掌握在政治界手中。所以我们要提出抗议。我们希望,这些资源能够用于扶持香港的公共事业、扶持老百姓的生活。从而解决香港贫富差距大的这一问题。”

“80后”的青年运动组织也可以说是一支民主运动组织。今年元旦,香港数千名示威者在中国中央政府香港联络办公室前示威,敦促中国中央政府允许香港实行普选。香港政府对此次大规模游行感到极为吃惊,政府不理解这些人的举动。

而当地政府傲慢的态度也再次点燃了这些年轻人的愤怒。他们与警察之间多次发生对抗和摩擦。在发生示威期间,北京也发出了警告。无论如何,中国政府在2017年以后才有可能让香港实行普选。但是”80后”青年运动组织不愿继续等待下去,他们不相信当地政界和北京方面的承诺。

而对于参与此次高铁抗议活动的一名示威者红雨(音)来说,她还没有想过有关民主的问题。

她能参与游行已经是没有想到的事情了。因为她是从中国大陆到香港读大学的一名大学生。她说:“这是一个文化冲击。但这也不错。在中国大陆,大学生都听从共产党、政府的领导。他们中的大多数没有提出批评的能力。这对于一个健康发展的社会是不好的。”

没有北京的同意,香港不可能实现完全的民主。而北京对大陆的任何抗议活动都加以禁止。

(Markus Rimmele/严严/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