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林明理:无限的“关怀” 无边的“幸福”

p091226103
林明理,生于温州乡下,中学语文高级教师,独立写作者,中共党员。特意标明政治身份,是为了想表明,真正的中共党员应该独立思考、勇于反思、善于反思,愿说真话、敢说真话,说出“皇帝什么也没穿”,不应该感到可怕。只会唯唯诺诺、人云亦云、趋炎附势、拍马奉承之党员,是中共的大敌。电子邮箱:lml6588@gmail.com。
享受重重“关怀”的中国人好“幸福”

据有关报道,北京、上海有关移动公司秉承某些旨意,将对手机发送“黄色低俗”信息者,视情节严重程度,予以暂停短信发送功能或停机的处罚。有关部门为了“净化”“美化”我们的生活环境,如此不辞辛劳“深入生活”,对咱老百姓的“关怀”如此“无微不至”,让人不禁浮想联翩,满怀深情地回想起我们中国老百姓享受重重“关怀”的“幸福”岁月。

亲爱的朋友们,大家应该还记得,类似的“关怀”我们早就体验多多了。五六十年前,我们就有不要收听“敌台”,不要偷看来自外部世界的“敌报”“敌刊”,甚至是西方文学作品的禁令,西方的电影更是无缘目睹。如果你一不小心触犯了,则不仅是“停机”这样“温柔”的处罚了,你更可能会有牢狱之灾、性命之虞。平时的生活中,则总是有人不断地教导我们要“做XXX的好孩子”、 “做XXX的好学生”、“做XXX的好战士”,不断有人引导我们深情满怀地歌颂“我的XX妈妈”、“XX,慈祥的母亲”、“X啊,亲爱的妈妈”、“唱支山歌给X听,我把X来比母亲”。这是多么温暖的“母亲(父亲)的怀抱”啊!在这样的怀抱里,我们“忘记”了贫穷,“忘记”了饥饿,“忘记”了痛苦,“忘记”了满地的饿殍,“忘记”了濒临崩溃的国民经济,我们无限忠诚地“早请示,晚汇报”,我们高度警惕、积极揪斗“阶级敌人”。我们更满怀自豪地宣称,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民,我们还要壮志豪迈地去解救“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呢。

后来不得已国门打开,西风东渐、“台风”东渐、“港风”北渐了,我们又被继续谆谆告诫,不能听港台歌曲这些“靡靡之音”,要坚决反对西方的“精神污染”,坚决禁止个人安装卫星接收设备。在这样的重重“关怀”之下,我们充分培养起了对自己的制度、文化、“思想”、“理论”的“信任”,我们充分感受到了“国外比较乱套”“风景这边独好”的“自豪”,我们很多人更被培养起了对外部文明特别是西方“那一套”的自觉敌视、抗拒,对西方世界的自觉“警惕”——呵呵,美日欧可有很多“敌对势力”,就是港台也有好多,当心他们的“和平演变”呵。于是,我们一些人更培养起了为本·拉登高喊痛快、为萨达姆助威加油、为金朝廷惺惺相惜的“国际主义精神”。

然而可恼的是,信息技术发展竟如此之快,已经快得让人竭尽全力掌控就是掌控不了了。互联网时代,我们又被告诫“不要轻信”“网络谣言”,当心“网络黑社会”。那网络“金盾”、各类“防火墙”,更是有效地阻挡外部的“不利”信息,极大地“净化”“纯洁”了我们的思想与行为。不但境外书报刊不能订阅购买,电影电视引进或播放当然也要先行经过广电部严格审查,电视节目更有什么时段必须播放国产“主旋律”的严格规定,这样的“关怀”依旧无处不在,而且日甚一日。在官家本已不缺话语权的情况下,为怕我们不大信任,为让我们更加“易于接受”、“乐于接受”,我们的某些部门还在“紧缺”的财政预算中,播出巨款培育出了数不胜数无所不在的“网评员”。这些人以“一般民众”的身份,不分昼夜辛辛苦苦发帖引导舆论,而所得辛苦费据说竟然每篇每条只有区区“五毛”、“每月奖金不得超过一百元”。这样细致入微的关怀,怎不叫人感激涕零?

而另有很多“关怀”,竟然还深入了我们普通百姓的私生活。比如,前几年,陕西延安的一对夫妻在家看“黄碟”就被抓捕“教育”过;最近,河南南阳居民任先生也因在家用电脑下载“淫秽视频”、重庆一男子在浙江绍兴火车站被几名警察突检手机翻看出一段日本AV片,而被警方罚款“教育”;另有许多家庭电脑则早已被悄悄“关怀”过了。如今,我们的手机发发短信也要进入被“关怀”之列了——或许也早被暗中“关怀”了,不知夫妻、情侣之间发暧昧或带“色”短信算不算“情节严重”?如不算,那不知有关部门对手机用户之间是否是夫妻、情侣关系有无存底?如今,如何拜年也要被“关怀”一下了,这不,教育部就下文件要中小学生“给祖国母亲拜大年”了。更有一些说了几句公道话,批评了某些假丑恶,揭穿了某些低劣谎言,写了几篇文章或签了几个名字,而惹恼了某些权贵的人们,平时生活便享受到了种种特殊的“关怀”“保护”,行有“专陪”,出有“专车”呢——不知这样的“关怀”有无法律依据?

然而,可恶的是,时至今日,我们很多人对自己享受到的上述种种无微不至的“关怀”,不但毫不领情,竟还牢骚满腹、微词不断。比如,广大农民竟抱怨自己在医疗、就业、养老等等方面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怀;很多人竟抱怨自己生产生活的安全得不到应有的关怀,车祸、矿难、爆炸不断;更多人竟抱怨自己的食品安全得不到保障,毒奶粉、毒大米、毒鸡蛋、毒蔬菜到处都是,让人防不胜防,空气、水源污染严重,生存环境严重恶化;很多人又抱怨自己长期“蜗居”而没人关怀,外来“农民工”更是不断抱怨自己怎么长期“暂住”在自己的国土上;另有一些或失业,或讨不到血汗工薪,或房产土地被强征,或蒙受各种冤屈而讨不到说法的人们,抱怨自己得不到舆论、司法或“组织”起码的人道关怀,其中一些更是“罔顾大局”而寻找外媒,冲击外国使领馆“告洋状”以寻求“关怀”……这样的人竟还越来越多,真是太不知好歹,“狗咬吕洞宾”了啊!难道你们不懂,“精神”上的重重“关怀”是可以胜过一切“物质”保障的?你们难道就不会以“精神力量”去战胜“暂时”的“物质困难”?你们难道就不能撇开自己的一点“私心”“私利”,增加一点“大局”意识?

还有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我们另有一部分不管是物质方面,还是精神方面早已享受到真正、优先的重重关怀的国人,却急不可耐、争先恐后把自己的家人、财产转移到西方发达国家,自己也随时准备着一到时机就开“溜”。就是一般老百姓,有一点机会,也是不遗余力地要“出去”。难道真的已经是“人心不古”?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