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渎职还是遭政治排挤 城步县委书记案引关注

p100125106
吴艺珍的女儿吴芳宜在博客上为父亲鸣冤。

2009年12月3日,网帖“一个‘贪官’女儿的自白”引起社会关注。发帖人是吴芳宜,旨在为父吴艺珍鸣冤。

吴艺珍,湖南邵阳城步县原县委书记,被农民杨宗才举报违规批地,致使国有资产流失。2008年12月31日吴接受纪委调查,被认为受贿终止其全国人大代表资格。

吴艺珍被双规后,42名县人大代表联名上书省纪委称,吴因坚持原则,遭到对其不满的部分官员利用职业举报人进行不停的举报,属政治排挤,受贿与渎职指控不实。

去年11月30日,吴艺珍案一审开庭,检方以渎职,受贿罪予以起诉。

邵阳市人民检察院反渎局局长龚文卿接受采访时承认,目前还未查获吴艺珍的赃款和去向,但有其他证据能证明吴艺珍受贿。

一件灰色棉服紧贴消瘦的身体,头发略微灰白、单薄的腹部明显往里凹,更衬得背部微微驼着。被羁押在看守所后,湖南城步县原县委书记吴艺珍已被免去全国人大代表资格。

1月1日,记者在洞口县看守所见到吴艺珍,他已经历过一审开庭。

“我没有贪污,只是急功近利发展经济,有些举措激进了,违反了国家的政策法规。”这个语调平和的官员讲话时偶尔有一丝为难的微笑。

双规时吴艺珍原以为几天就能把问题说清楚,没想到整整一年自己还留在看守所。

向他发难的是城步县农民杨宗才。

这名在当地人与媒体眼中的维权斗士,已和吴艺珍斗争了近2年,期间,不断上访、举报。

去年8月,他获得证据在网上实名举报吴艺珍贱卖了县人造板厂的319亩土地,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千万元。

检察院调查后以渎职罪和受贿罪起诉吴艺珍。去年11月30日,吴艺珍案开庭,杨宗才带着10多名农民在庭外高喊“严惩贪官吴艺珍”。

而一封42名县人大代表的联名信让这场正义与腐败的斗争变得扑朔迷离。他们上书省纪委称,吴艺珍是好官,受贿与渎职指控不实。

“贫困县”挪用征地款

“这是今天第四拨。”灯光下,杨宗才扬起脸,竖起四根指头晃了晃,最近找他打官司的人很多。黑衣,黑鞋,黑鸭舌帽,这名维权者酷似民国剧里的“侦探”,说话时,会屏住呼吸,眼神定定的,仿佛时刻准备质疑。

他住在城步县城,八角亭周家冲,二层崭新的小楼,近300平米,花了他15万元。提及个人收入,杨宗才脸上闪过一丝笑,“今年代理成功了几个诉讼,费用拿到的话,收入可观”。

1月3日晚9点,杨宗才和吴艺珍的“战争”还在继续,他将刚写完的帖子“城步大贪官吴艺珍又添渎职新佐证”上传到自己名为“城步第一反贪农民”的博客,并转发至人民网等各大论坛。

杨宗才对吴艺珍的印象是,一名让他很不舒服的城步县官员,“和其他官员相比,与吴艺珍打交道,他不给你回旋的余地。”

在2004年,湖南重点工程竹城公路(竹市镇到城步县)开建后,被占地农民杨宗才调查发现,县里克扣了18%的农民补偿款。经村民书面委托,杨宗才代表全村维权。

杨宗才找过村主任、镇书记、公路建设的副指挥长杨文渊以及信访局、国土局的领导。

“他们都很客气,说这事我们管不了,你最好找县长书记”,杨去找了当时的书记辛建平,“辛给我开个条子,让我去找主管部门。”

最后,杨宗才找到吴艺珍。

吴艺珍于前一年的6月刚由邵阳县委副书记调任城步县县长。修建公路时,吴是指挥长。

“他直接说县财政现在没钱,县里也是按市政府文件办的,说我要是去告,就随便告。”杨宗才去了几次都碰了钉子。这成为杨宗才不舒服的根源。

吴艺珍在看守所也反思过这个问题。他觉得自己跟村民沟通的方法过于直接。他也承认县政府克扣了补偿款。但他说,钱款使用的方案是上一届政府定的,而且那些钱都用作县乡村三级公路指挥部的办公经费。

城步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每年的财政收入在5000万。为修建公路,县里需第一期自筹资金3150万元。

杨宗才并没体会到县政府很穷。他看到为庆祝建县50大庆,城步县新建了行政中心、儒林广场。2006年,杨宗才将管辖城步县的湖南省政府告上法庭。

在法院调解下,吴艺珍和杨宗才签订协议,约定在一到两个月内,将1000多万元差额补偿款发还给村民。

杨宗才也不讳言,他维权是收取报酬的,为补偿款的4%,合计40多万元。

“不扳倒他,誓不休”

但杨宗才至今只拿到13.2万元酬劳。这也是杨宗才认为吴艺珍和他过不去的原因。

法院调解后,县政府开始陆续发放补偿款,按协议,每笔钱必须要杨宗才签字,村民才能领取。

吴艺珍并多次当着杨宗才的面告诉村民,“你们不要找杨宗才帮忙打官司,他收提成,你们不告这笔钱我也保证足额发放。”

杨宗才说,在领到13.2万元后,他没再签字,但补偿款仍在发放。

到2007年,补偿款的发放像山涧溪流断水干涸了。

那年1月,杨宗才带着近百名农民进入县政府,要求发放钱款并进一步提高补偿标准。吴艺珍答应,6月底之前处理好补偿事宜。

“吴艺珍这样的大包大揽会让自己很被动。”任职多年移民局局长的戴明华举例说,城步县1999年修建国家级水库白云水库,征地补偿款至今没完全到位。历经6任县委书记、县长,没有一个敢站出来给老百姓解释,更没人敢给承诺,老百姓上访,就推、拖、躲、赖。吴艺珍出任县委书记后承诺,“每年支付300万,本届政府一定要结清。”

对杨宗才的承诺,吴艺珍则无法践约。

让他陷入被动的是几项献礼工程。2006年是城步建县50周年,竹城公路、新行政中心、儒林广场、南山广场、城镇给水等26项工程,都要求在那年完成。总耗资达1.1亿元。

在看守所中,吴艺珍告诉记者,他本不愿搞这些工程,劳民伤财,“但这是从市委到县委拍板的工程,我当县长前就定下了的50大庆规划,作为县长我只能尽力筹措资金来完成工程。”

一份2006年城步县人大常委会对献礼工程进展调查的报告,显示出了巨大的资金缺口。

竹城公路县里应自筹4060万资金,实际到位只有2310万;占地2.9万平米、投资总额5000万的县行政中心大楼,资金缺口3600万,“因无钱支付预付款,电梯空调至今未安装”……

“而他在这一年里完成了所有的献礼工程。”城步县原政协主席唐尧认为,吴艺珍这一年的努力赶上过去十几任官员做的政绩。

吴艺珍不让这些工程下马的另一原因是,他认为工程能拉动县城经济,“没有项目,没有建设,就没人愿意来城步投资,经济就无法发展。”

而杨宗才又带着未领到补偿款的农民去长沙上访。在被民警强制押回后,他被拘留10天,随后家中二楼又被炸一窟窿。杨宗才将这些归咎于吴艺珍,“当时就觉得,不扳倒他,我就没好日子过。”

8000元买来渎职“铁证”

杨宗才最初对吴艺珍的举报并不顺利。

他从2008年4月开始收集吴艺珍“贪污、渎职”的各种证据,向省市纪委举报,但均未获得实质性进展。期间,吴艺珍还当上了城步县县委书记。

2008年6月,农民黄品德给杨宗才的举报带来转机。他拿出两份复印件,并让杨宗才相信这上面记录着吴艺珍的“渎职”经过。

读过高中的杨宗才看完复印件后明白,有人在更改会议纪要的内容。

那是一份2004年县里开会、商讨县人造板厂土地使用权出让的会议纪要。

更改前的“纪要”上显示,关于土地的受让方“可按国有未利用土地性质”向有关部门申办用地手续。

而另一份“纪要”上,则用笔涂去了“可按国有未利用土地性质”,并在边上手写着“经挂牌出让取得土地使用权,同意按商居用地”办理用地手续。

在那份涂改了的会议纪要上,有吴艺珍的签字。

而此前的那个集体决议也是违反国家相关政策。

黄品德告诉杨宗才,人造板厂园艺场的这块地既非“未利用地”也非“商居用地”,至今还是农用地,根本未办理转用手续。而且那块地被“贱卖”给忠协房产开发公司,忠协又将地转卖给他人后,赚了很多钱。

“我听后就觉得,这是吴艺珍的重大渎职。”杨宗才说。

黄品德还给杨宗才捎来这样一个消息,人造板厂的园艺场,原先被30多名职工租赁,租期30年,用于种植和养奶牛。土地出让后,他们对政府的补偿不满,想委托杨来诉讼,并按补偿款的4%给与提成。

杨宗才答应了,并花3000元从黄品德处买来这两份文件,还和黄约定,“等扳倒吴后再支付5000元。”杨宗才现在保存着那张欠条。

2008年8月,刚学会电脑打字的杨宗才实名发帖,将“吴艺珍渎职犯罪系列材料”和两份会议纪要传至人民网等各大论坛。

两个月后,杨宗才接到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反渎局电话,希望其配合调查。2008年12月31日,吴艺珍、忠协公司相继被调查。

2009年4月15日,吴艺珍被以涉嫌渎职和受贿罪逮捕,全国人大代表、县委书记等头衔均被免去。

改制旧案遗留把柄

在看守所中,吴艺珍写了一份鸣冤材料。他承认在“土地案”中负有责任,“但没有渎职”。

如今,土地的受让方忠协公司已人去楼空。

公司的浙江股东全部撤离,总经理邵银富与法人代表练巧忠被邵阳检方传讯多次,目前处于取保候审。

公司股东肖和刚还留在县里,他是本地的开发商,正是肖将人造板厂的土地介绍给浙商邵银富的。他向记者讲述了关于这块地的故事。

2004年初,肖和刚听说人造板厂贴出招标告示,准备出让园艺场的土地,但无人问津。

“当时在城步,连一家能一次拿出一百万资金的房产公司都没有,地产开发几乎为零”,县政府联系几个本地老板,都没人要,因为那里太偏。

肖和刚意识到,县城若外扩,那块地就可能成为新城中心,便建议朋友邵银富收购。

“我们知道那是农用地,要求政府办转用手续。”肖和刚说,所以2004年11月10日县委常委为此开会,也就有了第一份会议纪要。

邵银富很快拿到“未利用地”使用权证。

2007年,邵银富想退出城步,欲将地转卖他人。但“未利用地”使用权证无法流转,便要求换发商居用地证。“所以就出现了对会议纪要的更改。”

于是邵银富又拿到“商居用地使用权证”。

据检察院指控,吴艺珍涉嫌滥用职权罪,未办理农用地审批手续,违法出让给忠协公司,并办理了商居用地使用权证,造成国家经济损失2390余万。

吴艺珍对记者说,他承认改造人造板厂时有点急于求成,“但在土地出让方面,我一直坚持必须向有关部门完成用地手续,会议纪要上写的很清楚。

2004年,刚当上县长的吴艺珍最大任务就是改制企业,他要解决20多个企业的改制问题,数千工人分流,改制费用缺口巨大,市里要求必须在年底完成。”

县人造板厂是其中一个国有大厂,500多工人等待下岗,所需费用3000多万。而当年县财政收入不足5000万。

人造板厂董事长肖明主回忆,在将厂房出让后,还有500万左右的差额,便打算出让厂里的园艺场土地。

肖和刚说,“吴艺珍原本可能想先上车后买票,可他的下属没给他买票,直接发放土地使用权证。”

但肖和刚认为,忠协公司并未低价拿地。

2004年国土资源部门给出那块地的基准价是1100多万。“忠协”除了支付“购地款”480万,还承诺完成的土地配套基建,其费用也在700万左右。

“所谓国资流失2390余万,检方是以2008年的市场价来核算的。”肖和刚说。

记者了解到,洞口县检察院2008年委托评估公司对该地的估价是3000万元。

谁泄露“天机”?

有一点,吴艺珍至今没想明白。自己修改过的县委会议纪要草本放在档案局,只有县委常委签字才能调阅,“杨宗才一个农民,是不可能拿到的”。

记者从杨宗才处了解到,会议纪要最初是人造板厂前总经理阳守权给黄品德,委托黄举报的。

据人造板厂的现任董事长肖明主介绍,阳守权和吴艺珍还有这样一段往事。

阳守权曾无证砍伐林木,遭举报后被免去人造板厂总经理职务,成为普通职工。2004年,人造板厂改制分流员工时,阳守权曾向吴提出进财政部门工作,被吴拒绝。

改制前,人造板厂园艺场的土地租赁给了阳守权的妻子陈如兰和其他职工。土地出让时,阳守权要政府支付其个人50万的租赁补偿。而县里企改小组评估地面作物估值为10多万。

“关于阳守权索要补偿,吴艺珍曾当众拒绝过他。”肖明主说,随后他们开始上访。

一位不愿意公开身份的县领导透露,阳守权的会议纪要是副县长段文亮提供的。阳和段是老乡,两人关系好。段文亮在2006年提为县委常委,想继续兼任副县长,被吴艺珍拒绝。吴艺珍想提拔“更年轻有能力的干部”。

杨宗才手中的会议纪要显示,当时主管国土、城建的副县长段文亮也参加了会议。

但蹊跷的是,这宗土地案牵连出多位城步县官员,除了吴艺珍外,县委常委段文亮也在列,他也被检方指控涉嫌收受忠协公司贿赂。

记者联系阳守权核实情况,但一直打不通手机。

“我不知得罪了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落到这般田地,只是觉得要把官做好很难。”吴艺珍对记者说,你去城步看看那些官员的住宅,动辄数百平米的小别墅,开着名车,为啥没人问他们的正常收入能否支撑他们现有的生活。

不合群的县领导

在城步县,不只是农民杨宗才觉得吴艺珍让人不舒服,很多城步官员也觉得吴很不同。曾任县建委副主任的刘爱国用“非常不合群”、“没人情味”来形容吴艺珍。

在吴艺珍任县长、书记6年中,刘爱国从未听说他去过哪个县、科局领导家吃饭,更没在娱乐场所和酒店的私人宴请中见过他。

某天,妻子华玉凤到城步看望吴艺珍,巧遇县旅游局长。县旅游局长提出请吴夫妇共进晚餐。吴以“不习惯外面饭菜”为由辞掉。

吴艺珍跟妻子解释小心谨慎的原因,“城步长期的贫困让本地干部滋生很多不正之风,互相排挤,拉帮结派,告黑状,我作为一把手就必须带头抵制这样的作风。”

城步是苗族自治县,地处湘西南边陲,长期以来形成五个聚居区,县里的各级领导都来自这5个区。

县政协原主席唐尧告诉记者,他们各自为政,彼此排挤和拆台不断,其中“1区”和“2区”的矛盾尤为激烈。作为2区出身的吴艺珍,上任后提出打破区域隔阂。用人方面,他注意注重平衡五个区的关系。

吴艺珍被双规后,42名县人大代表上书省政府称吴为好官。吴艺珍老家在花桥村,该村主任漆云中也签了名,但他认为吴“太没人情味”。

“别村的主任去找他办事,他一口应承,我们村去,他就说你找职能部门,我又不是你一个村的县长。”漆云中说。

2004年6月,吴艺珍任县长就做了件“没人情味”的事,他罢免了堂兄吴晖扶贫办主任的职务,调其任县政府助理调研员,吴艺珍的理由是,“家里有一个干部就行了,连亲属都调动不了,怎么调整别人”。

马安平被查也让一些城步官员认为吴艺珍“不近人情”。

据刘爱国介绍,马安平任教育局长期间,为给吴艺珍妹妹吴齐放安排一个更好的工作,多次提出将其从农村中学借调至教育局财务室,被吴艺珍屡次拒绝;后趁吴出差之际,才“偷偷”办成。

一位城步官员透露,当时县委书记辛建平女儿未考上广西大学,马安平动用教育局20万元,为其运作来一个计划外招生指标。

2008年5月,辛建平调任邵阳市政协副主席后,马安平因违规提调教师进城、从中收取巨额礼金被查。

“他被免去县教育局长职务,改任教育局党组书记。”城步县纪委干部监察二室主任张尔瑜证实了此事。

“纪委也接到关于他挪用教育局资金买指标的举报信。”张尔瑜说,他曾向吴艺珍汇报,“吴感叹,不要深究,点到为止吧。”

贪腐赃款在哪儿?

杨宗才举报的“土地案”牵连出5名城步官员。

除了吴艺珍外,还有常务副县长李明亚、县委常委段文亮、县政法委书记朱建华和国土局长李绍城。他们均被指涉嫌受贿。

邵阳市纪委副书记李发和向记者证实,段文亮和朱建华案已查获赃款;其中段文亮因受贿24万元(包括收受忠协公司5万),被判刑10年。

2009年11月30日,吴艺珍案在洞口县法院开庭。检方指控其涉嫌受贿128万。

庭审中,吴艺珍否认受贿。他说,此前承认受贿是在“办案人员多次连续3天3夜不让睡觉,轮番逼供所致”。

“除了口供,公诉机关拿不出任何证据。而庭审时又无证人到场。”吴艺珍说。

邵阳市人民检察院反渎局局长龚文卿主办此案。他向记者承认,此案目前最大的漏洞就是没有“追到赃款”。

在城步县教育局督学刘爱国眼中,吴艺珍一直是拒绝各种“奖金”的。

据他介绍,一般县里实施大工程,指挥长和常务副指挥长都由县级领导担任,逢年过节时指挥部都会向其发放“加班奖金”,每人三五千不等,“所有领导都要,唯吴艺珍拒绝,他说县财政困难,奖金就捐给指挥部办公用”。

做了近20年村干部的杨溢清告诉记者,吴艺珍这样的县领导很少见,女儿上大学、母亲过生日等喜事,吴艺珍都不让干部去。有时人去了礼金不收。“现在一个村干部,每年花在乡镇领导的礼金,一年也得几千块,何况一个县长。”

华玉凤告诉记者,吴艺珍刚当选城步县长的那年春节,有官员来家里送礼被他拒绝,“他还说,我以前在邵阳当官时怎么没见你来送礼。”

城步县官员戴明华称,吴艺珍最大的失败还是“人治”,“他老以为自己以身作则,不贪不占,就成了,没有制定一个科学的制度,最后自己反倒游离在体制之外,遭受排挤。”

“贪官不倒,举报不止”

2009年12月3日,吴艺珍22岁的女儿吴芳宜在博客中发帖“一个‘贪官’女儿的自白”,在为其父鸣冤的同时,还晒出了吴家与其农村父母家的家产。

和杨宗才300平米的住房相比,吴艺珍的房子要小得多。

那是邵阳市委的家属院,建于上世纪90年代末,90平米的房子里,能看到吴家最值钱的财产:一套组合家具,一台台式电脑,一架钢琴。

“吴艺珍只有周末回家,平时都住县里武装部的宿舍。”妻子华玉凤说。

华玉凤是邵阳市的特级教师。她说,吴艺珍和自己收入并不低,这些年攒了30多万,准备等女儿毕业后给她买房子。“邵阳市检察院的办案人员也曾来家调查过。”

“我们查实其受贿130多万,全部交给其70岁的老母亲了,她母亲体弱多病,一直不说赃款去向,出于人性办案,检察机关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我们就不追究赃款去向了。”2010年1月5日,邵阳检察院反渎局局长龚文卿对记者说。

记者见到吴艺珍的父母———吴光华和老伴秦玉华,他们如今每天在一电子厂打工,一天挣20多块钱补贴生活。

吴光华说,如果吴艺珍贪污那么多钱,他怎么不请个保姆照顾自己,还让我这么大年纪的人去给他做饭洗衣?

“我们有其他证据”。龚文卿说,我们已有足够的证据证实吴艺珍受贿,法院本月中旬就能判决,是否办错案,到时都会尘埃落定。

记者提出想看吴艺珍受贿的证据,龚以此案正在审判,拒绝了。

杨宗才也知道自己跟吴艺珍的“战争”并未结束,他现在有时间还会时时更新自己的举报材料。他注意到吴芳宜为父亲鸣冤的网帖,认为“那纯属作秀”。

他搬出厚厚一摞材料,告诉记者,这全是举报吴艺珍渎职的材料,“贪官不倒,我将发帖不止,举报不止”。

(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