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杭州湾跨海大桥上大批飞鸟死亡

p100125101

杭州湾跨海大桥通车前后,飞鸟大批死于桥上,该大桥疑为飞鸟“百慕大”的传闻也沸沸扬扬。

大桥正处于候鸟迁徙必经之路上,成千上万只百余种候鸟栖息在位于大桥南侧的湿地上。这个方圆面积43.5平方公里的湿地号称将成为世界级的候鸟栖息地。

大桥上飞鸟的死因引起全国鸟类环志中心的高度关注,该中心经过近一年的观测,将在近期公布结果。该中心副主任侯韵秋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相信飞鸟的死因与大桥有关”。

侯韵秋正对国内所建跨海大桥对候鸟迁徙的影响开展研究,她希望研究结果能使有关部门在跨海大桥设计建设时,不要破坏候鸟生态。

“大桥在竣工前,我们在桥面上发现了大量鸟的尸体。”杭州湾跨海大桥管理局办公室主任何文宏说。

杭州湾跨海大桥于2008年5月1日通车,这座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北起浙江嘉兴海盐县,南至浙江宁波慈溪市,全长36公里,横跨整个杭州湾。这座大大缩短宁波至上海距离的大桥,目前日车流量超过两万。

浙江野鸟会的一名成员佐证了何文宏的说法:“2008年4月25日,我与一群朋友一起偷偷地骑车上了杭州湾大桥,一直骑到了大桥中央约18公里处,一路上发现很多迁徙的候鸟的尸体。那时大桥还没有开放,基本上没有车子来往,可以排除鸟被汽车撞死的可能。”

大桥通车后,经常奔波在杭州和宁波两地的商人李先生见过桥面上的死鸟:“有时我开车去上海办事,经过杭州湾大桥时,偶然发现干净的桥面上,有好几个看起来不像垃圾的黑点,放慢车速开到近前,发现是一群被轧得血肉模糊的死鸟,估计有十来只。返回时候又看到这种景象,大桥上有这么多死鸟,太奇怪了!”

在杭州市一家媒体工作的叶女士,曾跟随浙江野鸟会成员进行了实地观察。他们以规定的最慢时速60公里行驶,在距大桥起始点两公里处,他们在硬路肩上发现一只完整的死鸟,几分钟后又发现另一只……一趟来回,在海盐往慈溪方向发现5只死鸟,慈溪往海盐方向发现3只,另外还有几摊血肉模糊的死鸟。

一名大桥养护中心工作人员在受访时确认大桥上频繁出现死鸟,尤其是夜间出现死鸟的概率更高。

这种情况引起了浙江省一些鸟类保护人士的关注,并进行了观测。据他们观测,若遇到大雾或大雨等恶劣天气,死鸟会更多一些,死的主要是信鸽和水鸟,大雁和野鸭等飞得高的鸟,似乎没发现过。

1月中旬,大桥的养护中心负责人谢明浩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大桥刚开通时死鸟较多,一般是晚上发生。

死鸟在大桥上出现较多的是在春秋两季,而此时,正是候鸟迁徙的季节。

杭州湾湿地是候鸟迁徙的一个停歇地。这是位于杭州湾跨海大桥南侧的大片开阔的湿地,系中国八大咸水湿地之一,面积43.5平方公里。这里有广阔的滩涂,也包括大片的芦苇荡与荒草地,有候鸟喜好的环境和丰富的食物。

鸟的迁徙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每年,它们都会往返于澳大利亚和俄罗斯西伯利亚之间,迁徙距离长达1.5万公里。如此漫长的旅途,中间它们只停歇两三次,杭州湾湿地就是其中一个停歇地。

每年的四五月份,它们如期从南方来,在这里停歇20天左右后继续北行。秋天到了,它们又往南飞,在九十月份再次到这片湿地歇脚觅食。

在这些候鸟中,既包括地球上迁徙距离最远的鸻鹬鸟类,也有斑嘴鹈鹕、黑脸琶鹭等珍稀濒危鸟类。目前,湿地内的鸟类有102种,有8种珍稀鸟类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其中朱鹮则是国家一级濒危鸟类。

“如果没有杭州湾湿地这样的中转站,它们就飞不到目的地。”澳大利亚著名鸟类生态学专家、鸻鹬鸟类研究组副主席菲力史卓先生在考察后这样说。

“这里的百姓以农渔业为主,在滩涂上养鱼养虾,生态环境较好,而且芦苇、杂草丛生,非常适合候鸟栖息、繁衍,像白鹭一年四季都看得到。”杭州湾跨海大桥管理局办公室主任何文宏说。

在杭州湾跨海大桥尚未竣工时,杭州湾湿地办对外宣布,要将杭州湾湿地建设成为世界级的候鸟栖息地和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观鸟湿地,附近一些休闲农庄已把湿地观鸟作为吸引游客的项目。在一个面积约1万平方米的海中平台上,一座高矗的观光塔已经封顶。

杭州湾湿地项目引起了世界银行与全球环境基金会(GEF)的高度关注,世界银行为该项目提供了500万美元的赠款,以支持自然湿地保护区及处理污水的工程湿地的建设。GEF希望,最近几年内,湿地内的鸟类数量和种类能逐年增加,递增幅度不少于10%。

但是横跨在候鸟南北迁徙必经通道之间的杭州湾跨海大桥,是不是候鸟的死亡之网呢?

杭州市跨海大桥上死鸟频繁出现,使人联想起位于北大西洋马尾藻海的恐怖而神秘的百慕大。那么,杭州湾大桥会不会也是飞鸟的“百慕大”?(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