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美联社:中国青年刺杀当地官员被看作英雄

p100122
被判死刑的山西吕梁下水西村民张旭平,19岁,在北京紫禁城的照片。由其家人提供。

北京—当李世明被一位雇来的杀手刺穿心脏的时候,他的村民们没有哀悼这位当地的共产党员,许多人说他们的生活多年来因李的强占土地、敲诈钱财、仗势欺人而成为地狱。

相反,在这个被称为下水西的北方(译者注:山西吕梁)的小镇村民们认为杀死李的十几岁杀手是当地的英雄。来自矿区的超过2万人向法庭申请宽大处理。

“当我听说李世明被杀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因为人们很长时间以来就想把他杀了,”村民邢小梅,说她的丈夫与李两人产生了个人纠纷后,多年来就被李骚扰,“我自己都想把李杀了,但是我没敢动手。”

这起谋杀案又一次展示严峻的事实:共产党干部如何滥用权力,以及许多普通的中国人感受到的挫败感。一党体制有时能够让官员将他们的治区变得如同自己的封邑。

中国的领导人将腐败视为国家进步的威胁,但是由执政的共产党的不透明的政治体制—不允许任何异议——缺乏独立的司法体系更加重了问题。

在党支书李这一案件中,年轻人承认了刺杀,她的妈妈和律师星期三说,19岁的张旭平因这起2008年九月发生的命案而被判处死刑。他们说,上了星期,判决悄悄的下达了,这个星期,他们提出了上诉。

当 地报纸称,张旭平从另一位村民,35岁的农民张虎平,那里收了1,000元($146)刺杀李,李据说骚扰这位农民长达数年。2003年当李既没有许可, 也没有赔偿地抢占了28亩果树之后,老张领导一群农民向省政府寻求帮助,在这之后老张就经常因为各种不实的罪名而被拘禁。

报道说,这位年轻人进了学校,那里李正在参加一个会议,他发现他是独自一人,然后就刺穿了他的心脏。李踉跄地跑出大楼,钻进他的豪华旅行轿车里(译者注:奥迪Q7),但是在到达医院之前死亡。

这一案件很快地泛滥起对年轻的杀手的的同情——这是对李的痛恨的表现。

报道说,张的判决,最初被定在八月,不得不延迟到十一月,因为成千上万的人在法庭外出现,希望观看审判现场。

当地下水西将近21,000人向法庭申诉,为张求情——但徒劳无功。

在下水西,美联社联系到的村民说他们多年来在李里的恐惧下生活,据他们说,李敲诈钱财,利用他的影响力将反抗他的人拘禁或投入监狱。

张威信,58岁,说李三年前非法占有了他的3.3亩的土地盖房子,但他们想要制止他时,他还雇了黑帮殴打他,他的妻子和孩子。

“当我们听说李世明死了,我们觉得很高兴。因为他做了那么多坏事,让我们村民们受苦,”张伟欣通过电话说,他和被指控的一家没有关系,“我们都很恨他。”

在审判期间,被告人向李的家属道歉,国营的《北京青年报》说。但是李的长子在法庭上拒绝了道歉,说他希望法官可以判处杀死他父亲的凶手“枪决”。

这位儿子说,李的死带给家庭的是不可估量的打击,说他的弟弟妹妹们无法专心学习,从此可能要辍学。我们想要联系李的家人但是没有成功,家庭成员们没有公开承认对他的腐败的指控。

张的案件的和另外两起案件一起体现出普通中国人在对抗权力的杀人命案中的另类英雄情结。

在六月,一位中国女人(译者注:邓玉娇)在反抗当地官员要求性交易的时候刺伤了他,后来被当地的法庭判决无罪释放,这一决定看起来是为了避免一场批评风暴。

但是在2008年,尽管也有大量的同情之声,杨佳,一位承认杀死了6位上海警察的年轻人被处决了,他的刺杀是为一辆怀疑被盗的自行车而被警察折磨之后的复仇行动。

和上面的案例不同,最初跟踪了张的案件的中国国有媒体既没有报道罪行认定也没有报道他的死刑——很象是政府命令媒体噤声。

一位在北京的律师和法律博主,刘晓原,说既然有如此多的人在这一案件中站在张的一边,法庭应该考虑公共的意见,

“如果村支书的非法行为让大量的村民愤怒,那么法庭应该考虑放宽刑罚,”刘说。“这是人民的意愿。死刑过重了。”

中国的社会评论员严昌海在他的博客中说,这起案件反映的是被领导欺负的中国农村穷人正在变得绝望。

“张旭平是有罪的。他最大的罪就是他敢于反抗象土匪一样的官员,拒绝顺从地做一个奴隶。”严说。

严谴责了法庭、当地警察局及官员们所下的谋杀的结论。

他写道,“如果当局没有容忍李世明的罪恶行为,和哪怕只有一桩他的错事受到法律的惩罚,他就可以避免死在张旭平的刀下。”

——美联社研究者席岳和余冰对此报道有贡献。

(GILLIAN WONG/小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