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欧社时评:《阿凡达》让中国受到史无前例的反暴政教育

p100111115

《阿凡达》是一部通俗的政治大片,一部歌颂叛逆和反抗的反侵略、反奴役、反掠夺的反暴政大片。

中国当局极不合时宜地筑墙封网,禁播《蜗居》,重判因言获罪的“国家的敌人”,却为什么允许不提祖国,反叛祖星,煽动反抗暴政的《阿凡达》上映呢?

估计中国也会有人已感到有苦难言,套用那位常常让当局坐立不安的狡黠的赛车手韩寒的话,“有理由相信”,这又是一次“我们国家做过的最后悔的决定”。这么大的失误也许得由政治局来承担。

当中国当局11日宣布进行了一次比美国“爱国者”导弹拦截高度更高,拦截效果更好的陆基中段反导拦截技术试验时,他们肯定不会联想到,就在这几天前美国的一枚“超级炮弹”不仅是在未受抵御或拦截无效的状况下,而且是在万众期待的欢呼声中击中中国,并在全境开花。

套用冷战时期中国政府的标准用语,这是一颗 “糖衣炮弹”,具有超级迷惑力和杀伤力的巨型“糖衣炮弹”,它就是6日开始在中国大陆公映的好莱坞科幻影片《阿凡达》。

甚至官方媒体也一点不忌讳从南到北、自东到西席卷中国的《阿凡达》热:在上海,一位妈妈裏着棉被在寒风中彻夜排队为孩子买票;因出技术故障不能按时上映,东莞的影院经理竟两次下跪向愤怒的观众求饶;头一周票房收入达4亿人民币。

让观众疯迷的《阿凡达》到底是一部什么影片?令人纳闷的是中国众家评论都王顾左右,未切要害,似乎都担心触犯禁区,警醒当局。

中国的左派看了影片之后装疯卖傻地告诫人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称主人公杰克.萨利“把纳美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宇宙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乌有之乡)

还有人牵强附会地说,《阿凡达》是“钉子户的伟大教材”(李承鹏),而别的人又纠正说,它“讲的是战争,不是拆迁”(胡胜华)。更多的人赞叹它是人性或环境的颂歌。基本到此为止。

实际上,按照导演詹姆斯.卡梅隆自己透露的意图和影片所实际演绎表达的,《阿凡达》是一部通俗的政治大片,一部歌颂叛逆和反抗的反侵略、反奴役、反掠夺的反暴政大片。

卡梅隆先生是坦诚的,他毫不隐讳,他就是要在科幻电影中“用隐喻说这个事”,让“人们看完了才意识到他们站在了伊拉克一边。”

“我不偏执于影片的教育意义,但我也不想让娱乐完全流于空洞。”他曾经说过。

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一直孜孜不倦地在网上筑构高墙,小心翼翼地阻挡任何有可能让民众产生仿效当今世界其它多数国家实行的言论自由、三权分立制度的非份之想的信息侵入的中共宣传部怎么会准许在北京圣诞节那场举世瞩目的对煽动颠覆的“国家的敌人”刘晓波判刑11年的宣判之后仅12天让《阿凡达》长驱直入,使中国民众经受一场史无前例的反暴政教育呢?

按照北京圣诞节宣判“煽动”罪所体现的政治精神,《阿凡达》就是彻头彻尾在煽动着一种“反叛”精神,主人公杰克.萨利反叛的不仅是他的祖国,而且是他的祖星(请原谅这儿制造了一个新词,指他和他祖辈居住的星球,即地球),为了爱情,为了他心目中的正义,他义无反顾地去帮助另外一个星球潘多拉星上的类人类纳美人与他自己同星同类的战友作战。

而这正是与高度集权治理之下一个13.5亿人口大国的官方正统意识形态格格不入的被当局视为洪水猛兽的会破坏稳定,破坏和谐,带来民族和国家灾难的极度危险的异端思想。

按照北京圣诞节宣判所依据的政治精神,批准《阿凡达》影片上映的官员犯下的“煽动”罪比获刑11年的“国家的敌人”刘晓波要严重何止千百倍,至少要按这一罪名的最高刑期15年去判吧。

被判11年的刘晓波所发表的文章仅仅呼吁实行言论自由,民主选举,并未挑动暴力反抗,而《阿凡达》却明确鼓吹道德感化无法阻挡暴政,只有奋起以暴抗暴才能保全自己的家园。潘多拉星上的纳美人把迈尔斯.夸里奇上校领导的人类殖民军打得落花流水、全军覆没的结局正体现了编导者正义战胜邪恶的思想倾向。

真正读过那些被当局视为“国家的敌人”的反动文章的人从来有限,包括文革中遭到残酷杀害的林昭、张志新、遇罗克、李九莲、钟海源等“反革命分子”,大多数人其实只是从平反昭雪他们的报道才知道他们的名字,除了审查、审判他们的人和历史学家,很少有别的人读过他们的文章,因此应当说“流毒”实际上很小。

而《阿凡达》的观众遍及社会各个层次,简直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少,大家争先恐后,自掏腰包,在3D视觉带来的心灵震撼中接受反叛意识的教育,不知不觉地完成价值观念参照体系潜移默化的转变。这种以重金打造的一流创意和技术,得到广告鼓吹和官方许可形成的综合性的影响力和煽动力是“躲在阴暗角落里”的“国家的敌人”根本无力形成的。

历史一直是这样,人民从官方恩准观看的外国影片中学到的被当局仇视和害怕的价值观念、道德准则和自由民主思想要比从“国家的敌人”所宣传的那里得到的不知要多多少倍。

南斯拉夫影片《桥》所歌颂的反法西斯主义战斗的正义性,对纳粹的仇恨;日本影片《追捕》中不畏迫害和强权,勇敢地伸张社会正义的杜丘检察官、史村警长和不顾一切爱上一个受到国家追缉的罪犯的少女真由美曾经感动和影响了多少中国人啊。

《阿凡达》空前地宣传和普及了反暴政思想。人们会很自然地得到启发和联想,既然可以站到它星和类人类一边大义凛然地去反抗祖星和人类的邪恶势力,那么“祖国”还能继续充当罪恶的遮羞布吗?它简直使当局多少年来的爱国主义教育,多少年的思想过滤、意识拦截的努力都付之东流,反叛意识将根深蒂固地渗透民众内心,

中国当局极不合时宜地筑墙封网,禁播《蜗居》,重判因言获罪的“国家的敌人”,却为什么允许不提祖国,反叛祖星,煽动反抗暴政的《阿凡达》上映呢?

《阿凡达》是经济利益驱动之下的漏网之鱼?为了创造票房收入拉动内需?为向世界展示继续改革开放的政策?是中国意识形态检查机关的重大疏漏?有官员受贿放行?人们无法得知。莫非当局患了严重政治意识分裂症,使美国人发动的“和平演变阴谋”又一次得到策应?

谷歌揭竿而起发生在《阿凡达》问世短短几周之后,谷歌中国特意组织员工集体观看过《阿凡达》。《阿凡达》在谷歌事件中有没有起到催化剂的作用?

估计中国也会有人已感到有苦难言,套用那位常常让当局坐立不安的狡黠的赛车手韩寒的话,“有理由相信”,这又是一次“我们国家做过的最后悔的决定”。这么大的失误也许得由政治局来承担。

无论如何,绕过GFW(中国防火墙),又迈过审查官的鬼门关的詹姆斯.卡梅隆是幸运的,中国人民更是幸运的,他们能看到的不仅仅是当局允许他们欣赏的华丽的电影技术。

几十年来,中国的身居高位者遮蔽他们在自己编写的宪法中也没有脸面不写进去的言论自由的万丈光芒,把一个又一个敢于直抒己见的文人送进劳改营,送上法庭,送上刑场。无数沾满无辜者鲜血的作恶者从来都没有遭到过真正的清算和惩罚。

中国当局真的有必要仿效谷歌,组织大小官员集体观看一遍《阿凡达》。不要以为2154年遥遥无期,《阿凡达》不仅是预言,它还讲述了过去和今天,作恶者终遭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