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逻辑:Google退出中国给中共的警讯

中共现在的领导人继承邓小平的思路,即对外国资本和投资者有个默契,即我给你市场,给你赚钱,你不反我政权。这种思路不仅对外国资本和投资者,对本国老百姓也一样,即给你工作,你不反我的政权,所谓GDP保八就是这样出笼的。对台商也一样,对任何非中共统治集团内部高级群体,都是用这种利益交换的潜规则以苟延其政权不被推翻。

不仅中共这样,苏共当年也如此,勃列日涅夫就是苏联最辉煌的年代,靠石油出口,赚取大量外汇,国家强盛,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很大,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在被阳台下人民喝倒彩唾弃的时候,还喃喃自语,是我给了你们工作、牛奶、面包和教育。今天,金正日不是也在大幅提高工人工资,潜台词是:是我金正日给了你们今天。

这种思路实在是一厢情愿,不见勃列日涅夫一死,靠出卖石油搞起来的苏联经济千疮百孔,没多久就分崩离析了。齐奥塞斯库夫妇被枪决的那一刻还不明白,人民不是只有面包的牲畜。而那些台商回去还是有投民进党一票。

Google的创办人之一布林有经历苏联的新闻信息封锁窒息的痛苦经历,他们都是斯坦福的精英,对于共产暴政从来就不认同。这点恐怕其他资本主义世界的公司企业领导人都有自己的坚持,他们的公司或把亚太总部迁入北京上海,但他们绝对不会赞同中共在中国实行的愚民政策。

中国人常说在商言商,似乎可以把商业和政治认同分离,但是人是经济动物,更是社会动物。中共领袖可以出让经济利益,以换取世界对其统治合法性的质疑,那么其他人就不可以暂时搁置政治分歧,而先赚取金钱吗?既然中共领袖坚持自己一党独裁、言论管制,凭什么要求对方放弃自己民主法制、言论自由的理念呢?单凭几千亿的经济利益的诱惑吗?这种自欺欺人的想法,不仅没有逻辑,现实中也行不通。

中共今天已经从李大钊时期的革命理想的政党,蜕变堕落成只知道维持其一党私利而不顾不敢正视历史潮流和现实的狭隘政党。这种蜕变堕落不是从邓小平开始,而是从毛泽东夺取政权的过程中就开始。

时代在进步,政治舞台上,也和人类社会一样,推陈出新,新老交替,新陈代谢,是无法阻挡的规律。只是希望,中共从这次Google退出中国给出的警讯,汲取东欧苏联共产党政权覆灭的教训,从西太后腐朽满清政权被推翻中领悟警醒,尽早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以免像齐奥塞斯库对自己和老婆唠叨,这些人怎么了,是我给他们工作、面包和教育。

(天下论坛/万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