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开盛:谷歌事件中的网民缺位

p100117129
李开盛,1976年生,湖南望城人,法学博士(国际关系专业),高校教师。早年曾在国有工厂、民营企业工作,后终入学术之途。2001至2004年在湘潭大学攻读硕士学位,2005至2008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现任教于湘潭大学。目前的主要兴趣为国际关系理论与中国外交,对社会时政亦颇关心。

国家主权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服务于本国人民的利益,如果所谓的主权只是像朝鲜的金氏政权一样为压榨国内人民提供便利的话,那样的主权还是否还值得珍视?如果主权是为了保障网络愚民政策的顺利实施的话,我们宁愿不要这种自己阉割自己的主权。

事实上,在相互依存的当前国际社会中,国家之间交涉、妥协、退让多了去了,如果都归结为损害主权,那么许多地方政府为了引进外资,税收可以不要、土地可以免费,是不是更加有损主权?那些批评者应该想一想,你们是真的想捍卫中国主权?还只是把它当作一块做其他事情的遮羞布?

谷歌是应该批评的,它只要条件合适,完全有可能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继续屏蔽信息,置广大网民的信息自由于不顾。它在中国好几年了,事实上不是一直这么做的吗?但仔细想想,这块板子似乎还是不能打在谷歌身上,只能打在自己身上。自己的权利,谁叫你自己不去好好争取?如果自己安于做奴隶,凭什么奢望别人来拯救?

开始并不知道谷歌事件,后来才发现网上到处都在讨论谷歌打算退出中国的新闻。本来不打算凑热闹的——各方面的评论已经很多了,但看来看去,有批评谷歌的,有批评中国政府的,但从网民角度分析的并不多。这有点像一些中学校园里,学校不准商贩进来卖东西,商贩坚持要进来卖东西,说卖不成就要到法院起诉,看客们在旁边议论、吆喝、看热闹,但很少去问问学生们心中的感受。

作为一个学生,心里当然希望有商贩进来卖东西。学校食堂饭菜难吃,难道还不允许私下里改善一下?作为一个网民,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至少自己希望谷歌能够继续留在中国。作为一个功能强大的搜索引擎,它为我的工作与学习提供了很多方便。搜索引擎当然不只一个,但多一家只会对网民更有利。就像校园里的商贩,多来几家竞争,产品与服务往往会更好。

有人批评谷歌,说它并不那么高尚。原来它一直按照中国政府的要求过渡敏感信息,现在才跳出来说不干了,其实质不过是竞争不过中国本土的百度,所以干脆愿意在美国本土捞一个捍卫自由的好名声,归根到底还是商业考虑。

这些分析完全有可能是正确的,但却并不构成批评谷歌的理由。作为一家企业,当然要有商业考虑,也应该考虑赚钱,不赚钱哪有资本为网民提供诸多服务。关键的问题是,赚钱不能不择手段。至于什么叫做不择手段,各方就有各方的说法了,中国政府说:要遵守当地的法律。中国网民说:要给我提供全面、公正、客观的信息。说到这里,那些为政府说话的人倒应该赞扬而不是批评谷歌,因为它一直是按政府的要求做的。现在不肯“照章办事”了,也只是准备打包走人,并没有私下里破坏政府的规矩,你有啥可指责的?

倒是从网民的角度,似乎应该批评谷歌一下,因为它给我们提供的信息一直是过滤后的结果,因此不可能全面、公正。但如果追根溯源,板子似乎还不能打在谷歌身上,所以还是构不成批评谷歌的理由。

还有人批评谷歌,说它别有用心,想达到其政治目的。美国公司背后和政府都有联系的,通过信息化手段为美国的外交目标服务。这不,谷歌刚刚对中国施加压力,美国政府就出来说话了,不是打算破坏中国主权是干什么?

这些分析似乎也有些道理,如果中国政府屈服于谷歌和美国政府的压力,还能谈得上主权独立吗?但关键的问题是,国家主权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服务于本国人民的利益,如果所谓的主权只是像朝鲜的金氏政权一样为压榨国内人民提供便利的话,那样的主权还是否还值得珍视?而恰恰是从网民角度来看,如果主权是为了保障网络愚民政策的顺利实施的话,我们宁愿不要这种自己阉割自己的主权。事实上,在相互依存的当前国际社会中,国家之间交涉、妥协、退让多了去了,如果都归结为损害主权,那么许多地方政府为了引进外资,税收可以不要、土地可以免费,是不是更加有损主权?那些批评者应该想一想,你们是真的想捍卫中国主权?还只是把它当作一块做其他事情的遮羞布?

从网民角度看,谷歌是应该批评的,但应该批评的不是它与美国政府的施压行为,而是其“政治操作”的两面性。尽管它现在宣称要捍卫信息自由,但笔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认为它只要条件合适,完全有可能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继续屏蔽信息,置广大网民的信息自由于不顾。它在中国好几年了,事实上不是一直这么做的吗?但仔细想想,这块板子似乎还是不能打在谷歌身上,只能打在自己身上。自己的权利,谁叫你自己不去好好争取?如果自己安于做奴隶,凭什么奢望别人来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