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敏感词勾结地痞流氓强制敏感词 中国自绝于世界

p100117124
人家看youtube,我们看优酷,人家用google,我们用百度,人家喝牛奶,我们喝三鹿。

最近google因不堪忍受自宫之苦,威胁中国人民说要走人。有人说,google这帮孙子其实是赚不到钱,临走前还要装逼,打个言论自由的幌子。我不知道google在中国的业绩如何,不过要是google这样的公司在中国都赚不到钱,那绝对不是他们的悲哀,而是中国人民的悲哀,不是google自绝于中国,而是中国自绝于世界。中国人民其实一直就生活在一出巨大的悲剧中,人家看youtube,我们看优酷,人家用google,我们用百度,人家喝牛奶,我们喝三鹿,就这样还有一帮当太监当出快感的人像打了鸡血一样的乱喊:中国可以说不!

很多人一说到言论自由,马上就联想到什么8*8啊、真相啊之类的高端词汇,接着你就看到两拨对8*8都是一知半解的人在那儿喷得不可开交。其实事情根本就不用搞得那么复杂,中国的言论管控所屏蔽掉的不仅是8*8这样的大事,更有关乎我们日常生活的小事。没有网络的曝光,周久耕还在抽九五至尊,戴江诗丹顿,发表他“谁敢降价便处罚谁”、“对于开发商低于成本价销售楼盘,下一步将和物价部门一起对其进行查处,以防止烂尾楼的出现”等房地产高论;没有网民穷追猛打,陕西林业厅可以一边数钱数到手抽筋,一边骄傲的宣布说我们这儿有只华南虎;没有揭露事实的权利,俯卧撑可以用来杀人,垃圾可以用来造桥,纸币可以用来开手铐,鞋带可以用来上吊。如果媒体不肯曝光,可能直到今天中国人民还在喝掺了奶粉的三聚氰胺。事实上,三鹿这个盖子本来就揭得迟了,石家庄政府一早就知道奶粉有问题,但是当时正值我国开奥运会,这可承载着百年来的梦想,象征着五千年的盛世啊,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破坏中国人民的心情呢?石家庄的官员凭着那颗赤诚的爱国之心,凭着胸腔里流动的中国人的血液,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那就是压下不报,拖延的这些日子不知道又出了多少结石婴儿,直到耿直的新西兰人坏了他们的好事为止。

可惜的是,三鹿还远远不能代表我国的最低水准。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都是河蟹说了算,从公开渠道能了解到的,永远都只是这个社会的冰山一角,尤其是最近特别流行的城管打人、武警抢敏感词队、敏感词勾结地痞流氓强制敏感词、群体敏感词事件、敏感词渣工程、谭敏感词、刘敏感词、艾敏感词、赵敏感词、冯敏感词等等,没点像样的家伙你上哪里找消息看去?都不必说全国范围,光是南京这一个城市就有一堆故事。08年6月5日南京炮兵学院上千名学生因拿不到校方承诺的本科毕业文凭而敏感词,墙外有视频有真相,事情闹到那种规模,报纸上居然一个字都没有,绝大多数南京人一无所知。而这几年内同样因虚假承诺而引起类似事件的学校,光是我能回忆起来的就有江西服装技术学院、合肥炮兵学院、郑州大学和赣江职业技术学院。08年12月,在未经法院批准的情况下,雨花台区一家奥迪 4S店被七八百个人敏感词,这帮混蛋拆店打人就算了,还把几辆可爱的奥迪给轰成渣,还他妈有没有人性?这件事虽然在各大门户网站可以看到消息,本地报纸却无一报导,该店董事长打110无人出警,找法院不予立案,找国土局说不归他们管。如果你也有幸遭遇强制敏感词,你的情况一定不会比一家奥迪4S店更好。

有人说,啊,强制敏感词,离我太遥远了,几率跟玩躲猫猫时撞成重度颅脑损伤差不多。那有一件事作为南京人你是根本跑不掉的,那就是PX厂。08年南京市民知道本市有个毒气工厂时,人家厂子早就已经开建快两年,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报纸上别说是社论了,只有06年还在一堆无痛人流广告里偷偷藏了个PX开建的消息,如果不是新浪还斗胆报导了一下,可能到现在都没什么人知道这件事。当时也有不少人在网上发帖号召学习厦门人民,我们南京市政府哪能让这些心怀不轨的煽动分子轻易得逞,删删删!有了厦门的教训,南京市政府应对及时,准备充分,处置妥当,把一切不和谐的企图都扼杀在了摇篮之中,最后安全上垒,顺利过关。南京人最后也就这么认命了,不要说是抗议的自由,他连谈论的自由、了解的自由都没有,连话都不敢说的人还能干吗,还想造反呐?有人说,我靠,难道南京市领导每天都戴防毒面具上下班?其实那帮孙子的眼睛早就给GDP糊住了,再说季XX、蒋XX、罗XX、王XX、朱XX,哪一个是南京本地人,人家时辰一到,拍拍屁股就走人了,谁他妈管你的死活啊?

在中国就是这样,领导的名讳能不提就不提,发帖不带几个X,绿坝河蟹你全家。看网民讨论时事,那说话的语气真是要多耸就有多耸。当然,有些人骂美国骂日本时马上就得瑟起来了,就是这么一群废柴。就这么一个环境,还有一群人跟在河蟹的屁股后面协助闭关锁国,替自己挖坟也能挖得这么欢乐,真是叹为观止。你跟他们说南京市有个PX厂,这帮人还忽闪忽闪着他们水汪汪的大眼睛,问你:PX是什么啊?不说PX这么严重的事,光是雨花台区那个大白宫(说小白宫或是山寨白宫,是对雨花台区政府的侮辱),谁好胆再说个“不”给我看看?

去年南京地铁施工,把翠岛花城的房子给挖裂了,一帮业主跑到地铁大厦去讨说法,被二三十个保安打得屁滚尿流。一个女业主在旁边拍照,结果手机被抢走,还被打成左胸肋骨骨折。说实话,没像魏文华一样被打成冠心病就已经算她好运了,这帮人还不磕头谢恩,而是跑去找什么新闻媒体曝光。东升孟非现代快报一流,对付对付出租车司机和居委会大妈还可以,真有事就只能犯耸了。于是乎这帮业主又跑到网上发帖,写得图文并茂,声泪俱下,有图有真相,还自己穿着马甲一阵狂顶,结果发一个就被西祠站方删一个。没办法,大妈也要混饭吃啊,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最可笑的是,这帮人还说什么,要是在毛时代,地铁大厦的人早被枪毙了。这就是没有言论自由的恶果,到现在还有一帮人搞不清毛时代是怎么回事。这要是放到 59年,那修地铁得是南京人民全上阵,别说是把你房子挖裂了,就是挖没了,你还得喊一声伟大领袖万寿无疆。像翠岛花城这帮业主,统统都是现行反革命、缺乏大局观,还想上网发帖,发你妹,直接打成植物人。如今社会进步了,这帮人还能嚎两句,不过也只限于网上,你要是敢领着一帮人去散步,那罪行就跟8*8差不多严重了。到时就算你被碾死了,天朝的局域网内也不会有你的死讯的。

(万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