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反高铁示威者众 港府官员议员凌晨百警护送脱身

p100117109

有示威者讽刺郑汝桦,「从地底开来的地铁方案,在地底通过了,那些投赞成票的人,也只能从地底离开 」。

政府消息透露,郑汝桦曾认真考虑邀请数名示威者代表进立法会对话,但警方担忧会造成场内和场外示威人士互动,引发场外骚乱,郑无奈放弃。

民建联议员谭耀宗和叶国谦批评示威者行动过激,亦质疑警方欠缺部署,指03年23条立法争议最激烈时,情形亦不如16日混乱,当时官员和议员可顺利离开,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须跟进今次被围事件。

反高铁停拨款大联盟深夜举行记者会,指包围行动只是要求与郑汝桦对话,可保证她的安全。据本报记者观察,大联盟虽不断呼吁不要冲击警方防线,但明显无法控制示威者,有示威者表示,年轻一代参与示威没事先计划,包围是即兴决定。

警方17日凌晨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破坏社会安宁及扰乱公众秩序行为。警方说,16日高峰时立法会外有1700人集会,警方出动1200警力应付,过程中4男1女警员受轻伤,无示威者报称受伤。记者现场所见,警队出动手持盾牌头戴钢盔的防暴警察,当示威者在昃臣道和遮打道争夺铁马时,警员使用了胡椒喷雾,但大部分时候警方和示威者都保持克制,示威者手挽手躺于马路上,令警方难以顺利清场。

谭耀宗表示,起初已预计若通过拨款,示威人士会较为激动,但作为一个法治及文明社会,不应有过激行动。他语带质疑说﹕「究竟警方事前有什么计划?」不过,政府消息人士表示,16日的包围场面不算过激,暴力冲突极少,官员只不过受阻迟了回家,警方延至午夜仍不清场,亦是为免激化矛盾。

16日下午5时许,首个拨款议案即将通过时,反高铁示威者知道议会内大势已去,即动员所有示威者进行「宇宙大苦行」,即围绕立法会而行。示威者由皇后像广场出发,经德辅道中转往遮打花园,出发前情绪一度高涨,反高铁停拨款大联盟成员朱凯迪和司徒薇不断呼吁要冷静抗争。

当数百名示威者进入遮打道时,警方突然封路,令示威者队伍断为两截,示威者大表不满。联盟得知此事,即透过扩音器呼吁他们坐下,等候其他示威者支持。

坐马路堵立会 警放胡椒喷雾

记者现场所见,示威者坐下后很不耐烦,部分人表示联盟「只讲唔做……快乐抗争无用」,自行串连示威者前往围堵立会停车场出口两边,阻止郑汝桦离开。沿途有人向警方抛掷玻璃樽,亦有人冲出马路拉倒及抢夺铁马,警员以胡椒喷雾阻止,示威者曾先生表示,虽然抢铁马,但不是针对警察,没有听到警告即被胡椒喷雾喷中。

数百名示威者亦突破警方人链,走至德辅道中马路上坐下,包围立法会停车场另一边的出口。另一边厢,约500名示威者于昃臣道香港会对出躺在地上,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向示威者教路,指手挽手可增加警方抬人难度,又分发保鲜膜保住口鼻以防胡椒喷雾。

警方于7时半后曾尝试清场,把32个示威者逐一抬走,但并无拘捕他们,他们甫被释放即回头又参加示威行列。示威者人数众多,警员8时许放弃清场,双方对峙至午夜。

参与16日示威的职工盟副主席郭绍杰表示,包围行动属于部分参加者的实时决定,新一代示威者决策往往即兴,比如前日冲往包围礼宾府就没有事先计划。他指出,05年世贸会议时,年轻人首次出来和韩农一同抗争,当时由职工盟带领,但今时今日他们已变成抗争主体,不受传统组织或形式规范。

(香港明报网2010年1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