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索尔仁尼琴:活着,并且不撒谎

p100116118
1974年,刚刚到达德国时候的索尔仁尼琴。因为自己的作品,他不得不成为离开祖国的流亡者。

要想找回我们自暴自弃的自由,最简单、最容易的方法就是,你作为个人绝不参与谎言。虽然谎言遮天蔽日,无处不在,但是休想从我这里得到支持。

只要我们不合作,铁筒一般的包围圈就有一个缺口。这是我们能做到的最简单的事情,但是对于谎言,却是最具有毁灭性。因为只要人们不说谎,谎言就无法存在。它就像一种传染病,只活在那些愿意说谎的人身上。

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是胆怯的,但是让我们做出一个选择。要么你自觉地作为一个谎言的仆人(当然,这并非由于你赞成谎言,而是由于你要养家,你不得不在谎言之中把孩子们养大),要么你就脱掉谎言的外套,变成一个忠实于自己的人,得到你的孩子和同时代人的尊重。

起初,暴政刚刚出现的时候,它的脸上洋溢着自信,好像挥舞着旗帜,高喊:“我是暴政。滚开,为我让路。我将捏死你们!”但是,暴政很快就会衰老,对自己失去自信,为了维持脸面,它只好找到谎言作为同盟,因为它无力将可怕的爪牙每时每刻放在每个人的肩头。它要求我们服从谎言,要求我们永久性成为谎言的一份子。这就是它所要求的全部忠诚。

要想找回我们自暴自弃的自由,最简单、最容易的方法就是,你作为个人绝不参与谎言。虽然谎言遮天蔽日,无处不在,但是休想从我这里得到支持。

只要我们不合作,铁筒一般的包围圈就有一个缺口。这是我们能做到的最简单的事情,但是对于谎言,却是最具有毁灭性。因为只要人们不说谎,谎言就无法存在。它就像一种传染病,只活在那些愿意说谎的人身上。

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是胆怯的,但是让我们做出一个选择。要么你自觉地作为一个谎言的仆人(当然,这并非由于你赞成谎言,而是由于你要养家,你不得不在谎言之中把孩子们养大),要么你就脱掉谎言的外套,变成一个忠实于自己的人,得到你的孩子和同时代人的尊重。

从今以后,你——

不以任何方式书写、签署、发表任何一句在你看来不是真话的句子。

不在私下或公开场合,以宣传、指导、教授、文艺演出的形式,自己说出或鼓动他人说出,任何一句在你看来不是真话的句子。

不描述、培育、传播任何一个你认为是谎言或是歪曲真相的思想,不管它的形式是绘画、雕塑、摄影、科技、或者音乐。

不以口头或书面的形式,不为了个人利益或个人成功,引用任何一句取悦他人的话,除非你完全认同你所要引用的话,或者它确实准确反映了实情。

不参加任何违背你心意的集会或游行,也不举手赞同任何一个你不完全接受标语或口号。

不为任何一个你不真心支持的提议而举手,不公开或秘密投票给任何一个你觉得不值得或怀疑其能力的人。

不同意被拉去参加任何一场可能强奸民意或歪曲事实的讨论会。

如果听到任何一个发言者公然说谎,或者传播意识形态垃圾和无耻的洗脑宣传,你应当立即退出该会议、讲座、演出、或者电影放映场合。

不订阅或购买任何歪曲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报纸或杂志。

对于所有那些想要诚实生活的人,是没有第三条路的。要么选择真相,要么选择谎言,要么选择精神的独立,要么选择精神的奴役。

即使这样一种反抗是所有反抗中最轻微的,也是很不容易做到的。对于你的肉体,这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但是对于你的灵魂,这是唯一的选择。

如果我们被吓破了胆,那么我们就不要再抱怨,别人在压迫我们,是我们自己在这样做。我们只好弯下腰等着,让生物学家把我们的猴子兄弟变得更进化一些,等到那一天,它们可以读懂我们的思想是多么的没有价值和没有希望。

如果我们连不参与撒谎都不敢,那么我们就没有价值和没有希望。普希金的讽刺用在我们头上正合适:“为什么要给畜牲自由?它们一代代的命运就是套上枷锁,接受鞭挞。”

(胡星斗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