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救援队16日下午有望挖掘到中国8名被埋人员

p100116107
1月14日,中国国际救援队队员在一座倒塌的大楼废墟上进行搜救。当日抵达海地首都太子港的中国国际救援队分成两个小组进行搜救和医疗服务,尽一切可能在地震灾区展开救援活动。(摄影:袁满/新华社)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10时43分报道,海地地震全球大驰援,生死营救四海同心,前方记者为您带来一线报道,海地救援的最新消息。

主持人:现在中国国际救援队的队员们还在海地执行救援任务,我们知道由于很多大型机械无法靠近,还有天气炎热,药品不足的问题,救援和医疗都面临着很多困难和挑战,具体的情况,你了解到的介绍一下。

记者:首先发布一最新的消息,5分钟以前,第一批救援队到达海地灾区的总参作战部应急办公室副主任宋建新(音)副主任介绍一条最新消息,现在前方救援队员已经在联合国特派团的大楼废墟里面挖掘到403号房间,距离我国8名维和人员被埋压的402号房间非常接近了,救援队在403号房间发现了一名英国联合国维和军官遗体,经过证实这名英国军官很有可能是和我国的8名维和人员是在一起开会的,也就是说救援队距离我国八名维和人员的位置非常接近了,宋副主任也说,如果进展比较顺利的话,有望在北京时间今天下午挖掘到我国8名维和人员。

主持人:现在挖掘位置已经非常接近402室了,其他的救援情况?

记者:这次救援过程中队员们会面临很多的困难和挑战,除了缺医少药,灾害惨烈外,海地救援也面临着非常特殊的困难,海地的官方语言是法语,当地人说的是克里奥尔语,而且大多数人是文盲,救援队队员大多是能够完成英语交流,除了救援队随队翻译,当地很难找到翻译人才支援我们。于是他们发明了一种叫掌中宝的小册子,就是把一些病人比如发烧、头疼、肚子疼或者腿疼这样一些症状用中文和英文写在小本子上,找一个人把它翻译成当地的语言,做成统一的小册子,当医生和当地的伤员进行沟通时候,就可以让病人对着小册子指相应的条目,比如我头疼,对着自己的海地语言指头疼那一条,我们的医生马上就知道了,这个是什么样的症状,这样就能够问清楚病情,这种方法在实践中是非常有效,甚至有外国的救援队也借鉴了这个方法。

救援队面临的还有一个挑战是地震导致的心理创伤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已经过去了70多个小时,活下来人的心理会逐渐产生应激的反映,包括恐惧、焦虑、悲痛欲绝还有丧失希望等等。这给个人和群体造成巨大影响,甚至影响社会治安环境,我们的救援队员也面临着巨大心理压力,虽然他们是经过严格培训的专业人员,但是同汶川抗震相比,这一次在远在异国他乡,而且在海地这样一个国情非常复杂的环境里面,对救援来说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

救援队还向当地灾民发放风油精等药品,用以抵抗蚊虫叮咬和降低尸体气味,在一定程度上减轻灾民的心理创伤。

(中广网北京1月16日消息 记者陈欣)

随笔:希望仍在——惦记那些身在海地灾区的和平卫士

1月12日下午,海地发生里氏7.3级地震,首都太子港及全国大部分地区受灾严重,总统府坍塌,联合国驻海地稳定特派团(联海团)总部大楼倒塌,死亡人数可能数以万计……

看到这样惊天动地的消息后,记者的第一反应就是:中国赴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的情况怎么样?

2007年12月初,在中国赴海地第五支和第六支防暴队轮换之际,记者前往太子港采访,与防暴队队员同食同住,随同他们出外巡逻,结下了深厚友谊。在记者外出采访海地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时,他们均会出车护送。

第五支防暴队主要由广东省边防总队派遣。在8个月的时间里,防暴队队员承担了众多急难险重勤务,为改善太子港地区安全形势发挥了重要作用。防暴队不仅在出勤巡逻任务中创造了联合国驻海地维和部队及维和警察的多项第一,而且在营区建设、警民联谊等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绩,被联海团评为任务区“模范警队”和参观示范点。

就在记者到太子港数天后,中国第六支赴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30名先遣队员抵达营地,开始与第五支防暴队交接。第六支防暴队由来自云南省边防总队的125人组成,其中部分队员来自缉毒第一线。

从海地回到巴西利亚后,记者与几任防暴队一直保持着联系,其中第六支防暴队新闻官钟荐勤与记者联系较多。他从事过多年电视报道工作,不过每次给记者写信时总是很客气,一再称记者为“老师”,实际上记者不过比他大2岁而已。钟荐勤热爱文学创作,是云南省作家协会最年轻的会员之一。第六支防暴队回国后,他出版了长篇小说《唯有情牵》。去年钟荐勤随第八支防暴队出征海地时,他的妻子已经临盆,女儿呱呱坠地时,钟荐勤已身在遥远的海地。

地震发生当晚,记者给钟荐勤发了一封邮件,一直没有回音。几天后,消息传来:地震发生时,钟荐勤正随同防暴队领导来到联海团总部与联海团团长、联合国秘书长特别代表赫迪·安纳比讨论工作。而联海团总部所在的饭店大楼在地震中坍塌,100多人被埋在废墟之下。

安纳比是突尼斯人,是一位学者型的外交官,看起来比较严肃,其实是一个很和气的人。2007年记者和同事党琦采访他的时候,因为党琦不懂法文,他在用法文回答完记者的提问后,又很体谅地用英文和西班牙文解释给党琦听。

地震发生后,海地总统勒内·普雷瓦尔曾宣布安纳比遇难,但日内瓦联合国办事处新闻负责人科琳娜·莫马尔-瓦尼安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地震发生时,安纳比应该是在联海团总部大楼内,但目前仍无法确认他是否已经遇难。

是的,希望仍在!

几天来,各国救援队伍已经纷纷进入太子港灾区开展救灾工作。在中国国际救援队的努力下,目前8名中国失踪人员的具体位置已经基本确定,希望能传来他们安然获救的消息。

(新华社记者陈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