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吴江同里人:中国为什么要逼走谷歌?

p100115108

生活在中国社会的人都明白,什么是被有关当局认定的“有害信息。”这决不是黄毒信息,而是人民喜欢听,有关当局不想让人民知道的信息。

为什么中国要与谷歌过不去?我看要说谷歌有错,那最大的过错,就是她信息量太大。从里面可以搜索到有关当局不喜欢的信息。

在我国,大批有进取心的人民,希望国家发展、文明进步的人群都想了解当今世界最新资讯,都有一种信息饥渴症,而当局正好相反,有一种信息恐惧症。想方设法来限止人民获取外界信息。

不让人民了解世界文明的发展趋势,不鼓励人民自由地思考、阻止人民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思想,使全民处于“万马齐喑究可哀”的局面,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还希望吗?还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吗?

束缚人民的视野,限止人民自由地表达思想,我们这个民族精神就会萎缩,国家就没有竞争力。这不是强国手段,是自毁长城。

世界现在正处于网络时代,谷歌作为世界上有重大影响力的信息技术公司,在中国的存在是有利于中国的文明发展、进步。而要逼走谷歌,那是我们国家有关当局的愚蠢行为。要想把人民变得愚蠢,自己会变得先愚蠢。

今天早上在广播里听到谷歌公司准备撤出中国。对于这个消息, 我当时的感觉是:既不感到突然,也深感遗憾。

大概在八年前,听一位朋友介绍,互联网上有一搜索网站叫“咕咕”(即现在的谷歌),搜索信息能力很强,当时因本人还不太会上网,不太在意。过后又听说这家网站被有关当局封了,并在电视上看到外国记者问外交部发言人为什么要封谷歌,回答是:因为传播“有害信息。”生活在中国社会的人都明白,什么是被有关当局认定的“有害信息。”这决不是黄毒信息,而是人民喜欢听,有关当局不想让人民知道的信息。

后来学会了上网,接触到了谷歌。觉得谷歌这个网站太好了,从中能得到无穷无尽的知识、信息。首先是该网站能搜索到的信息量大,我曾把她与百度作一个比较:搜索我自己的名字,谷歌1810条,百度过210条;搜索我母亲的名字,谷歌66条,百度12条;搜索“同里盐公堂”一词,谷歌7800条,百度25条;搜索我曾工作过的工厂名,谷歌357000条,百度332000条;搜索“黄金非宝书为宝,万事皆空善不空”一句子,谷歌121000条,百度5970度。可见谷歌提供的信息量要比百度多得多。

我曾有一个忘年交朋友,是一个很有学识的国民党老兵,出生在苏州。在抗日战争时转战南北,与日本人打了好多大仗,解放后受到了很不公正的待遇。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回到了苏州,在我所在的工厂里打零工,干很脏很累的杂活。工余间,他告诉我了许多从前的国内外大事。那个时候中国还不够开放,他所传达给我的信息,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我对我们这个国家的认知水平。他已去世了近二十年,我一直很怀念他。有一天我偶尔试试在谷歌上搜索一下他的名字。很惊奇,他的名字出现了:“赵善颂,24岁,黄埔军校十八期学生,永久通讯处:吴县带城桥。”我顿时对谷歌倍感亲切。从此以往,遇到什么不知道的,总是往谷歌上找,一般都能得到解答。

我现在在干翻译工作,当今世界知识爆炸,许多新词层出不穷,谷歌英文中能搜索到的内容是浩如烟海。谷歌的翻译功能对我帮助极大,碰到生词就求谷歌,它也总是有求必应。有时翻译资料中会出现很多语种的词汇。以前碰到这种情况,非常头痛,现在谷歌的多国语言翻译,解决了大问题。比如说,我不懂日语,以前遇到要求把日文汉字名称译成英文,或在英文中遇到了来自于日文的词汇要求译成中文都是很困难的事。现在通过谷歌搜索而变得轻而易举。听到谷歌要撤走,倒真有点急,这要影响我的生计了。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关注谷歌的发展和她在中国的命运。我感觉到有关当局总是对谷歌有点过不去。比如八年前,曾封了谷歌,尽管后来解了封,还是一直在找她的茬。去年有关当局指责谷歌在传播黄色信息。CCTV还把自己的实习生冒充采访对象, 让其控诉谷歌传播黄色信息, 使得他“心神不宁。”明眼人一看就是找茬子。就是中国许多门户网站的主页上,都有不少色情内容。在互联网上色情信息要比其他信息多得多,在上网时经常有不少色情界面跳出来烦人。在有人指责谷歌涉黄时,试试国内其他搜索引擎,发现都能搜索到色情信息。浏览黄色内容,责任在于搜索者,不能怪搜索引擎。当时我就感觉到,单单指责谷歌,实际上是有意与她过不去。

最近又发生了谷歌数字图书馆的版权事情,弄得沸沸扬扬。这件事是存心刁难谷歌。建立数字图书馆,是互联网时代的创举,现代文明发展的象征。对全人类都有益。象我们这些文革时没有机会读书,渴望了解知识信息的人,对数字图书馆是大声叫好。国内一些二、三流作者,向谷歌找碴,我很反感。你自己的作品也不怎么样,人家把你作品录入是对你的尊重。没有录入,读者还不知道你呢,首先感谢人家才对。事实上,国内的图书馆把书籍免费给大众阅读与谷歌数字图书不也是一回事吗?你的作品在图书馆里阅览室里有成千上百人在阅览,那为什么不向图书馆索取版权费?其实我也看出,就数字图书馆一事找谷歌的麻烦,也不是这几个作者的个人偶然行为,只不过是他们心灵神会了有关当局内心对谷歌的态度。有意识地向谷歌发难,并乘机索取版权天价赔偿以抄作自己。

看到谷歌在国内尽受窝囊气,我真有点为她抱不平,前些日子心也想过这个问题,如果我是谷歌老板,干脆撤出中国算了。想不到现在果然要发生这事了。

综观2002年的屏蔽谷歌、去年指责谷歌传播黄色信息,到现在版权风波的一系列事件。就想到,为什么中国要与谷歌过不去?我看要说谷歌有错,那最大的过错,就是她信息量太大。从里面可以搜索到有关当局不喜欢的信息。比如,英文版谷歌上视频内容很丰富,对上面的英语学习、艺术创作、宗教内容,以前我经常浏览。现在发现再也打不开了。

在我国,大批有进取心的人民,希望国家发展、文明进步的人群都想了解当今世界最新资讯,都有一种信息饥渴症,而当局正好相反,有一种信息恐惧症。想方设法来限止人民获取外界信息。微博客一出现,就有一些人在哀叹:“这下子网络监管又成了难题了。”总是担心有害信息,会影响安定团结。在一些人的眼中,再好人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思考,自己的权力就安如泰山了。其实要想减少人民信息获取量,通过萎缩民智来换取安定团结,不是爱国行为,而是一种败国行为。现在我们引以自豪的孔子、孟子以及他们倡导的儒家思想,这不正是春秋时代百家争鸣、思想自由环境的产物吗?到了汉朝,自从董仲舒“废黜百家, 独尊儒术”后, 中国历史上再也找不出像样的思想大家了。

在世界历史上,人们把罗马帝国分裂时的公元五世纪起,到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十五世纪的一千年时间称作黑暗时期。何谓“黑暗?”那个时代不也是花开花落,日月星辰周而复始吗?说它黑暗,是因为那个时代,从希腊、罗马时代退色了,在人文领域内没有伟大的思想产生。

再看看我们的国家,六十年来有多少伟大的思想家、文学家、艺术家、教育家产生吗?在科学、人文领域内对人类有过什么贡献?有过什么重要的发明创造?不让人民了解世界文明的发展趋势,不鼓励人民自由地思考、阻止人民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思想,使全民处于“万马齐喑究可哀”的局面,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还希望吗?还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吗?

现在经济发展了,这不假,但局面能维持多长时间呢?高楼大厦增加了不少,但建建拆拆,只有二三十年周期, 能记永远存在吗。物质是暂时的, 精神是永恒的。孔子时代的建筑物现在还能看到踪影吗?而孔子时代国人的思想智慧至今还在熠熠生辉。我倒一直在担心,到了今后,历史学家再来回顾我们这段精神上无所建树历史,会不会也把它称作“黑暗时代?”

束缚人民的视野,限止人民自由地表达思想,我们这个民族精神就会萎缩,国家就没有竞争力。这不是强国手段,是自毁长城。

世界现在正处于网络时代,谷歌作为世界上有重大影响力的信息技术公司,在中国的存在是有利于中国的文明发展、进步。而要逼走谷歌,那是我们国家有关当局的愚蠢行为。要想把人民变得愚蠢,自己会变得先愚蠢。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