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广州网友到谷歌广州办事处门前献花

16952227

谷歌宣布考虑结束在中国业务,引起了普通中国网民的激烈反应。不少人自发来到谷歌在北京的中国办事处献上鲜花。一夜之间,”非法献花”成为了中国最新黑色幽默式网络词汇。1月14日,知名互联网观察家北风以个人的身份与一些网友自发来到谷歌广州办事处前献花。

德国之声:北风先生,我知道您此时刚刚来到谷歌在广州的办事处的门前。请您简短向我们的听众介绍一下这一行动的来龙去脉吗?现在现场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北风:今天下午有人在中文Twitter上说,今天下午五点半钟会到广州谷歌办事处的楼下送花。我也去花店买了一束花,现在到了谷歌广州的楼下。现在这里大概有十多名Twitter的网友在现场,有鲜花五六束。还有人陆陆续续走过来。现在还没有更多的情况,楼下的保安只是说,没有30楼谷歌的人下来迎接的话,就不能上楼送花。他们也禁止在场的人拍照。

德国之声:除了办公楼的保安,现场有没有其它警方治安人员?有没有媒体和记者前来报道?

北风:我们现在还看不出有其它的安保力量在这里。我现在看到了香港有线的记者,我还看到了一些专业的摄像机,但是我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德国之声:现在你身边的Twitter网友都是什么人呢?您跟他们熟悉吗?

北风:这些人基本上我都不认识,我也不了解他们都是什么样的身份。但从他们今天到现场的情况来看,他们都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中文Twitter网友,来到这里向谷歌公司致敬。

德国之声:您感受到的献花的网友的情绪是怎样的?

北风:我想大家都还是满轻松的吧。通过献花的方式来送别一个大家比较有感情的朋友,这是一件非常黑色幽默的事情。拿我的话说,就是向中国互联网管制说”不”的一种很轻松灵活的姿态。现场的这些Twitter网友有说有笑,还有人陆陆续续去买花,还有人在赶过来。我想大家都有一种轻松快活的心态来看这件事情,基本上你把它理解成一场行为艺术就对了。

德国之声:昨天在北京的谷歌总部也有人献花,并被说成是”非法献花”。”非法献花”一夜之间也就成了出现在中国的最新的黑色幽默式网络词汇。不管怎么说,冠上了”非法”二字,这会不会给你们这些给广州谷歌献花的人带来一定的心理压力?

北风:难道他们说”非法”,我们献花就是非法的吗?献花只是表示个人的一种姿态,从来没没有说给明星献花是非法的。这是非常滑稽的事情。我从不担心像我们今天这样的以个人身份来给谷歌献花会是一种非法的行为。当然我们看到楼下的保安有点紧张,他们在不断地打电话。我想,他们应该跟我们一样,更放松一些。向一家公司表示尊敬,这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

德国之声:我们知道,谷歌还没有真的就撤出中国,只是表示在认真考虑退出中国的可能,要跟中国有关部门进行谈判。假如谷歌真的离开了中国,那么中国的渴望网络自由的网民今后会以什么方式来进行抗争?

北风:我想毫无疑问,谷歌提供的互联网产品和服务都是业内最杰出的,如果它退出中国市场的话,那将是中国网民的重大损失。但是我认为一个企业应该有自己的道德底线、法律底线以及一个尊重普世价值的理念。所以我们对谷歌的决定表示敬佩和尊敬。另外,我也相信,即使谷歌被墙或者被屏蔽,中国网民有足够的智慧去使用一些翻墙的办法去使用谷歌的服务。

德国之声:您作为中国互联网观察与评论者,您认为谷歌退出中国,对中国的互联网业,中国的互联网文化和中国的网民都意味着什么?

北风:它起码释放出一个有意思的信号,那就是:中国的互联网是一个不适合创业的环境。它对中国互联网的整个营商环境也是一个大的打击。所以我相信,中国政府还是应该以更理性的姿态来面对谷歌的声明和未来可能作出的一些决定。我绝对不希望看到一个双输的局面出现。我希望大家以理性的姿态来对话。

德国之声:在中国这样一个互联网管制的条件下,您个人是否还抱有一定的乐观,就是经过谈判和对话,谷歌最终会留在中国,而中国官方会在互联网管制的松紧程度上做个让步?

北风:我没有这种乐观的估计。我觉得也完全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中国的互联网管制是官方对互联网做了一个基本判断之后制定的政策,例如公安部部长孟建柱认为中国的互联网成了一个反动势力扩大破坏性力量的一个工具。在这一基本认知下,我认为中国互联网未来只会走向更加严格的管制,而不是放松。所以我对后果的预期是非常悲观的。

德国之声:那么除了今天的这种”行为艺术”或者网上的”黑色幽默”,您认为中国网民还有其它更好的办法和手段来给互联网管制方带来切实的压力吗?

北风:我觉得不需要给管理方带来什么压力。其实只要网民们都教会身边的有都会使用Twitter,都使用翻墙的话,这就是对中国互联网管制一个最好的答案。

德国之声:我在您的Twitter上看到,您准备自荐当网络自由大使,请简单介绍一下它的背景和用意可以吗?

北风:因为美国方面提出一个要在全球促进互联网自由的一个政策,我就开玩笑说了这么一句话,在这方面我并没有什么具体的规划和建议。

(潇阳/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