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谷歌考虑退出中国 白宫表态支持

p100114106
中国网民向谷歌中国道别。

明镜:谷歌退出得到美国高层支持

德国明镜在线报道说,谷歌日前宣布将考虑撤出中国市场的决定,在针对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制度上,谷歌和美国政府的立场保持了一致。

明镜在线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表示,谷歌指称受到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以及被迫对搜索内容进行过滤,这“很令人担心”。希拉里-克林顿并称,正在等待中国政府的回应。

明镜在线认为,谷歌的行动来自美国最高层的支持。美国政府发言人周三表示,奥巴马总统认为,应该保证人们自由上网的权力,奥巴马和美国政府都将全力支持网络自由。

2009年夏季,美国政府和其它国家政府也对中国在计算机上加载“绿坝”软件的计划进行了抵制。

据白宫发言人称,1月21日,希拉里-克林顿将发起一个反对政府审查制度和支持网络自由的外交行动,而这项行动针对的正是系统限制网络信息的国家,白宫发言人举例说,这类国家包括伊朗,古巴和中国。

(欧览)

美国白宫发言人周三(1月13日)就谷歌宣布准备退出中国一事表示,支持“网络自由的权利”,同时承认与谷歌就此进行了讨论。

谷歌美国时间本周二宣布,不再过滤在中国的网络搜索结果。

白宫发言人吉布斯说,他不愿意透露和谷歌沟通的具体内容,但奥巴马政府一直支持网络自由,奥巴马总统本人去年访华也谈到这点。

吉布斯还重申了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讲话,希拉里要求中国政府解释有关中国审查谷歌搜索结果的问题。

此前,“无国界记者”组织发表声明,赞扬谷歌对中国互联网审查制度的“反叛”。

该组织表示,“欢迎谷歌公司管理层表现出来的勇气。终于有一家外国IT公司承担起对中国用户的责任,在中国政府不断收紧互联网控制时挺身而出。”

该组织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还赞扬了谷歌公布它对网络攻击调查结果的做法,认为这体现了谷歌把保护客户私人信息作为自己的首要职责,拒绝充当中国政府在网上迫害异议人士的帮凶。

迟早会发生的碰撞

在美国的政治评论员张伟国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形容这一事件是运用市场经济规则在中国开拓业务的跨国公司与中国传统的政治体制之间发生的碰撞,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情。

张伟国在谈到中国将如何对待这一事件时说,中国的政治象一个钟摆,有时向左摆,例如毛时代;有时向右摆,例如邓的改革开放时代;现在又在往回摆。

他说,不论这个钟摆向什么方向摆,体制都没有变,还是一党专制。所以说,如果选择这样一种政治发展路线的话,就不会在乎美国有什么反应。

讨价还价

谷歌此前一直因为按中国政府要求过滤内容受到批评

谷歌考虑退出中国被许多网民说成面对中国当局的压力,坚持维护言论自由和个人权利的“义举”。为此还有人援引谷歌两名创办人的“永不做恶”的信条。

不过,也有人怀疑这种谷歌坚持原则的解读。认为谷歌在中国发展面对强劲竞争,市场份额不大,主要是商业考虑令其急流勇退。

更有人说,谷歌不过是在商业撤退前摆个漂亮的政治姿势,主要还是在中国的运营成本太高,不堪竞争对手的挤压。

对中国当局来说,互联网言论自由具有政治颠覆作用,特别是最近twitter和youtube网站在伊朗政治动荡中所起的作用,不可能不引起中国当局的注意。

中共政权不会允许谷歌在中国不受任何约束,这可能是双方争执的症结。

(英国广播公司)

德媒热评谷歌宣称撤出中国市场

莱茵-内卡报:谷歌不是人权活动家

“谷歌早就应该知道,中国并非最佳民主社会。北京政府试图决定和控制,它的公民们该想什么,该知道什么。但谷歌早就已经和中国政府的审查制度打交道,而现在却因为一次黑客攻击而打算就此解放自己?这个理由可信吗?

谷歌并非中国政府公开反对的人权活动家或政治家。谷歌发起的进攻,其目的也并非主要是为了言论自由。谷歌是一家大肆收集用户信息并用来赚钱的媒体公司。在西方,谷歌的这一套已经成就显著。中国虽然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但谷歌只希望在不受政府的控制下占有它”。

法兰克福新报:谷歌撞上中国长城

谷歌拿出保护用户信息作为理由,听起来就像试图在改善其形象。事实上,对于谷歌离开中国,中国的审查者可能只付之一笑。现代化的中国早已在其周边筑起了一道新的长城,一道巨大的防火墙,全面控制着进进出出的信息。有没有谷歌,都是如此。

那么谷歌的新策略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要求和竞争对手百度平起平坐?中国的这家搜索引擎,早已是市场上的第一,和谷歌不同的是,它可以链接没有知识产权保护的音乐,视频和盗版软件。谷歌禁止这种做法。但只要百度保持那么强势,则谷歌的商业模式将难以成功。

西德意志报:谷歌为维护形象而挑战北京

“谷歌向北京示威而赢得了掌声。谷歌称,不愿意再忍受中国政府的审查,为此甚至不惜牺牲中国的互联网市场,对这种解释,深究的人并不多。这起事件其实并不仅仅涉及网络言论自由。

早在2006年谷歌进入中国并接受中国政府的审查条款时,其形象已经受到严重影响。凡是中国政府不喜欢的内容,谷歌都在其搜索引擎内过滤掉。但即便如此,谷歌在中国的营业额还是远远低于预期,不足以填平其形象上的损失。谷歌在中国的营业额只有区区三亿美元,对谷歌的庞大营业额而言,这个数字不足以影响到这家世界上市值最高的企业。而西方对谷歌大肆收集顾客信息提出尖锐批评,现在正是谷歌可以修补其形象的最佳时机。

和中国的冲突,让谷歌又能扮演一个反对网络审查的好人角色,并以此来赢得更多生意。”

(欧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