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阿凡达》在中国一周票房近3亿

p100113107
2010年1月10日早,北京寒气袭人,东五环外的中国电影博物馆外,众多市民等待进场观看美国大片《阿凡达》。 (摄影:余明/中新社)

1月12日晚间,中影集团新闻发言人翁立向记者透露,电影《阿凡达》上映首周全国票房已达2亿8千多万人民币。

2010年1月,电影《阿凡达》在内地各大城市的上映迅速搅热了电影市场,更搅热了中国人的文化生活——“你看《阿凡达》了吗?”几乎成为时下时尚男女见面的必谈话题。

不仅在中国,《阿凡达》 在世界范围内也火成一片。这究竟是一部怎样的影片?为何拥有如此“魔力”?它的出现为整个电影产业的发展带来哪些冲击?又给中国电影怎样的启示?

技术可以变成好电影的感染力

面对IMAX制式的巨幕,戴上红蓝眼镜,耳旁呼啸着震耳欲聋的环绕立体声,观众真切地感觉到铺天盖地的纳威人和潘多拉星上的怪兽如滚滚洪流扑面而来,不由自主地扭动身体躲避,这就是3D版的《阿凡达》带来的震撼观影体验。观众李小姐惊叹道:“原来看电影可以是这样一种奇妙的体验!”

“《阿凡达》对电影技术的推进堪称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使产生于20世纪的3D概念终于在21世纪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电影舞台,并将成为未来电影技术中的主要概念。”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尹鸿说,导演卡梅隆运用革命性的特技技术,突破人类主流画面和影像的二维限制,带给我们一个更有纵深感和运动感的三维世界。

梦幻的观赏体验使原本时尚的家用投影仪、蓝光DVD,在I-MAX-3D电影面前变得不再那么生动。影评人虞昕指出,在饱经小荧幕诱惑达半个世纪之后,詹姆斯·卡梅隆给世界电影业狠狠地注入了一针强心剂,观众惊喜地发现,原来还是大银幕才有大智慧。新浪网调查数据显示,8000多名网友中有46.7%的人表示至少要看两遍《阿凡达》,一遍3D的,另一遍IMAX-3D的。买票的观众在接受采访时几乎众口一词:“盗版有什么看头?”

其实,3D技术早已经在各种电影主题公园、娱乐场所和各种电影中出现,但基本都是以远近分层的形式来实现立体效果,视觉效果并不理想。《地心历险记》、《冰河世纪3》等3D电影上映时评价并不高,观众普遍反映银幕亮度不够、空间拉伸的痕迹不自然,让眼睛不舒服。“而《阿凡达》用技术成功解决了以往3D电影视觉效果上的不足,又和剧情紧密结合,使3D不再只是吸引票房的一个噱头,而是将其巧妙地运用在电影的每个细节,变成了电影化的DNA。”影评人曾黄说。

想象力才是核心竞争力

2009年,第一部真人实景拍摄的3D电影《乐火男孩》和3D动画片《齐天大圣外传》、《麋鹿王》等实验作品的出现,正在为中国的3D电影积极探索创作特点和市场空间。专家们一致指出,面对《阿凡达》带来的技术革命,中国的电影需要慢慢学习。中国电影人不能急功近利,毕竟3D电影挑战的既是电影技术也是电影观念,既是电影经营也是电影市场。

“相对于技术层面的革命,那些精髓的东西,如人性、文化、创造等,才是中国电影应该努力的方向。”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孔令顺认为,电影技术只是帮助影片实现艺术追求的有效手段,并不是电影产业追逐的终极目标,想象力才是艺术创造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灵感来源。

电影《阿凡达》超于常人的想象力令人折服。在“潘多拉”的奇妙星球上,山悬浮在空中,丛林里长着各种奇异的植物,一到晚上就泛着荧光,整个星球是一个巨大的生物网络,每一个生物都是星球的一个网络点。高达3米、蓝皮肤的阿凡达和纳威族人可以用自己的神经与星球上的其他生物进行交流。

“阿凡达”是梵文Avatar,就是天神降临的意思。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周星说,从片名可见,影片的出发点是对于人类思维哲学层面的思考,而想象力则将这样一个神性哲学的思考变成了我们可以触及的、超越了现实却依然可以被想象感知的世界。

据了解,《阿凡达》的所有创意都来自导演詹姆斯·卡梅隆的童年梦想。但影片并没有局限在自我陶醉的童年梦境,而是将梦境和现实联系起来。“所有的能量都是借的,总有一天要还。”乌托邦时代的“潘多拉星球”上发生的故事,关照着对环境破坏的忧虑、对人类贪婪欲望的讽刺、对生命的尊重和对于真挚情感的期望等。周星认为,国产电影最需要借鉴《阿凡达》的就是既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又不脱离对现实生活的关照与思考。

《阿凡达》并非衡量一切电影的标准

“《阿凡达》虽然是一部在制作上具有标志意义的影片,但它既不是衡量美国电影的唯一标尺,也不是衡量中国电影的唯一标尺,更不是衡量世界电影的唯一标尺。”编剧程青松认为,《阿凡达》并不是一部尽善尽美的电影,也存在着故事情节套路化、情节冗长等问题。代表美国高级知识分子声音的国家影评人协会奖将更多的奖项颁给了《拆弹部队》,可见《阿凡达》是技术上的胜利,并非艺术上的胜利。

电影评论家赵葆华也认为,《阿凡达》虽然有震撼的视听效果和超凡的想象力,但就电影艺术的感染力而言,比卡梅隆导演的另一部电影《泰坦尼克号》还是逊色了不少。他指出,电影最终还是艺术的产物,认认真真讲故事、用艺术关照现实生活、弘扬真善美、鞭挞假恶丑等艺术的本质规律是恒久不变的。因此,中国电影无论面对何种技术革命的挑战,都不能怠慢艺术规律。

影评人毕成功则认为,中国电影人与其盲目跟风,不如积极行动起来,做出自己的特色。《阿凡达》的热映并不意味着高成本、大制作的影片就一定吃香,最实际的还是拍出一批质量高、类型多样又具艺术水准的中小成本电影。中国电影已进入黄金机遇期,主流商业电影的发展也进入了相对成熟的增长期,中小成本电影将成为开拓市场的主要贡献力量。“在好莱坞,几乎每周都有两三部中等投资的影片上映,且基本上2/3都能盈利。如果我们的国产中小影片品质提上来,又能取得良好的票房成绩,那我们就成功了。”毕成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