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北韩化”的政策最终无法成功

p090528101

经济上“国进民退”并全面提高军人与公务员待遇;政治上由“太子党”在各级政权全面接管权力;社会控制上对“公盟”和“益仁平”等民间团体的迫害与骚扰;宗教上对“三自”系统以外的家庭教会的打压;文化管制和新闻检查上的步步进逼:金盾,绿坝,封网,禁书,惩罚报刊,禁播电视剧等等;司法上对维权人士与律师的抓捕与监禁,意识形态上对持不同政见者判以重刑;外交上对国际社会采取日益强硬与敌对的态度......

中国正在开始走向“北韩化”。

主政者对“北韩和古巴的同志”维持高压政治统治的能力之赞赏与艳羡,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考虑到两国经济之惨不忍睹,两个小小兄弟党那么便宜地就把政权搞得这么稳定,怎能不令人嫉妒?看看隔壁的那个北韩,不就是一百万两百万地乖乖饿死也没造反么?朝鲜与中国地理上相连,文化上同属所谓“东亚汉字文化圈”或“东亚儒教文化圈”,政治上更历来就是中华帝国的附庸。从来只有我们做到他们做不到的,哪有他们都做到了我们反而做不到的?北韩同志的执政能力与维稳成就,使之成为某些人眼中的一个“政治特区”,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如今西方陷入严重经济危机,中国经济据说是“一枝独秀”,于是就情不自禁地照葫芦画瓢起来。

初期的得心应手,是因为“胸有成葫芦”。一切都如老马识途般地自然,其实北韩的今天,也就是中国的昨天。北韩化,也就是倒退到以前的中国去。那是反右以后文革以前,一个清华团干部所知道的中国:不管是半吃饱还是全饿死,都无条件地听话,幸福地做着“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但中国不是北韩。两国之间太多的差异决定了将中国北韩化的政策最终无法成功。

北韩从未对外开放过,中国开放已有三十余年;北韩信息闭塞,中国信息流通;北韩出国看过世界的人极少,至今基本仍是一个夜郎国,中国对世界有亲身经历的人不上亿也至少有几千万;北韩的官方意识形态尚未破产,中国的早已彻底破产,无可挽回;北韩的金正日还戴着从其父金日成继承而来的神圣光环,中国领导人包括儿子媳妇女儿女婿早已个个“裸身”,关键时刻的权威大打折扣;北韩与南韩基本隔绝,中国有港澳台日益增强的影响;北韩并无一个成规模的海外韩侨韩裔社会对之施加持续的积极影响,海外华侨华裔社会数千万之众遍布全球,与国内亲友维持着紧密联系,不断输入大量资金、信息与价值观念;北韩人即使不满图变,心目中亦尚缺明确的建设性的目标模式,中国人日益认可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体制内外对北韩政权与政治模式的主流态度则是蔑视与嘲笑。

捅破了竹幕,开眼看世界三十多年以后的中国人,不可能因一个绿坝便忘记他们已经看到过的一切。欺骗和愚弄他们已经变得前所未有地困难。中国经济的复杂程度远非北韩或古巴可比,但这个“自行车经济”必须保持8%左右的年增长率以勉强维持社会的基本稳定,车轱辘一慢下来,整部车子就非倒下来不可。一个能顺服地接受北韩政治模式的民族,其集体智商将不足以支撑这样一个经济。要想把北韩政治模式强加给今日中国社会,除去大规模使用暴力,别无他法。

若不知难而退,则始于欲为金正日者,安知不终于为齐奥塞斯库乎?

(钟持之/万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