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黄尔文:组建志愿军向潜逃贪官追款

面对贪官外逃,携带大批公款。经济犯在国内走私偷税,然后把巨额资金存到外国银行。汉奸卖国贼公开卖国,一旦东窗事发一走了之,用卖国所得颐养天年。间谍窃取国家机密,躲到某一个加勒比海岛国,快快活活,过他的下半辈子。面对一些国与国之间的外交难题,或者涉及到国境线那边的问题,比如分裂势力,比如台独,比如恐怖分子,甚至包括像“瓦罕走廊”这样无中生有的问题,中国政府办法似乎越来越少了。但依我看,要处理这些问题,办法多的要命,可以拿出一千个一万个办法。比如利用民间力量,组建一支志愿军,就是办法之一。

有了这支志愿军,携款潜逃的贪官不管到了哪里,都可以把他们找出来,把款追回来,让他们在资本主义的世界流落街头,尝尝在异国他乡当“乞丐”的滋味。

有了这支志愿军,经济上的犯罪分子,不管是躲在夏威夷还是在巴西,甚至某个非洲的部落里,睡觉恐怕更不安稳了。

至于对汉奸卖国贼,对那些企图制造国家分裂的人,根本不怕他逃到天涯海角,虽远必诛!——地球已经变得很小了,难道他能逃到月亮上?

有人会顾忌国际法,担心国家关系出现问题。只相信“引渡”, 只相信国际刑警,但是人家找理由不给你引渡怎么办?因为中国的罪犯可以给那些国家带来财富,那是他们国家的利益问题,你怎么办?没辙了!

实际上,目前地球上没有统一的法律,只有国家利益。国家利益就是法律。

但是,国家和国家之间总是要打交道的,怎么办?遇到难题,借用民间力量或私人名义,可以突破许多外交方面的限制。

美国也有许多私人基金,而且美国有非常强大的“步枪协会”,都经常被用来以民间私人名义,对外交难题作补充。

美国有,中国为什么不能有?

害怕被美国说成搞恐怖活动?美国早就把中国说成了邪恶国家,将来还可以把中国的所有军队都说成是恐怖组织。美国现在可以给台湾卖导弹,将来还可以给台湾卖原子弹,你害怕吗?害怕就缴械投降吧!能吗?不能。

所以,“害怕”这两个字一钱不值。相反,我们根本用不着害怕。如果美国一定要说什么反恐,我们也可以用反恐作目标,首先反对的就是美国在境外策划的针对中国的恐怖活动,分裂活动,把那些搞分裂的恐怖分子连根拔掉。政府不便出面就让民间出面。对于台湾问题,“瓦罕走廊”问题,也是同样道理。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你要卖导弹,我就开打,导弹运到的那天就是开打的一天,也可以放在美国或者美国的仆从打伊朗那一天。“瓦罕走廊”涉及中国主权,只有四个字:“不容谈判”。就看怕不怕,敢不敢。其中有些事,政府不愿出面,交给民间来做,也同样是怕不怕敢不敢。

要组建一支志愿军以中国目前条件,非常容易。

资金从哪里来?上市嘛!只要挂一块牌子,立即就会有人来买你的股票,上亿资金都可以找得到。

人员从哪里来?招募嘛!那么多复员军人转业兵找不到工作,你要多少?还可以找一大批才毕业就失业的大学生,也包括一大批硕士博士生,他们年轻力壮,又学了好多年外语,掌握外国的风土人情人际关系还不是手到擒来!还可以从社会上那些“讨债公司”中选几个“精英”,他们老在国内“黑吃黑”,用黑社会手段对付一些小老板,把那些赖账不还的“老板”在大冬天泡在臭水池子里要帐,何不让他们到中国法律管不到的地方去一展特长?中国也会少几个黑社会。

所以,资金人员都不发愁,愁只愁政府中主事的人已经被收买了,在美国人面前永远当孙子,在中国人面前永远当老爷,给你设一大堆门槛,让你无法逾越,还要找一大堆理由,这才是最让人发愁的事。所以,关键还在中国内部。

这篇文章有点乱侃的味道,就看大家怎么看怎么想。至少,可博一笑。

(乌有之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