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三聚氰胺阴魂在中国为何挥之不去

p100111109

2009年年底,中国上海熊猫乳制品厂再度曝出三聚氰胺超标,据称丑闻被隐瞒了八个多月。中国南方各省消费者因此再度在互联网上掀起对中国食品安全的大讨论。为什么三聚氰胺的阴魂总是挥之不去?围绕这个问题,本台中文部记者一通专访了«民以何食为天»的作者,食品安全问题专栏作家周勍。

德国之声:周勍,三聚氰胺事件曝露之后一年多,2009年12月末,上海再次发现上海一家比较高级的熊猫乳制品厂出产的乳制品里面三聚氰胺超量。而且发现超量食品已经出口到世界15个国家和地区。和上次相比较,有两个特点值得注意:第一个是这样的有毒产品在国内曝光以后,居然可以出口。从你对中国食品工业的了解来说,它这个出口链和国内这个链应该有个不同,就是控制上比较严格一点。为什么能够出口呢?

周勍: 这些乳品企业背后都是和西方的合资。和西方合资,就是全球化和工业化的一个恶果。合资资金的另外一面,就是产品要输出。而食品没有办法做到每一种食品要检查,只能抽查。这是一个全球化,对全世界危害的一个问题。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退到中国乳品行业来说,每一次出事,是谁在给补偿?而每一次没有出事以前,又是谁在给张扬?蒙牛上一次查出问题来了。蒙牛最大的品牌代理就是温家宝。温家宝到四川去讲:每人一杯蒙牛奶,强壮一个民族。当上一次三鹿奶粉出事以后,整个乳品业处于低潮滞销,全国所有的乳品产所在地的政府,都在动员政府能够动员的一切能力来购买乳品。这个是非常可怕的一个东西。

德国之声:是不是说,现在经济危机了,我要拯救这个出口,所以质检机构对这个东西眼睁眼闭,到时候为了出口,赶紧出去吧!

周勍:整个的乳品工业,三聚氰胺已经成为了行业的不是潜规则,就是行业的规则了,靠这个来提高蛋白质,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降低乳品的成本。用纯奶来炼奶粉和用三聚氰胺来炼,成本是显而易见的。 这就是工业化过程中,形成一个工业生产链,它为降低成本,在它这个行业,已经形成一个规则。而他们最大的侥幸心理又在于:我出口或者是卖的时候,是抽查,而不是全部检验。因为全部检验是不可能的,2008年曝光的三聚氰胺毒奶案导致30万幼儿中毒,至少6人死亡
那个成本高得根本无法承受。2008年曝光的三聚氰胺毒奶案导致30万幼儿中毒,至少6人死亡

德国之声:现在发现三聚氰胺这个案子,是被隐瞒了八个月。八个月当中,无论怎么抽检,都能抽出一批不合格的样品。 特别是出口到十五个国家,这个几率,就是说抽检抽不出问题来的可能性到底能有多大呢?

周勍:我觉得是这样:凡是食品安全事件,检出来的,都不是中国大陆,而是香港。从苏丹红,孔雀石,就是麦当劳里出现这些东西,包括海鲜产品里的东西,中国都不是第一个发现者。就中国这个市场而言,第一个发现的,是香港。那么是真的是香港的监测仪器比中国好,还是什么原因呢?非常肯定的告诉大家,就是香港有一个透明的社会制度和透明的媒体。香港人的嘴救了大陆结石宝宝
人的命。 结石宝宝

德国之声:现在看,还有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这次出事,已经不是所谓的内地企业,过去我们讲,假如甘肃或者是陕西,或者是边边角角的贵州什么地方哪个企业乳制品出问题,哪怕三鹿公司是河北的,大家好像都有一种心理认为:这些地方,普遍操作工业化程度不是很高,但是上海一直被认为是中国工业标准和流程标准最高的地方,上海出事,对全国的震动还是比较大的。为什么在上海这个连国际上都认为出口和生产的整个过程非常符合国际标准的地方,都可以出这样的惊天动地的食品丑闻呢?

周勍:中国食品安全出事为什么是小地方,不是大地方?上一次三鹿奶粉,全中国的奶粉基本都出了事,北京的三元没有出事。瘦肉精事件,上海很少爆出丑闻。它旁边嘉兴那么近的地方,都会出。为什么?就是中国在保护大城市。另外作为一个大城市的政府,掌控能力也强。它容易控制媒体,控制这种检疫机构。仅此而已。

德国之声:这个过程中也发现和上一次三鹿奶粉事件中几乎是同一个问题,就是质检当局知道这件事,现在据中国媒体各种渠道消息证实,是在八个月以前。国家质检总局一个相关的副司长,他现在透露出来,他已经知道这件事情。是什么原因导致在发生了那么大的三鹿奶粉震惊整个中国社会的背景下,质检总局还在发现这样的事情,知道了不报?我很难想象,这样的事情对于官员的个人前途没有影响。他难道不知道,这个东西要捅出来,他自己就毁了吗?

周勍:这我觉得,上一次发生三鹿奶粉事件,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中国模式。它的结果就能说明问题:直接责任人田建华,三鹿公司的董事长,被判无期徒刑;两个贩卖三聚氰胺的人,如果我没记错,他俩人一共动用三百多公斤三聚氰胺,三百多公斤如果放到厂一个月的产品里面,就跟给以水缸水里,滴上一滴油一样的道理,如果用常识分析,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计。那么这两个农民判了死刑。然后,省长胡春华现在高升,免职的李长江现在又调到打黄办领导小组,组长,部级待遇。然后,受害家长,父亲赵连杰以毁坏公物,证实逮捕。在这样的一个结局下面,政府和企业,谁都不用2009年1月22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三聚氰胺毒奶案多名被告死刑或无期徒刑
承担任何责任。2009年1月22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三聚氰胺毒奶案多名被告死刑或无期徒刑

德国之声:你的意思是说:现在官员看到上一次三聚氰胺的处理作法,他反正也心无顾忌了。他已经不是哪一个犄角旮旯的农民,说你要出了事,我就抓出来,砍你的脑袋。是这个意思吗?

周勍:三聚氰胺出事出了这么大,三十万孩子。这个概念是什么?因为奶粉不是毒药,毒药一吃就会死人。奶粉吃了第一年发现是肾结石,第二年是什么,第三年是什么,18年后是什么,都不知道。每个家庭都有一个孩子,这是一个多大的问题啊!这个已经超过了前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影响。而处理的结果是什么呢?官员没有任何责任。受害者进了监狱。

德国之声:那么从这个角度我们再分析今天发现的三聚氰胺乳制品的问题,还有要注意全世界现在对中国的食品特别不放心。日本出毒大米事件,甚至影响两国关系。目前中国经济危机当中,出口是一个大头。现在国内内需本来就很疲软,在出口上不断出这样的问题,特别是在食品出口上,不断出这样的问题,难道他不怕它的整个国民经济受到很大震荡吗?

周勍:这跟中国的机制有关系。检测和检疫部门,还有出口部门,他都是集体负责。集体负责背后的一句话就是谁都不负责。没有几个人受到真正的追究么!所以,你出口好不好,可能是外贸局的事,那跟我食品安全局有什么关系?一个人活着一个群体的承受力都是有限的。而且你不能说抓一个赵连杰,安一个什么罪名。

这个事情就按下去了。那么更大的事情你就不见得能够按得下去了。中国人都觉得前苏联的所谓十月革命,是因为布尔什维克。根本跟那个都没关系。很简单:就是那里的海军舰艇上的马肉变质了,当时的圣彼得堡没有面包卖,妇女上街要求要面包。就这么简单。食品是会导致一个政权垮台的。原因就是吃,这是人到最后阶段的要求。你连这个都维护不住了,其他就很难说再有什么了,那老百姓的容忍也就到极限了。 你说你三十万人能按住,三百万人还能按得住吗?

(一通/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