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习近平擅用党中央名义恐引发胡锦涛不满

p100106110
习近平发给社区书记的问候短信。

1969年10月,中苏关系紧张,毛主席提议,在中苏谈判展开之前,将大部分中央一级领导人疏散到南方各地。林彪根据毛主席的这个提议,发布了有关战备疏散安排的六条指示,总参作战部以“林副主席指示第一个号令”的名义向下传达到各军区。

正是这个“一号令”,在下达前,林办曾向毛主席报告,毛主席对林办没有公开表态,私下却当着汪东兴的面烧掉了林办送来的这个急件。两年后林彪身死外蒙,被冠以阴谋家、野心家遭党内彻底批判。这是为什么?林彪的六条战备指示是根据毛主席的提议拟定的,形成战备命令下达前,作为急件传阅过毛主席。为什么毛主席还发那么大的火?

实际上问题不在于战备令内容本身,而是出在战备令的名义上,“一号令”动了全党全军最高指挥者的名器。站在全党全军最高统治者毛主席的角度看,只有他老人家才有资格发布“一号令”,只有他老人家才有资格使用“第一”或“一号”。在中南海内为毛主席服务的工作人员,向来被称为“一组”,就是这个道理。不是毛主席多疑,林彪只是军委副主席,却也动用“第一号令”的名义,这是擅自动了军委毛主席的名器,这是犯了历来最高统治者的大忌。这个“第一”的名器一旦为他人所盗用,以后军队就只知道有林副主席,服从林副主席的命令,而不知道有毛主席服从毛主席的命令,毛主席能不发火吗?!但是林彪实力还很大,毛主席还没有对其挖墙角、掺沙子、抛石头,还没有分化瓦解对手,所以暂时还不宜公开表态,只能是当着自己亲信的面火烧 “一号令”,来表达自己胸中的愤怒。所以1970年庐山会议与林彪翻脸,已经有了前兆。问题出就出在总参,只知道拍马屁,不知道讲政治,不知道权力场的游戏规则,为领导(林总林副主席)惹来杀身之祸。

2010年1月5日,习近平出席全国基层党建工作手机信息系统开通仪式,并通过全国基层党建工作手机信息系统,向全国100万名基层党组织书记、大学生“村官”发出问候短信:

“全国基层党建工作手机信息系统今天正式开通!我代表党中央,向全国的基层党组织书记、大学生村官致以亲切的问候!习近平”

习近平的短信问候,惹来党内极大争议,有人质问到底谁是代表党中央?到底是党的总书记、军委主席代表党中央,还是任何一个政治局常委都可以代表党中央?那样的话,我们的党就会出现九个党中央。以前凡是以党中央名义下发的指示,都是根据中央全会的精神,经政治局,或是常委会讨论过,由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名义下达。现在习近平越过中央全会,越过政治局、常委会,越过中办,直接以党中央的名义向基层党组织书记、干部发慰问信息,是不是总书记、军委主席换人了,换成习主席了?根据党的十六大与十七大精神,是称作“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即使是刚刚过去的十七届四中全会,也未对上述称谓作任何改变。如果说习近平是以“代表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名义慰问基层党员干部,勉强还说得过去,但前提也得是经过胡主席的同意。现在习近平完全不顾十六大、十七大与四中全会的精神,直接改变“以胡锦涛为总书记”作为定语的党中央性质,以其本人的名义直接代表党中央,不经过中办直接对党员干部发号施令,这是赤裸裸地盗用党中央名义的行为。在古代这是谋反、大逆不道,要株连九族,现在至少可以是说是篡党夺权,是盗用最高党务名器的行为。

习近平想要以其个人的名义代表党中央,可以!但要等自己当了总书记、军委主席之后再代表,现在,太早!林彪就是太早动用了“一号”的名器,两年后而身死异国他乡。现在习近平还不是总书记、军委主席,就敢擅自抛弃十六大、十七大“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精神,直接盗用“党中央”的名器,那么习近平什么时候会身死异国他乡?!这个问题,不要说是普通党员,连初中生都会明白。

当然习近平会狡辩,说自己代表党中央,就是代表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那好请你习近平在十七届五中全会文件中去掉“以胡锦涛为总书记”这几个字,再谈你代表党中央。现在习近平再怎么狡辩都没用,这是司马昭之心!

面对各级党员干部对习近平是否有资格代表党中央的质问,无论是中共中央办公厅,还是胡锦涛办公室,都保持沉默。在毛主席时代,面对刘少奇、邓小平、彭真、陆定一的试探,毛主席保持沉默不表态就是表示不同意、不满。现在胡锦涛时代,面对习近平盗用党中央名义的试探,总书记、军委主席保持沉默不表态,大概不会是表示同意!

(官场观察工作室)